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大璫 (簡體版個誌/繁體版)大璫.jpg

作者: 童子

評價: 5 (二讀後從4++改為5)‧大推

註解: 耽美‧古言‧宦官

工口: 

主角: 謝一鷺‧廖吉祥

總結: 好好看! 微虐,文筆很好,太太簡體版個誌與繁體版都收書了!!

簡介:

古代架空背景,講述宦官們的明爭暗鬥與各種情感上的掙扎。

 

分享:

猶記得第一次看童子的作品是《入戲》,當時覺得作者的文筆、故事與情感的表達都令太太感到非常的驚艷,有點像當初我看到Twentine作品時的那種悸動,而今天讀的《大璫》則是讓我更加的喜歡作者了!! 整體的表現不論是故事、文筆、人設與情感的發揮都有著極好的水準,只能說太合太太的胃口了!

 

故事說起來有點悲,因為很多的配角都犧牲了,這些犧牲的角色多數是宦官,是世俗裡多數人都瞧不起的存在,當人們都認為宦官就是個專門作惡的時候,卻忘了宦官也是人,他們也會渴望如常人般擁有家的溫暖,身邊有個體己的知心人,他們也會為愛付出與犧牲,也會為了義氣而兩肋插刀,宦官的這條路走來身不由己,即使眼前擁有一片榮華,轉眼間也許就是人命卑賤。

 

"太監的性子最難拿,但若是拿得著,對了他們的心思,卻是頭也可割與你,乃至替你出死力" - - - 就是這句話讓書中的許多宦官付出了自己的性命,即使對方給予的只是片刻的相知。

 

"不要哭,你有了我,我有了你,我們就沒白在這世上走一遭," 他忽而笑了,"我何其有幸,做了半輩子宦官,終於有一個知心人,"

 

我剛開始看的時候,有點點不順,因為有些用語有點陌生,而且出場的角色還滿多的,我一度找不出誰是主角@@,這時候請不要放棄啊,待大致交代過背景後劇情就會越來越引人入勝,廖吉祥倒台的那一段真的太太太好看,看的老心酸的。私心來說,作品真的太短了,有些支線故事我希望能看到更多交代,我甚至壞心的希望能多虐一下那些選擇利益的人,讓他們去面對失去一份真心的痛苦。仔細想想還真的是滿悲的,有幾個配角真的讓我覺得好遺憾~ 金堂、張彩、阿留、阮鈿、過小拙,梅阿查、甚至是屠鑰,都令人覺得很感傷啊。故事中的副CP挺多,雖然戲分不多,可是每一對都讓人不勝唏噓,或者應該說故事中的每一個角色都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惆悵。

 

2017.09.24 補充副CP介紹(劇透):

金堂 vs 屈鳳 ─ 屈鳳一次讓轎的動作,引起了金堂的注意,兩人幾次的互動讓金堂感到屈鳳對其的尊重,就這樣傻傻的把屈鳳給放進了心裡。屈鳳剛開始並不討人厭,可是他在一次的牢獄之災中受到酷刑虐待,讓他整個人變成了貪生怕死之輩,他的出獄是金堂求了謝一鷺,而謝一鷺更因為這件事情被迫投入鄭銑其下,在眾人眼中成了閹黨的一員,反之屈鳳因為這件事情而成為了詠社的英雄,之後屈鳳對這兩位恩人視如敵人,只因他要維持他表面上的地位,死心眼的金堂最後為了護住屈鳳慘遭酷刑兒咬舌自盡。再看一次我雖然理解屈鳳的懦弱,可是還是忍不住想呸他,呸呸呸,不過他的結局也很淒慘就是了。

 

張采 vs 亦失哈 ─ 兩人同為廖吉祥的心腹,但因為亦失哈為女真人且不喜讀書而不受張采的哥哥金堂所接納。張采十四五歲的孩子,對亦失哈的感情真誠炙熱,但亦失哈最後為了求取更好的前程而選擇離開了張采,而張采在失去了金堂與亦失哈後......選擇穿了大紅雲錦吊死在亦失哈的房中。

 

小火者跨進屋,從膽瓶裡取出雞毛撣子,恭敬地捧到金堂手上,他倒抓著撣子,沖過去一連抽了亦失哈幾十下,沒力氣了才把撣子扔到地上,喝了一聲:"滾!"

