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撒野

作者: 巫哲

評價: 5 (音樂加分!)‧大推

註解: 耽美‧校園‧約90萬字

工口: ☆☆☆

主角: 顧飛‧蔣丞

總結: 巫哲作品,品質保證。

簡介:

十七八歲的少年,背負著來自於原生家庭的無奈與桎梏,

看不清前方的道路,也不知道對於未來該有甚麼樣的期望,

生活是暗黑黏膩的泥沼,但終有一個人能為你帶來一片陽光。

 

分享:

《撒野》2017年非常火紅的作品,作品本身一樣維持了巫哲善於用著自己的筆觸說著發生在旮旯犄角中的故事,老實說太太個人覺得並沒有太大的驚喜,之所以說沒有太大的驚喜,主要是因為覺得和《狼行成雙》的概念有點類似,一樣都是高中背景,一樣都是原生家庭自有的問題,在"新意"上就不是那麼突出。不過很有趣的是當我在寫這篇分享文的時候,找到了同名歌曲,是巫哲的詞 (也就是書中的那首《撒野》),聽著聽著,故事的情感有了更完整的串連,鋼琴間奏更是讓我想起了蔣丞在禮堂表演的畫面,故事與音樂的融合帶來了更多的觸動,不得不說真的很加分。 (2017.09.03 當初看完的時後說了沒有太大的驚喜,但我發現這本書反覆在我腦海裡出現的次數還滿多的,我想我比當初所想的更喜歡這個故事! 修正評價給予5分)

 

顧飛 ─ 從小生活在家暴的陰影中,當嗜酒的父親在他面前溺斃時,他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他希望父親就這樣離開吧,而這件事情也成了他心中最沉重與黑暗的秘密。父親過世後,他一肩扛起了這個家的責任,面對總懷有少女夢一談戀愛就昏頭的母親與患有自閉症難以溝通且對他極度依賴的妹妹,他看不見自己的未來,走不出這個落後的城鎮,拋不開家庭的束縛,他閉上眼,只要看不見,看不見希望,看不見自己的優秀,看不見心底的渴望,然後就這樣默默的活著吧。

 

“你想讓我知道什麼?知道我有多好,我有多優秀,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多聰明多有才?然後呢?”顧飛聲音放低了,“丞哥,跟這裡格格不入是什麼感覺你是知道的,對麼?”

蔣丞看著他。

“我睡著了,我就什麼也不知道,”顧飛聲音裡有很輕的顫抖,“為什麼一定要叫醒我?你可以走,你也必須走,我呢?”

蔣丞突然覺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吃力,想說什麼,但說不出來。

跟這裡格格不入是什麼感覺?

從火車上下來,踏出車站的第一步他就感受到了。

那種無望,滿眼灰暗,他現在都還清楚記得。

這也是他到現在拼了命都要離開的理由。

“我呢?丞哥,”顧飛輕聲說,“我就在這裡,我身上有鐐銬,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拿掉,也許永遠都拿不掉,然後我就這麼醒著,睜眼看著,我會不甘心,我會痛苦,你懂嗎?”

 

蔣丞 ─ 叛逆的中二少年,某天突然被告知他是領養來的孩子,並且讓他回到親生父親的身旁,他覺得自己被拋棄了,一個人帶著行李來到這個落後的城鎮,從重點高中轉到這個差距極大的學校,看到自己親生父親的好賭與種種不堪的行為,莫名冒出來的親生母親 (這個部分短的很奇怪,而且就默默消失了),他血緣上的哥哥與姊姊,這城鎮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格格不入。當親生父親過世,斷了與養父母聯繫,他說,他從此是個孤兒了。

 

看這個架式,老媽應該是沒有留下他的什麼東西,大概除了那架鋼琴,都一股腦全寄過來了。

這麼久以來,他一直覺得鬱悶,壓抑,難以理解也無法接受,也有怨恨和憤怒,但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他才第一感覺到了傷心。

跟家裡的人冷戰,被老爸老媽罵,被他們送回出生地,這一切都沒有讓他傷心過,看到老媽像是要完成什麼任務似的完全沒有分辨也沒有考慮他是否需要就原封不動寄過來的這些東西時,他才覺得心裡很疼。

這種傷心比之前他的任何一種情緒都要來得強烈和避無可避。

 

兩個少年,都有著原生家庭的問題,我想這是極無奈的現實,我們沒有辦法選擇出生在甚麼的家庭與環境,沒有經歷過的人可能很難明白這樣的無奈與無力,明明本該是最親密的家人,卻歇斯底里完全不講道理,當親情被當作一種藉口與武器的時候,我們連還擊的力氣都幾乎使不上,而更可悲的是這樣的親情就像一張綿密的蜘蛛網,纏著繞著讓你幾乎窒息。顧飛選擇了逃避,又或者說他選擇了接受眼前所有的無奈,就這樣過日子,但是蔣丞不同,他要逃離這個地方,他要認真唸書,他相信只要往前有就有希望。這樣的兩個人相遇相知再相戀,彼此影響著,蔣丞是顧飛灰暗世界中的陽光,而顧飛則是蔣丞背後的依靠。而這裡最值得討論的一個議題是,如果蔣丞也是從小生活在這個城鎮,那麼他是否會有所不同? 我想這再次說明了成長環境對於一個孩子的重要性,也許不是全部,但絕對是影響孩子成長期中一個極重要的因素。

