書名: 親愛的阿基米德 (繁體書版)親愛的阿基米德.jpg

作者: 玖月晞

評價: 5‧大推

主角: 言溯‧甄愛

總結: 需要專心度100%的狀況下閱讀,不然就變成言溯口中反射弧太長的笨蛋啦XD~ 

簡介:

他是聰明孤僻的天才密碼專家,她是少根筋的天才生物學家。

一個科學家是一個天才,兩個科學家是兩個天才,可天才和天才談戀愛,蠢死了!

一個下雪的日子,甄愛帶著一張CIA解密專家都束手無策的密碼找上言溯。

她的身分虛假,反應慢、邏輯混亂、廚藝差,不僅笨、還固執。

但同時言溯也發現,她很聰明,在她身邊,他很自在。

琵琶與鸚鵡螺帶著不祥的徵兆出現,甄愛周遭的世界開始悄悄改變。

共同守著某個祕密的高中生接二連三被殺,是為了掩蓋犯罪還是揭穿真相?

接連出現在甄愛身邊,鏡子上情話綿綿的血字又是誰在窮追不捨?

她是惡魔之子,他是希望之光。

言溯很想知道,解開密碼之後,苦苦糾纏她的黑暗過去是否就能豁然開朗?

只是,她散發的雌性荷爾蒙已經造成他體內雄性荷爾蒙分子的紊亂和不安,現在還要他牽她的手,哼,真煩躁!

 

分享:

無疑地,作者又成功的塑造了一對令讀者深深喜愛的男女主角,兩人間的互動與情感真的讓人很喜歡啊~~~ (以下部分內容摘錄至《親愛的阿基米德》的自序)

 

言溯 - 如陽光清風般的男孩,閃著人性的光輝,兼人文情懷和人格魅力於一身。雖然他不善交際,情商奇低,卻光明無私,正直純淨,有一顆孩童般澄澈的心。

 

甄愛 - 她來自深不見底的地域,卻是最乾淨的天使。她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可以愛,值得愛。她不懦弱,不膽小,不懂矯情,很木訥,很遲鈍,不會計較,卻勇敢堅韌,追逐光明。

 

他是正義之光,她卻是惡魔之子。身分迥異的兩個人,他們之間的愛情卻為最純粹柔軟。因為真正的合一,是相似的靈魂之間,天然的吸引。即使遇到衝擊與脅迫,心中對彼此的信任與堅定也始終如一,不曾動搖。

 

故事本身是一張綿延不絕的網,交織著每一件刑案、每一個人物與越來越多的線索,而最後這一切的核心都是Cheryal - 吾心之愛。閱讀的時候真的很用腦,不能恍神也不能一心二用,看一本懸疑偵探小說的速度我應該可以看兩本以上的言情小說吧XD。《親愛的阿基米德》在"刑案"的發揮上,不論是場景或是角色安排上,都非常的出色,劇情安排也相當緊湊,懸疑度也很刺激。不過就某些畫面感來說,我偏愛《親愛的佛洛伊德》於東方古風的描寫更勝於《親愛的阿基米德》中西方城堡的世界 (雖然言溯與甄愛在滿天星空下的那場戲的確令人難以忘懷(羞,然後我就又想起了言格與甄意在古風書房的那場(再次羞。

(PS. 別問我《親愛的阿基米德》與《他來了,請閉眼》的比較,看書是興趣,如此而已。)

 

對於故事中的大反派 - 亞瑟與伯特,這兩人我真的很難去說些甚麼,他們的確是壞蛋沒錯,視人命如草芥,但是他們對Cheryal的愛卻又濃烈到令人無法忽視,如果亞瑟於伯特不是成長於SPA組織中,一定會也變成令所有女孩傾心愛慕的男孩吧。另外我在看作者的序時,她說:"親愛的系列還會繼續,S.A. YAN的故事還會繼續。"再加上番外中又出現了"琵琶",作者的微博於今年一月也提過續集這個話題,但後續就沒有進展了(嘆。

 

分享一些故事中我非常喜歡的片段囉~~~

 