亦失哈始終低著頭,咕噥一句:"城北亂了。"

金棠的面頰動了動:"知道了。"

亦失哈扭頭出去,金棠一腳把雞毛撣子踢開,怒不可遏地喊:"以後不許那女真人進這個屋!"

 "哥……"張彩醒過來,小聲叫他。

金棠連忙過去,握著他的小手,不敢擡頭看他的傷,那塊臨時包裹上的碎布,那片幹涸的血跡,幾乎讓他落淚,"讓你別去,別去,就是不聽!"

張彩不說話,小手有一下沒一下撓著他的手掌心,金棠的心便軟了。

"我就是去看看,"張彩嘟著嘴,像個撒嬌的孩童,"我怕他們欺負他。"

金棠無奈:"他那麽大個子,誰欺負得了他。"

"他和我好,他們會刁難他的。"

金棠氣結:"什麽和你好,你懂什麽叫和你好!"

張彩癟了癟嘴,真的哭了:"就是我想著他,他也想著我的那種好。"

 

阮鈿 vs 王六兒 ─ 阮鈿也是個宦官,喜歡上窯姐王六兒,阮鈿為了王六兒,不放過任何一個能賺錢的機會,他也是廖吉祥陣營裡比較具爭議的角色,可若說他是個壞人那也不盡然,在一次暴民的鬥爭中,王六兒慘遭暴民弄瞎了雙眼與輪暴,阮鈿選擇了娶她為妻,王六兒因被輪暴而懷孕,阮鈿也選擇了接納樂當爹,只是結局終究不如人意。

 

阿留 vs 過小拙 ─ 阿留是個啞巴宦官 (屬於廖吉祥陣營),殺人不眨眼,獨獨就喜歡上了過小拙。過小拙是個戲子,還是鄭銑的相好之一,過小拙愛錢,起初總是瞧不起阿留這個啞巴黑小子,但一次又一次的接觸,世故的過小拙也禁不起阿留這份只為他的天真純良所吸引,然而隨著廖吉祥的倒台,忠誠如阿留又怎麼可能與過小拙雙宿雙飛呢?

 

門裡像是頂了東西,破門錘前後沖撞,門板都裂了,門軸也沒見轉,正激烈的時候,遠處有人喊:"屠鑰,你等等!"

屠鑰在人群中心,圍著他的是錦衣衛,錦衣衛外頭是北營兵,離著很遠,是看熱鬧的老百姓,裡頭擠出來一個小個子,穿布衣,挽粗髻,居然是過小拙。

屠鑰皺起眉頭:"你來幹什麽!"

過小拙背著包袱,一副出遠門的打扮,他從沒這麽素凈過,沒擦胭脂也沒揉粉,一份樸拙的麗質從破衣服裡透出來:"讓我跟裡頭說句話!"

屠鑰知道他是想找阿留:"兵戎大事,你添什麽亂!"

過小拙""地給他跪下了,這麽多年,他雖是個戲子,卻從來自尊自傲,肯做到這個地步,屠鑰難免動容:"叫他們停一停,給他讓條路。"

路就這麽讓出來了,過小拙獨自穿過那些冰冷的戈矛,早秋的風徐徐的,吹起了額發,日出的紅光偶爾照在高舉的刀尖上,一閃,晃了他的眼。

走到門前,他回頭看,屠鑰的兵肅然著,石頭一樣凝固,向他投來冷漠的註視,他拍響門,仍沒有回應,他急得喊:"阿留,我找阿留!"

這樣一個柔弱的戲子,夾在劍拔弩張的刀鋒中,那麽突兀,那麽可憐,他卻不放棄:"臭啞巴,是我,過小拙!"

