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四月間事 (簡體書版)四月間事.jpg

作者: 尾魚

評價: 4+‧小推

註解: 歷史與時事背景

主角: 衛來‧岑今

總結: 文筆是好的,但總覺得少了些甚麼。

簡介:

落拓不羈的王牌私人保鏢衛來,被沙特船東雇傭,

保護知名社評人岑今前往索馬里海域談判,

試圖贖回一艘被海盜劫持的超級油輪。

從冰原到沙漠,紅海到埃高,看似平靜的行程一路危機四伏。

岑今究竟是光環籠罩下被授予總統勳章的志願者,

還是卡隆屠殺中和暴徒沆瀣一氣的幫兇?

 

分享:

開篇以索馬里海盜的劫船事件登場接著再帶出故事中真正背景的歷史事件後繼而串起所有的來龍去脈,坦白說前段的部分總讓太太覺得架構很宏偉但內容很淺淡,畢竟說的是惡名昭彰的海盜與國家仇恨的故事,但在看過後記後,是能理解作者的想法 ─ 「那些攤開的細節,太多苦難,寫多了覺得像故意去消費。人性和關懷都是太大的課題,自覺沒法駕馭,所以只是借了個大背景,重點還是故事。」 當我們身處在安穩的環境時,總理所當然的認為當事情超出我們的道德底線時,我們是會拒絕的,可是我們永遠不知道當面臨生死交關的時候,我們的底線會在哪裡? 善良與邪惡往往只是一線之隔,而貪婪無疑是邪惡的最佳動力,這話題的確太沉重,分寸上也很難拿捏,況且本質終究是以言情為主的小說,所以整體來說我覺得也算是帶出了該有的效果但又不至於過度渲染。

 

尾魚的功力讓作品本身具有了一定的保證度,以作者的文筆,要摘錄出佳句或是觸動人心的文字是很容易的,但是整體來說我總覺得還是少了些甚麼。先不說這種一男一女兩人成行的套路很難玩出甚麼新意,主要是兩個人的感情發展又讓我想唱起“愛情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這種情況我只能解釋成女的美男的帥,兩人又不矯情,看上眼有甚麼好奇怪的? 但怪就是怪在岑今的計劃是要交付生死的事情,縱然她說了衛來的確是她計劃中的意外,但妳對於這意外也沒有太多糾結就接受了 (初期的確是有糾結的,可是這份糾結不多也沒有太深刻的掙扎),我有點不理解,莫非是死前的放縱想要好好愛一回再說? 而這一切從相識到在一起的時間不到一個月,我真的覺得有點說不過去。雖然我也不喜歡看拖沓的戲碼,但是對於一個不想活的人沒甚麼猶豫的就接受了對方的感情,這樣真的好嗎XD? 總之糖雖然好吃,但這兩位的感情發展我個人覺得沒有鋪陳的很好,包含最後兩人的結局收尾也不是很有感,大部分的文字與情境很美是真的,但卻沒有寫進太太的心裡去。

 

看言情小說誰不喜歡看感情線? 但我想以我的角度來說,《四月間事》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是當真相大白後串聯起前後的劇情,這部分比較精彩! 不得不說最後的這段大幅的提升了作品在太太心中的地位! 坦白說前段的劇情一直讓我有點無感,特別是兩人一起上路後的部分,撇開讓我頗有微詞的感情線,這一路的發展精彩度不如預期,身處動盪不安的異國之旅,一邊是等待談判的索馬里海盜,另一邊是潛伏在暗處的敵人,卻很可惜的是沒有寫出緊張的氛圍,直到最後真相大白時,才讓太太體會到故事的精彩之處。

 

另外最後一提的是,衛來的人設是很迷人的,一個對於未來沒有規劃只想及時行樂的王牌保鑣,但壞也就壞在“王牌保鑣”這幾個字,我覺得作者寫出了衛來的瀟灑與恣意可是沒有寫出他身為”王牌保鑣”的精彩,有可能是“王牌”兩字讓我對於衛來有了更強大的期許,少數的動作場景都少了場面生動與緊張刺激的感覺,“保鑣”這個行業的設定比較像是背景,缺少的部分有點扣了衛來這個角色的分數,以上純屬個人觀點XD。

 

打動你的眼睛的,和打動你的心的,往往是兩種人,你可以清楚說出什麼人可以驚艷你的眼睛,卻說不好誰能叩開心裡的門——要自己去打開,才能看清門外人的樣貌。

**

岑今說:「我也知道,這種時候,我不應該再有煽情的舉動,加深你的牽掛。也許我應該表現得冷漠一點,趕你走,說我從來沒愛過你,一路上都是逗你玩的,但是啊……」

她聲音低下去:「我怕我真的沒時間了,我覺得我留給你的,必須是我真實的心意。」

「如果沒有你的話,現在應該是我這輩子最解脫的時候,死這件事不可怕,我已經做了很久的準備了。」(這就是讓我覺得有點難以理解的地方,妳為了這件事計劃這麼久,但確在這個當下接受了這份感情,整段的情感文字都很美麗,可是沒有寫進太太的心裡,我知道作者想要表達的心酸、猶疑與不捨,可是僅僅是我知道了,而不是我感受到了。)

她摟住衛來,把頭輕輕倚靠在他胸膛。

「現在唯一就牽掛你,希望你好好的,不管結果怎麼樣,你都要好好的,我們約定過的。好好生活,吃好睡好,紀念日給我送花,還有,不管你以後喜歡了誰,不准拿來和我比較,什麼比我溫柔比我漂亮,你滾蛋,不准比。」

衛來失笑,他一手摟住她,另一手接下她手裡的筆,看牆上那行字,然後把「衛來」兩個字劃進圓圈,打個箭頭,送到落款的「岑今」旁邊,又加了兩個字。

改成:願我們一生平安。

落款:岑今&衛來。

兩個人都在一起了,許願就不能許得孤單。

他低頭吻她頭髮,說:「會有辦法的。」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