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屠路 (簡體版: 日不西沉)日不西沉.jpg

作者: 金丙

主角: 賀川‧蔣遜

評價: 4+

總結: 耐人尋味的人設搭配戲劇性的故事成就一個很有味道的作品。

簡介:

講述的是家鄉環境劇變,為尋生機,賀川與阿崇踏上路途。

他們租住明霞山232號別墅,遇見了蔣遜,一個車技一流,難以捉摸的小店老闆。

從最初的磕磕絆絆,到一段自西向東兩千三百公里的艱難征程,歷經生死,

穿越九年光陰,賀川帶領蔣遜走出夢魘,而蔣遜給了賀川活下去的勇氣和動力。

一段寒冬的荊棘之旅,解開九年前的恩怨糾葛,驚醒世人,

終讓備受苦難的小鎮迎來了期盼已經的春天。

 

分享:

金丙的作品總是有一種魔力,不管我的待翻牌書單有多麼的冗長,我都不會忘記翻翻他的作品。我還記得第一次看金丙的作品時,滿不習慣他的風格,他的作品幾乎都是有一段滿長的鋪陳然後慢慢的才會出現故事的主軸,雖然偏慢熱,但是又不得不說他的故事架構真的頗完整,所有的前提都是為了帶出故事真實的面貌,同時,他的男主角人設都還滿對太太的口味的 (多少都有點痞痞的那種)。

 

這篇算是強強聯手吧,男女主角兩個都滿猛的,尤其是女主還是個越野賽車手,兩個人遇到狀況的時候她還能穿著浴袍騎著摩托車載男主角逃命去XD。兩個人在前面鋪陳期互撩的戲碼不少,有些喬段還真的滿帶感的,重點是"不作"的女主最得我心 (現在看BG真的很怕特作的女主,一整個受不了)。我覺得作者很棒的是他不是用那種一說出來就甜死你的那種套路去陳述兩個人的感情,而是在一些情節上即話語間讓人感受到甜意,我覺得這種方式很好,也更有味道。

 

賀川 ── 暴發戶二代,父母雙亡,身形彪壯高大,理著極短的寸頭,眉眼鋒利,匪氣十足,左耳上戴著一枚耳釘。為了一股執念他踏上了尋人之旅,即使前方荊棘密布他也勇往直前。他很粗曠,也不太會照顧人,可是隨著故事的前進你會看到他粗曠中隱隱的溫柔,沒有明說他改變了甚麼,但你會看到他為女主做了些甚麼,這樣的賀川真的很迷人。

 

蔣遜 ── 她很愛賺錢,經營著母親遺留的雜貨店,你若是得罪了她就會遭到報復。她曾經的過去是旁人眼中的謎,也是她心口的刺,她很堅強,也很好強,原本看似是因為賀川的緣故而捲入了是非,殊不知這些紛擾與她心口的那根刺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

 

“我要我的錢。”

“我說了賠你!”

“我說了我要我的錢!”

賀川拽她起來:“神經病,去醫院!”

蔣遜甩他手,大聲喊:“放開,你自己去!”

“要多少你開個價!”

“那是我媽的帛金,不一樣!那是我媽的!”蔣遜眼睛通紅,“你他媽的逞什麼英雄,我開車絕對不會把車開海裡!那是我媽的帛金,我就只有這一樣東西了,你賠得起嗎,你賠得起個屁!”