突然,大門上的小窗拉開了,裡面出現一張孩子臉,黝黑的,大眼睛,冷硬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一圈,落在過小拙身上。

 "你的銀票我拿來了,"過小拙忙往胸中掏,掏出來要遞,又不遞,戚戚地說:"我也有點積蓄……"更多的話他不會說了,只顫顫地哀求,"你出來,帶我走。"

人群中發出驚嘆,說出這種話,過小拙也是不要臉了:"上次……按你上次的意思,我上岸," 他翹著腳,扒住那扇小窗,"你出來,我保你活命!"

阿留很深地看著他,深得看到骨子裡,看到了他的決心、他的愛,他滿足了,慢慢地咧開嘴,粲然笑起來。

過小拙似乎是被他帶傻了,跟著他笑,眼淚卻往下流,邊揩邊說:"往後、往後我什麽都聽你的!"

阿留十分溫柔地瞧著他,有那麽一瞬,過小拙幾乎以為這就是天長地久,然而那個笑容還是被吝嗇地收回了,阿留狠心地,關上了小窗。

 

主角二人的感情互動也很好看! 從開始的小火花、知音書信的緣分、暗藏的情愫、失勢後的不離不棄、為了讓對方活著的分離到最後像尋常人家夫妻般的相處,真的很喜歡耶! 話說我覺得作者在那種"看似高高在上但有著某種自卑"的人設形容上特別好XD。

 

2017.09.24 二讀: 這次的閱讀,比較能仔細的了解角色們的性格,之前比較偏重看劇情 (妳們懂得吧? 因為好看就想趕快看到最後的衝動XD)。其實以大眾對於男主角的喜好來說,謝一鷺的人設定位看起來挺弱的,他在官場上做的憋屈,探花文官確不得勢,以身分上來說與廖吉祥相差十萬八千里,他有文人的氣節所以對於官場上的文化嗤之以鼻,這也造成他在許多事情上明明是自己搞不清楚狀況而誤會了廖吉祥,但也就偏偏是因為他的文人背景,文采與不得志的風骨吸引了在眾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廖吉祥。

 

而廖吉祥這個人物更是一個非常極大的反差,文中敘述"關老爺似的廖吉祥,觀音娘娘般的廖吉祥", 他能在危急的時候帶領眾人出戰,也願意背負著罵名但實則做著為老百姓好的事情,但他也不是個好人,必要時人命對他而言也是輕賤。宦官的身分是他身為罪臣之子的懲罰,是他爬向權力的工具,是他深感自卑的刻印,也許他對於謝一鷺的溫柔與付出會讓人覺得有點不思議,但這也是呼應了"太監的性子最難拿,但若是拿得著,對了他們的心思,卻是頭也可割與你,乃至替你出死力",先是文采中的傾心,對其氣節與風骨的欣賞,再來是不經意間的體貼與關心,當然也有登徒子般的躁動勾引著年已三十仍純如處子的他等等,寂寞如廖吉祥,不動心也難啊 :) 謝一鷺到監獄找廖吉祥的那段讓太太超級鼻酸的。實體書的番外有篇以輕鬆愉快的口吻寫著廖吉祥與謝一鷺兩人間的小心情,也挺有趣的,喔,還色氣滿滿XD。

 

他剝開紙,把石頭翻過來,往沾著紅泥的斷面上呵了口氣,抓著廖吉祥的手,印在他白得發青的手背上,"不是玉,你不要嫌棄。"

廖吉祥怔怔看著,印拿開後,留下一個橢圓的紅印,不是什麽"金貂",也沒什麽"貴客",而是篆文陰刻的四個小字:"心、跡……"他讀著,聲音有些顫,"雙清?"

心跡雙清。褪去了浮華,褪去了?赫,與官位無關,與戰功也無關,廖吉祥心裡說不出的滾燙,眼前這個人懂他,懂的不是別人眼裡的那個"廖吉祥",就是他這個人,光溜溜赤條條,一個堪憐的生靈。

**

你們這些人,要喜歡,不過是聽人說了什麽,要厭惡,也不過是聽人說了什麽。(這句話說得真好)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