 

這裡的人,生活就在這如同死水交錯縱橫的幾條棋盤路上,每一個十字路口最後都會繞回原點,反反覆覆,幾代人也許都重複著同樣的路,甚至已經不需要再抬頭往前看,就能順著路重重複複地走到終天。樓下仰著脖子往上看的人,樓下窗口探著腦袋向下看的人,關著門豎耳聆聽的人,大多數人的心情早就沒有了希望兩個字,或者從來就沒有過,也根本不會去想,唯一的樂趣大概就是圍觀身邊的那些混亂和痛。有人比自己更混亂,有人比自己更痛苦,就是最大的樂趣。

 

兩人的情感互動很好看,許多對白都很幽默詼諧,不過整體故事尤其是前面2/3的部分有點偏流水,我最喜歡的是開虐的部分,從兩人高考結束後面臨即將分離的現實到顧飛對於自己與蔣丞的差距感到恐慌,更害怕看見蔣丞因為他一起被綁在這"家庭的負擔"中,所以他選擇了退出,他放棄的不是蔣丞,他放棄的是他自己。這段很虐,可是很好看,兩個人都在這段時間內重新審視自己,涅槃重生,換得更好的兩個人。怕虐的同學也不用太擔心,因為這段很短,太太甚至是覺得太短啦~~~。

 

他能體會蔣丞現在整個人都空蕩蕩的感受,雖然他們經歷的並不相同,但他能體會得到,腳踩不到實地的慌亂。

兩個人靜靜站在屋裡,很長時間,他能聽到耳邊蔣丞壓抑著的,很低的,幾乎難以覺察的哭泣。

“丞哥,”顧飛輕聲說,在他腰上輕輕拍了拍,“其實我也不太會安慰人,我唯一安慰過的人是二淼……我就是想說,你哭的話,哭出聲來會比較痛快。”

耳邊蔣丞有一瞬間的安靜,咳嗽了兩聲之後突然哭出了聲音。

那種很不情願的,帶著憤怒和無奈還有委屈的哭聲。

聽上去哭得挺盡興的,從一開始的哭出聲,到最後揪著他肩上的衣服哭得帶上了發洩式的嘶吼。

“你大爺。”蔣丞帶著哭腔說了一句。 (這句話放在這意外的有感覺!!)

“嗯。”顧飛應了一聲,還是輕輕拍著他,轉過頭在蔣丞耳朵尖兒上親了一下。

這個動作在他自己的意料之外,說不清是為什麼,不過蔣丞也沒給他琢磨的時間,偏過頭吻在了他嘴上。

帶著眼淚的微微鹹味的舌尖像是要打架似地探了進去。

顧飛有些沒防備,被他有些野蠻的架式撞得往後退了一步,而蔣丞又借這個勁狠狠把他往後又推了一把。

他撞在了後面的牆上,蔣丞再次吻了上來。

這個吻跟那天蔣丞喝高了的那個吻一樣沒有控制,但卻比那天要清醒得多,畢竟沒喝假酒,所以舌尖所到之處都像是在宣戰。

我要在這裡!我要在那裡!我要這裡!我要那裡!

我在這裡劃了一個圈!這裡,這裡,還有那裡都是我的!(這段是不是很棒!!!!)

 

至於配角的部分,顧淼小妹妹還是打不贏《狼行成雙》中的邱二寶,那個懂事的讓人心疼的孩子。看過太太的分享文大概都知道我對這類的小孩子是沒有抵抗力的,每每總要提起的當然還有《竹木狼馬》中的付一傑! 雖然顧淼小妹妹也很酷,但因為人設為自閉症,在孩子那種活靈活現的部分就比較吃虧啦 (2017.09.03 - 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付一傑與邱二寶,但是顧淼的確也屬於越想越喜歡的角色)。而其它的好友配角整體來說都還算不錯,尤其是孫子潘智,人生能有一位這樣的好友,足矣。話說我以為女配丁竹心應該要有些甚麼表現,沒想到還真屬於串場型人物,無風無雨下台一鞠躬XD。

 

雖然《撒野》中,包含了親情、友情與愛情,但整體比例來說比較著重在主角兩人的感情部分,親情的部分我覺得感受沒有《狼行成雙》甚至是《竹木狼馬》來的讓人印象深刻,太太記得我在看《狼行成雙》邱父過世的時候還哭鼻子了咧。這樣說一說,我又想二讀這兩本作品了XD。聽歌聽歌!!

我一腳踏空

我就要飛起來了

我向上是迷茫

我向下聽見你說

這世界是空蕩盪

你說一二三

打碎了過往,消亡

有風吹

破了的歸途

你有沒有看到我在唱

你說一二三轉身

你聽被抹掉的慌張

我想,抬頭暖陽春草

你給我簡單擁抱

我想,踩碎了迷茫走過時光

睜開眼你就會聽到

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我想,在你眼裡,撒野奔跑

我想,一個眼神,就到老

 

你說一二三轉身

你聽被抹掉的慌張

我想,抬頭暖陽春草

你給我簡單擁抱

我想,踩碎了迷茫走過時光

睜開眼你就會聽到

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我想,在你眼裡,撒野奔跑

我想,一個眼神

我想,一個眼神,就到老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