她想人的時候就數一遍錢,數錢的時候就想到母親彌留之際,這世上她再也沒有親人了,人走了,只剩下這點錢陪著她。

別人為了什麼生活她不知道,她為了錢才能生活,否則她不知道她還能幹些什麼。

 

當情節開始進入核心之後,故事越來越完整,環保的議題也非常具有意義,當所有的事情串聯起來的時候,衝擊感還滿大的。我個人覺得這本作品不論是畫面感、文字與情感的表達上,還有情慾的部分,都更勝於之前的《為愛入局》與《來者不善》。

 

讓你們瞅瞅賀川有多會撩~~~

冷風灌進來,連說話都變得含糊不清。

賀川被風拍打地眯了眼,貼身的大衣也鼓了起來,耳邊是那句含笑的“興奮嗎”,他從後視鏡裡看到蔣遜暢快的笑臉。

車子風馳電掣般前進,她甚至不用看路,不用思考,她的手和腳有著自己的意識,輕易的控制著方向和油門,山再高一點,她能開到天上去,筆直地上去。

賀川靠向前,左手扶著椅背,越過蔣遜,右手握住了方向盤。

黑色的方向盤上,有三隻手,兩隻小且白,一隻寬且黑。

賀川頂著風,眯著眼,壓低聲音笑道:“讓男人興奮可不是什麼好事。”

蔣遜用力打方向盤,方向盤微微動了一下,就像生了根,再也動不了了。

前面有彎道,車子呈直線行駛。

賀川控制住了方向盤。

蔣遜說:“鬆手!”

賀川沒動。

蔣遜把住方向盤,刹車,踩離合,換擋。

“鬆手!”她又說了一遍。

“嘰——”

賀川牢牢握著,看著車子漸漸脫離了軌道,他問:“興奮嗎?”

蔣遜胸口微微起伏,心臟撲通撲通直跳,風勢小了,車子傾斜著,停在了路沿,沒有掉下去,剛好卡在了邊緣。

前面是片竹林。

蔣遜鬆開了方向盤,心想,何止興奮,都快……

賀川也鬆開了方向盤,食指還勾在那裡,動了動,低著聲說:“我快高潮了……”

 


 

這段文很棒!

高安站在窗邊,正抽著煙,陽光灑落,他一半明亮,一半灰暗。

“不是記者沒有良知,而是良知需要妥協,非黑即白是理想主義,誰都想當英雄,但我們不得不向現實低頭……”高安說,“可我們也在抬頭。”

他走到陽光下,太陽明晃晃,明明沐浴在光中,地上卻還落下他一道影子。

“無論站在哪裡,光芒多耀眼,周圍總會伴隨一道黑,萬事有兩面,萬人有兩心,一顆正義的心,一顆妥協的心,兩顆心都不能失,因為這是社會。”他們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可他們也在抬頭,這是他花費九年學會的道理。

這間房子裡,站著三名記者、一名義工、一個商人、一個醫生、一個應屆畢業生,他們在不同的時間起步,從不同的方向走來,今天都站在同一個地方,踏上同一條路。

因為崎嶇,所以堅持,因為懂得妥協,所以才始終沒有放棄。

這是一條屠路,比她走過的任何路都要漫長,比她經歷過的任何賽道都要艱險,比她在任何賽事中衝破終點的意義更加之重。

蔣遜想,無論將來她在哪裡,始終都會記得今天一名記者說過的話:

萬事有兩面,萬人有兩心,一顆正義的心,一顆妥協的心,兩顆心都不能失,因為這是社會。

他們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可他們也在抬頭。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註定生死」——《佛經》。

 

何為彼岸花?這裡有一個動人的傳說,有一個英俊青年叫彼,一個美麗女子叫岸,上天註定二人不能相見,結果有一天,彼、岸一見鍾情,深深地愛上了對方。上天震怒,降下懲罰,將兩人化作彼岸花,一為花,一為葉,有花不見葉,有葉不見花,花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無數輪迴後,佛見到血紅的彼岸花,心生憐憫,將彼岸花帶至彼岸,途經地獄的三途河,紅色彼岸花被水打濕,化作白色彼岸花,佛稱曼陀羅華。三途河的水血紅一片,地藏菩薩收取後化為紅色彼岸花,命其為接引使者,種於三途河邊,佛稱曼珠沙華。因其紅色似火,地獄之路又叫火照之路。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tw/health/enkaq.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riebubu 的頭像
carriebubu

CarrieBuBu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