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咫尺陽光

作者: 小模小樣

評價: 4+‧小推

標註: 現言‧約28萬字

工口: ☆☆ (-0.5)

主角: 季布‧衛未一

總結: 滿多人推的作品,可是太太有點說不出喜歡還是不喜歡。

簡介:

事業有成的男女,在中年組成了個家庭,各自帶來一個兒子。

收藏世家出身的季布,有着天鵝一樣高貴優雅的外表,

可是用它自己的話說,也可能散發着致命的臭味,

所以吸引着那個暴發戶的兒子,癩蛤蟆般的衛未一持之以恆的糾纏。

衛未一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嚮往季布,也許是季布的優雅從容,

讓他在灰暗的生活裡過的暗無天日時,忽然覺得,陽光,近在咫尺。

 

分享:

季布對自己的父親沒有甚麼印象,而優雅高貴的母親也絕口不提已經離異的丈夫。完美的表象是季布的面具也是母親對他的期望,他不快樂但誰又在乎呢? ── 季布這個角色在前後期的轉變還滿大的,他知道自己喜歡男性多於女性,可是他也能和女性交往上床以維持又或者證明他是個性取向正常的人。當衛未一像個無賴的橡皮糖黏上他的時候,他除了厭惡但也有矛盾,在他還沒有辦法理清自己的想法時,他對衛未一的態度時好時壞,壞的時候真的還挺渣的。

 

誰能想到,春天的時候季布站在那個分岔路口,他只看到了你們在一起會遇到的痛苦,但是卻無法看到夏天的時候這條路上發生的事。

 

衛未一是母親和情夫所生的,這兩人車禍過世後衛未一仍和名義上的父親在一起,但是父親對他並不上心,也沒有人真的關心他,所以衛未一選擇用滿身的刺把自己緊緊包住,成為了眾人眼中的麻煩鬼。季布的完美就像是衛未一永遠達不到的夢想,他對季布的感情來的非常強烈,不擇手段的希望能留在季布身邊,所有的"惡劣"都只是表現,實則為非常非常卑微的角色。

 

小時候衛未一一天到晚髒兮兮地滿街跑沒人管,骨子裡就認為自己是個破罐子破摔的孤兒,這感覺如今還在,他不想要季布什麼,不想要季布多把他當回事兒,他就是希望季布能理睬他。那感覺就像小時候餓著肚子蹲在街邊,渴望地看著這個廣闊溫暖又跟自己沒有半點關係的世界。

 

兩人的關係從剛開始肉體上的發洩,到季布與艾米(女配)聯手設計衛未一,但這"設計"又有點像是季布用來掩飾自己的藉口,總之這段過程也讓季布無法逃避他對於衛未一的感情,之後兩人又因為一個意外而走的更近,但此時衛未一又覺得季布是因為可憐他所以才對他好,他總是認為季布不快樂,再來就是兩人關係曝光,遭到季母嚴重的反對,又加上誤會,讓衛未一決定離開這個地方,揹起相機就去流浪了,然後這樣那樣兩個人終於修成正果。

 

這篇小說網路上推的人還滿多的,我有點說不清是喜歡還是不喜歡,作者的文筆挺好的,許多文字都能直接摘錄出來成為經典語錄,但總感覺有點太長了,再好的對白說多了就有點話嘮,中間反反覆覆的糾結,言語上的衝突與誤會等等,有點磨掉了太太的耐心,可是故事性與文筆又還滿吸引人的 (但是我對女配艾米的故事實在很無感),就在這種矛矛盾盾的氣氛下還是一口氣把故事看完了@@。

 

總結就是兩個心理都有點問題的人一同成長的故事,有點狗血,有點寫實,有點囉嗦,有點溫暖,也有點心酸,大概屬於可看但是短時間內沒有打算二讀的作品。

 

【我也不知道幸福是什麼樣的。我們西藏有個地方叫做墨脫,那是傳說中蓮花盛開的聖地。它是中國最閉塞的一座小城,是西藏的孤島,深藏在雅魯藏布江峽谷的深處。我一直都相信,在那裡一定藏著幸福,總有一天我要到那裡去。(關於墨脫這個地方,在youtube可以找到專門的介紹呦) 不過,即使是藏族人,也沒有多少人曾到過墨脫,因為沒有路通往墨脫,想抵達那裡必須要爬過雪山,徒步穿越亞熱帶原始森林,一路還會頻繁遭遇雪崩、泥石流,原始森林裡遍佈沼澤、螞蝗、毒蛇……然而穿過這條地獄之路,最後人們卻會走向墨脫,那個與世隔絕的天堂。每一年都有人死在這條路上,然而每一年都有人不斷重複踏上這條路。】

衛未一看得心裡有些刺刺癢癢,【可是,你怎麼知道墨脫是天堂呢?】

這一次尼瑪回答的很快,【如果煉獄之路的盡頭都不是天堂,都沒有幸福,哪裡還會有呢?】

**

可能天堂真不在墨脫,或者天堂無處不在,根本不需要去墨脫。還可能天堂其實就在回頭的地方,走了太遠的路,卻都走錯了。

**

愛本身是沒有錯的。只不過這個世界,也沒有為愛讓路的義務。

**

一般來說,傻瓜比聰明人更容易得到幸福。我們二十歲的時候,覺得感情要勝過理智,三十歲和四十歲的時候我們瞧不起感情,後悔年少輕狂。可等到了五十歲以後,我們又覺得這一輩子爭來爭去的到底是為什麼呢?名利?什麼意趣呢?生不帶來死不帶走。最後就發現啊,這一輩子竟然成了一個圈。到老了,兒孫都大了,自己也老了,寂寞躲都躲不開,這時候你只有回憶是最珍貴的,你不會記得你賺了多少錢,那些失去的權力回憶起來更是只能增添失落,所以你願意回憶起來的全是細碎的事,小事。”

**

在我們真正成年的那一天,我們都在一場遊戲裡註冊了帳號,然後各自選定了角色,按照規則我們不會知道遊戲的結果,但卻又並非完全不知道。因為所有的角色都曾經有人用過,所有的戲碼都曾被重複過,存在的只是排列組合的問題。在這場遊戲裡,沒有上帝來評價誰玩得好誰玩的不好,分別只在於各自心底的滿足和不滿足。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