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竹木狼馬 

作者: 巫哲

評價: 5‧大推

註解: 耽美‧偽兄弟竹馬文

工口: ★☆☆ -0.5

主角: 付坤‧付一傑

總結: 好看! 不無聊的偽兄弟成長文。

簡介:

一傑啊,長這麼漂亮,將來得找個比你漂亮的媳婦兒才行哦。

付一傑點點頭。

找個什麼樣的啊?

我哥哥那樣的。

 

分享:

巫哲的文向來都有一定的品質保證,太太最喜歡的是作者筆下的人物,尤其是孩童時期的兩位主角,兩人的父母與悲劇的副CP,甚至是小狗丟丟的出場,人物的心情刻劃與情感的表現相當的動人,再搭配上行雲流水的文筆與富有張力但不浮誇用力的劇情,既幽默又帶有種因為不忍傷害或是破壞一個家庭的溫暖而隱忍住的哀傷,痛苦的同時卻也擁有親人的溫暖,這樣的情緒拉扯還滿到位的,真的是一部值得給予正面評價的好作品。

 

付一傑在一歲的時候被遺棄在孤兒院,他雖然長得很可愛但因為內向不愛說話因此總被收養的家庭拒絕,也造成了他缺乏安全感的性格,一傑睡覺的時候喜歡搓小摸 (手指捏著布類搓揉著),尤其是捏著哥哥的大褲叉! 真的是太可愛啦!! 再加上因為在孤兒院磨練出來的看人臉色技能,一傑說哭就哭的開關功力超強! 不過,一傑有他自己的一套想法,他不完全是好人,前提是你不得罪或是傷害他及他在乎的人,否則他的記仇功力也是一等一的強! 

 

過了沒幾分鐘,付坤感覺到付一傑的手伸過來捏住了他褲衩邊兒。

付坤沒動,不知道付一傑要幹嘛。

付一傑捏了一會兒,把褲邊兒兩層布捏在一塊兒開始輕輕地搓。

“幹嘛呢?”付坤輕聲問他。

“小摸。”付一傑也輕聲回答。

“小摸?還小偷呢。”

付一傑沒有說話,縮回了手,改捏着枕巾開始搓。

付坤琢磨了一陣兒,估計“小摸”這詞兒是付一傑給自己搓布片兒起的專用名詞。

“為什麼要小摸啊?”付坤摸了摸他的手。

“不摸睡不着。”付一傑回答,手指還在輕輕地搓着。

 


 

付一傑沒說話,扒着門框看著她,沒兩秒鐘,眼裡就全是淚花了。

“這是要哭了啊?”一個奶奶彎腰看了看他。

“怎麼了寶貝兒!是不是你哥欺負你了!”阿姨扔了炒勺跑了過來,摟住了他。

付一傑本來在眼眶裡打轉的眼淚一下滑了出來,帶著哭腔說了一句:“讓哥哥吃飯吧。”

“哎,好好好,寶貝兒不哭啊,”阿姨趕緊給他擦了擦眼淚,一連串地說,“讓你哥哥吃飯,讓他吃飯,吃飯。”

付坤被老媽拽到裏屋的時候正在拼自己的屁股,老媽劈頭就問他:“說,是不是你讓一傑去跟我哭的。”

“啊?”付坤愣了愣,很不服氣地梗了梗脖子,“沒啊,我自己的事兒我自己扛着,怎麼可能讓個小不點兒去跟你求情。”

“那他自己去的?哎喲,我讓他哭一鼻子心都碎了,”老媽捂着胸口,“一臉眼淚兒地跟我說讓哥哥吃飯吧。”

 

