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白色口哨

作者: 簾十裡

註解: 現實向

主角: 裴鄴坤‧李蔓

評價: 4+ 小推

總結: 色香味俱全的作品。

簡介:

鐵路工人 & 美術老師

除夕再遇,裴鄴坤把她抵在後院的牆上。

李蔓抬頭目光四處飄著,有高大的楊樹和竹林,有淺淡的河流,有隆起的小山丘。

還有他輕狂的調戲。

“喲,大冬天光腿,不冷嗎?”

 

分享:

裴鄴坤與李蔓在江州這個小地方長大,兩人的性格與心理都因為家庭的關係而有一些影響。裴鄴坤長李蔓四歲,李蔓從小就只喜歡跟在裴鄴坤屁股後面當個小尾巴,他們像是哥哥與妹妹,也像是知心好友,對於彼此的個性與喜好都非常的了解。隨著年齡漸長,有些想法與關係似乎無法同小時候般的單純,喜歡的背後想的是更多的問題,家庭背景、學歷的差距與父母的期望等等的因素,讓兩人始終保持著距離,然而多年來累積的求而不得的慾望與內心裡無法忽略的悸動終是將兩人帶上了同一條道路。

 

一開始被這篇文吸引的原因是"糙漢"人設,裴鄴坤因為年少時的叛逆放棄了大學的選項,而讀了技校,畢業後成為了鐵路工人,選擇這份工作的原因是有洋蔥的,這工作讓他的生活沒有那麼多講究,風吹日曬,日夜顛倒都是家常便飯。另一個很"糙漢"的行為就是他對自己的媳婦兒甚麼話都敢說,特別是葷話,說實在的這些葷話在故事的前段對太太來說不是這麼的有味,反而對裴鄴坤打了一點小折扣,但是隨著兩人越來越穩定的感情發展,後面的葷話反而更顯味道,那是一種和自己愛的人才有的親密,是葷話也是情話,是愛慾也是渴望。

 

如果一開始是因為人設,那故事的後半段對太太來說是本文最好看的部分,兩個人在一起後的相處、與父母間的關係等等,讓故事更顯的豐富飽滿。很多故事都會用"車禍"或是"意外事故"的梗來突顯男女主角之間的感情,說真的這是萬年老梗,每次看到都會有一種又來的感覺,但是這個事故梗在這篇文裡真的挺好,裴鄴坤當下的情緒真的挺讓太太動容的,裴鄴坤這個角色真的很棒,對他的喜愛度真的是隨著劇情進度提升XD,兩個人的相處很貼近真實的生活 (雖然器大活好不太真實,哈哈哈)。

 

我個人比較不喜歡中段的部分劇情 (這段不能劇透@@,所以歡迎看完來討論),有種世界就是這麼小的感覺,周圍的人都有著切身的關係,我其實有點不太明白這樣鋪陳的意義,特別是女砲灰的部分,總之這段我看的有點悶。然後相較於李蔓對於父親的怨懟,我更喜歡看的是她與母親之間的互動,大概是怨懟的內容有點反覆外加無感,還不如多看一些溫馨親情的戲碼。親情在這篇文也是挺重要的一個主軸。

 

最後作者對於李蔓的安排,是挺令人難過的,但是這不就是人生嗎? 生老病死是人都得走個遍,誰也逃不過,相較於患病的人,我想被遺忘的那個人受的苦一點也不會少於患者,想想一個伴著你數十年的人,與你經歷過人生多少個階段的人,最後卻慢慢的忘記了你是誰,想到我就想哭 = =。總之,太太個人還滿喜歡這故事的,推薦給大家囉。

 

裴鄴坤太瞭解她了,她這人的表像不能信,越是整得堅強鐵打那顆心就越是空蕩不安,也不能怪她,她父母那事對她影響太大,一個人的家庭觀決定一個人的性格和觀念,本來離婚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壞就壞在李蔓六七歲左右就知道自己父親在外邊有人,幾年熬下來,婚不離架一直吵,擱誰誰都有點陰影,走出去還被人指指點點,別看孩子年紀小,其實都懂的,最可悲的是大人以為孩子天真無邪不會明白他們之間的煩瑣事

**

寺廟裡人聲鼎沸,佛前香火旺盛,還得排隊拜佛,兩人安安靜靜的等待著,每拜一個佛李蔓就祈禱一次,她希望母親和裴鄴坤身體健康。

西邊的觀世音菩薩潔白如玉,高高立於堂上,大概位置偏僻,來拜的人不算多。

李蔓跪在草墊上,閉眼在祈求。

裴鄴坤磕了三個頭,轉而看向李蔓,從褲袋裡掏出個東西。

李蔓手忽然被他拉住,睜眼一看,無名指上套了個戒指,他沒有單膝下跪,依舊雙膝跪在菩薩面前。

“你......”

“我在向你求婚。”

“啊......”

裴鄴坤說:“剛剛我問了菩薩,我說我現在向你求婚你會不會答應,菩薩說你會的。”

有點厚臉皮。

他低低道:“小蔓,嫁給我,甭管我以前多混多爛,以後為你是從,黃天在上,菩薩為證。”

裴鄴坤看著他,漆黑的眸子像是要把她捲進去,外面的鐘聲還在響,莊重而虔誠。李蔓無聲無息的點了個頭。

裴鄴坤握住她的手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一下。

他朝菩薩叩拜,似是在道謝。 (這求婚的喬段真的很棒!!)

**

李蔓覺得有些晨困便閉上了眼。(我好喜歡這段)

小憩後,她輕輕道:“我又想起以前了。”

“以前什麼?”

大約是七八歲的年紀,到處春意盎然生機勃勃,兩人坐在青石板上吹風,風裡帶著泥土的腥氣,但這是春天的味道。

她喜歡跟著他,似乎小孩子都喜歡跟年長幾歲的孩子玩,而他也是她唯一的玩伴。

她兩小辮子綁得光溜溜,突然說:“鄴坤哥哥,我們來做個暗號吧,如果我想見你了,我就用這個暗號,你聽到就出來,怎麼樣?”

裴鄴坤懶懶的抬起眼皮,“什麼?”

李蔓張著嘴突然爆發出一聲:“啊——”,差點嚇得他把水噴出來。

隔了一個星期他從兜裡掏出個口哨往她那邊一扔,“想見我啊,吹三下,我就出來見你。”

她捧著這個小玩意滿心歡喜,吹得整個村子都熱鬧起來了。

這成了只有他們知道的小秘密。

也許是因為感情單純,所以她總是肆無忌憚的吹響口哨想見他。

也許是因為年齡在增長,也許是因為他離開了青霧鄉,口哨沒有了用武之地。

也許是因為她喜歡上了他,口哨成了埋在心底的秘密。

裴鄴坤說:“你記得真清楚。”

“最近總是會夢見從前。”

“關於我的嗎?”

“嗯。”

“可千萬別忘記我,來世黃泉路上還要再相認的。”裴鄴坤給她掩好毯子。

“我怎麼會忘記你。”她輕聲說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riebubu 的頭像
carriebubu

CarrieBuBu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