他問:「另一個童話呢?你不是聽過兩個童話嗎?」
「哦,」她微笑了,很顯然這個童話是幸福的,「阿基米德的故事。」
言溯:「......我怎麼不知道阿基米德寫過童話?」
「不是他寫的,是以他為主角的故事啊。」這一瞬間,她烏黑的眉眼裡眸光流轉,「他很有自信,說『給我一根槓桿,我就能舉起地球』,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改變世界,不是很豪氣,很振奮人心嗎?後來羅馬兵破城來殺他,他蹲在地上寫寫畫畫,滿不在乎地說......」
「先等我把方程式寫完。」
「先等我把方程式寫完。」
異口同聲,言溯忍不住附和,說完意猶未盡,不動聲色地吸了一口氣:「是啊,任何時候,科學和知識,都不能向政治和武力低頭。學者更不能向強權低頭。」
甄愛微微一怔,垂下眼眸,淡淡微笑:「這是我聽過最美的童話。」
言溯看著她唇角滿足的笑意,心弦微動,起身去書架最底層的一角抱了一堆書過來,齊齊擺在鋼琴蓋上,煞有介事道:「看你這麼可憐,把阿基米德當童話,我來給你補課吧。」
甄愛奇怪。
言溯拿起一本,很快投入狀態講故事:「從前有個公主,很笨,她吃了巫婆的毒蘋果,死了,被一個王子親了,就活了。」他不開心地皺眉,講不下去了,「這麼不合邏輯的故事誰寫的?換一個!」
他把白雪公主扔在一邊,探身重新拿一本,
「有一個住在閣樓裡當女傭的姑娘,和王子跳了一支舞,就嫁給了王子……」
甄愛絲毫沒有聽童話的幸福感,而是謹慎地看著他,果然,他淺茶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莫名其妙,「這亂七八糟都在講些什麼?」
又換一本。
「有條美人魚,用自己的聲音換了一雙人腿,想和王子在一起,但王子和別人結婚了,然後她死了。」
「......」
「悲劇?」言溯頗有不滿,暗暗懊惱沒給甄愛講一個好點的故事,「換動物世界的。」
「有一隻小鴨子,他又醜又傷心,最後他變成了一隻大白鵝。」
「......」
一陣古怪的沉默之後,言溯搖搖頭,沉默地笑了:「果然,阿基米德才是童話。」
他微微抬頭,目光沿著一排排靜默的書籍往上,不知停在哪裡。柔和的燈光打他的眼瞳裡,流光溢彩,他說:「毫無疑問,這是我聽過最好的童話。」
這句認同讓甄愛心裡很溫暖。

 


 

甄愛走出房門,卻被眼前的一幕怔住。
大大胖胖的熊寶寶倒在地上,栗色的身體變成了一層皮,鼓鼓的肚子被直線剖開,白白的棉花散得到處都是。言小溯歪著腦袋,黑黑的眼珠幾近脫落,卻仍舊懵懂而乖巧地看著甄愛。
她陡然間握緊了拳頭,憤怒又怨恨,想起言溯摟著它朝自己走來,想起他抱著他們兩個聽演唱會,想起他說他不在就抱言小溯,她心痛得像被剖開的是自己。
她眼睛都紅了,盯著他們一字一句道:「誰准你們拆我的熊?」
沒人理他,黑衣人只向她身後的安妮匯報:「檢查過了,這個玩具沒問題。」

他是言小溯,他不是玩具!
甄愛死死咬著牙,一句話不說,跪下來把地上軟乎乎的棉花塞回熊寶寶的肚子裡去。熊寶寶太胖了,之前身體撐得圓鼓鼓的。這下肚子上開了那麼一條大口子,怎麼用力塞,都總有棉花擠出來。
她死死忍著眼淚,花了好大的功夫總算塞好,費力地把巨大的熊橫抱起來,轉身出門去。
一出門卻見言溯低頭立在走廊對面。他聞聲抬頭,見到她懷裡歪歪扭扭肚子大開冒棉花的熊寶寶,微微一愣。
「對不起!」她哽咽著,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白色汽車停在深夜的路邊,後座亮著米黃色的燈光,溫馨又安逸。
栗色的大熊寶寶躺滿了車後座,眼睛已經縫好了,歪著頭靜悄悄看著對面的人。
言溯懷裡攬著甄愛,坐在地上給熊寶寶縫肚子。
她靜靜抓著大熊的肚皮,他靜靜一針一線縫補,車外風吹樹搖,車內光影暖融,兩人配合默契,默然不語。
熊寶寶腦袋大,胖腿短,割開的肚皮有1米多。言溯耐心細緻地穿針引線,偶爾分心低眸看看懷裡的女孩。
他腦子裡還刻著不久前她從家裡衝出來的樣子,長髮白裙,形單影隻,瘦瘦的她艱難而用力地箍著比她還高的胖胖熊。
大熊冒著棉花,一臉無辜;她氣得渾身顫抖,眼淚汪汪。
他早料到是CIA的人進行安全排查,卻沒料到熊寶寶會受到這種待遇。
當時,她哭著說:「對不起,他們把你送給我的言小溯拆掉了。」
而現在,她安安靜靜縮在他懷裡,沒有表情,似乎神出,微白的臉上,淚痕早乾了。
他胸口沉悶,不問她發生了什麼,只是收牢臂膀,攏她更緊,下頜時不時蹭蹭她的鬢角,想給她溫暖和力量。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