兩個孩子伴隨著一起成長,一傑對哥哥的感情變得複雜,而夏飛與張青凱的同性之愛更是為他開了一道門,但是夏飛與張青凱的悲劇確也讓他心理有著深深的恐懼。兄弟二人很親暱但始終不敢捅破那張薄薄的紙,是無奈也是無望,這段的掙扎期拖的比較長,但也因為如此更能感受到故事中人的悲傷。當兩人坦承了彼此的心意時卻意外的被母親發現了,這段的波折真的還滿虐的,媽媽最愛的兩個寶貝確是世俗多數人所不理解的同性戀,再怎麼樂觀的母親當下也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我一直很喜歡肖淑琴,有這樣的母親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一傑,你想留下丟丟嗎?”老媽把狗放回付一傑懷裡。(前提: 丟丟是流浪狗,一傑偷偷養在廢棄樓裡,被鄰居壞小孩抓到拿來玩,還打了一傑  / 一傑剛到付家時只叫阿姨不叫媽)

付一傑看了看老媽,低下頭猶豫了很久,最後點了點頭。

“那就留下,”老媽拍拍他的肩,“我說過,你是我兒子,有什麼事,都可以說,咱們什麼事都能商量。”

付一傑抱著狗站着沒動,還是低着頭。

付坤拉了拉他:“走吧。”

付一傑抬起頭,盯着老媽的背影,在老媽都快走進樓道了,他才突然帶著哭腔拉長聲音喊了一聲:“媽媽——”

這聲媽媽,就跟定身咒一樣,把肖淑琴定在了原地。

半天她才回過頭,跑到付一傑面前一把抱住了他:“哎乖兒子!乖兒子!”

“媽媽……”付一傑眼睛一閉,仰着臉開始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喊。

 


 

付一傑放內衣的抽屜裡有個瓶子,她伸輕輕地摸了出來。(前情提要:  兩兄弟的感情被父母發現後,付坤為了讓父母安心,所以選擇離開家離開弟弟到別的地方發展,與母親的聯繫只有一個禮拜的一通電話,而且完全斷了與一傑的互動)

這是個安眠藥瓶子,她把瓶子裡的藥片倒出來,放在桌上一粒粒數着,數完之後皺着眉把藥片又裝回瓶子裡,小心地放回了抽屜。

轉過身剛要往外走的時候,猛地看到付建國同志站在臥室門外,她嚇得捂着胸口叫了一聲:“付建國你幹嘛呢!”

“你幹嘛呢?”付建國看著她,“快出來,一會兒一傑回來了看到該怎麼想!”

“他加量了,”肖淑琴按着胸口跑出了臥室,眉頭一直擰着,“現在每次肯定要吃兩三顆,我都數着呢,這樣下去怎麼行!”

付建國重重地嘆了口氣,坐到了沙發上。

“我要不要跟他談談啊?”肖淑琴坐到沙發上,手緊緊捂着臉,眼淚有些忍不住,她想到兩個兒子就會哭,最近滴眼藥水都不管用了,“坤子一年沒回家了,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樣……一傑每天魂不守舍的樣子我都不敢跟他說話,聽見他說媽媽對不起我就想發瘋……”(這好催淚喔)

付建國摟過她,在她肩上輕輕拍着,沒有說話。

“家裡現在變成這樣,連糰子都不愛叫了,我每天都不想回家,”肖淑琴哭出了聲,靠在他身上,肩膀抖得很厲害,“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偏偏是我的兒子?兩個兒子?”

 

最後,要感嘆最讓人心痛的副CP ── 夏飛與張青凱,兩個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在付家兄弟孩童時期給予許多的協助,不論是付坤的打架事件又或者是付一傑對於同性感情的迷惘,只是這麼好的兩個人確沒有辦法白首偕老。夏飛的病註定了他的人生只有那麼短,更遺憾的是在這短短的人生中他們的戀情被雙方家長堅決的反對,還要承擔外人偏頗的眼光 (說真的關妳們這些路人假甚麼事?!),夏飛走了,留下張青凱,而這樣的張青凱卻再也走不出這段刻骨銘心的感情,他寫給夏飛的信,屬名"想你的張青凱"......熬嗚,太心疼了。

 

“他們都不會明白,”他看著夏飛的笑容,“對於我來說,有一個能想一輩子的人,是件多幸福的事,每天,每分每秒,想起你是讓我覺得我還活著的證據……”

放下,是為什麼,放不下,又會怎樣? (超喜歡這句)

這世界很大,容得下他和夏飛兩個人的一輩子,這世界也很小,再也容不下另一個人。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