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草茉莉

作者: Ashitaka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直掰彎‧大學講師vs美髮師‧約40萬字

工口: ☆☆

主角: 鄭斯琦‧喬奉天

總結: 我覺得若是讀者喜歡作者的文筆,那接受度應該會滿高的。

簡介:

讀過汪曾祺老先生的《人間草木》,識了一種花,晚飯花,

也名野茉莉,也名草茉莉。文題出自於此。

草茉莉是種低賤落俗的植株,不高潔不清冽,

只要給些水份陽光便能生出密密大片,存活力極強。為文人不恥。

但其實生活往往如此,必須要把自己按到地裡才熬的過去。

文中的主角喬奉天,正如同草茉莉,低賤落俗,而艷麗不屈。

我希望我能把自己對人生的態度加諸到角色身上,

傳遞給讀者我的思想。

 

分享:

喬奉天出生於郎溪村,一個封閉又保守的小村莊,初一時的喬奉天已經意識到自己對同性的好感多於異性,他感到慌亂與莫名的躁動。喬奉天初三時,遇到了前來支教的大學生章弋川,章弋川也是同性戀,他刻意的接近喬奉天並帶著這個對愛慾仍然懵懂的少年踏入了慾望的世界,然而當兩人的不倫爆發之後,章弋川逃了,留下喬奉天承擔了所有人異樣的眼光與粗鄙的批評,最令喬奉天難以面對的是母親對他的憎恨。後來的後來,喬奉天離開了郎溪並在城裡與好友開了家美髮院,他讓自己的外表看起來張揚,但內裡終究是那個有點自卑、充滿不安全感、渴望母愛但又無法靠近、對於自己受到的不平與負面的情緒總說沒關係,對自己在乎的人份外的包容與討好,他 ─ 是個活的很累的人。鄭斯琦在喬奉天的眼裡,是屬於不同世界的人,他是直男還有個女兒,生活安定富足,溫文儒雅又學富五車,大學老師的身分在鄉下人的眼裡更是高高在上。兩人的關係從開始的禮貌克制到漸漸地為彼此的優點所吸引而成為戀人,這條路或許不好走,但前景依然充滿希望與溫暖。

 

我能理解為什麼有讀者給予這篇文非常高的評價,備受鄰里歧視眼光與惡毒言語欺負,渴望母愛卻因為天生的性向而無法得到母親的認同、努力在生活中打拼並希望給家人更好的生活,這樣的喬奉天,讓故事擁有了一個很好的基礎,再加上成熟包容的鄭斯琦與各司其職的配角群們 (配角群在本文中的表現真的很成功),更進一步的讓故事在壓抑的氛圍中又充滿了溫暖與希望的感受,這樣的組合只要不失分寸不歪樓,基本上就挺好看的,更何況作者的文筆還擁有相當不錯的水準,以初試啼聲的作品來說有這樣的完成度,的確值得給予作者正向的評價。

 

至於太太個人對於作品的想法是,感受有但好像不是那麼強烈,主要的原因有兩個 ─

 

第一是作者的文筆雖然好,可或許是說話方式的習慣不同,太太覺得有些語句的表達很饒口,影響了閱讀的流暢度,又或許這跟寫作的成熟度有關?

 

第二是有些劇情沒有交代完整又或者說道理太多?? 譬如說呂九春的後續,其實這個角色也能當作就是個引發主角相遇的契機,之後也不需要再多做討論,但問題就在於作者沒有讓他徹底的消失,反而是還出現了匿名還錢與簡訊的戲碼,這部分我猜想或許作者想表達的是呂九春對於喬奉天與冬瓜的照顧是感激的,是知恩圖報的,也沒有責怪他們當初安排自己與母親見面的事情,想營造出人與人之間是有真心相待的這個意念?

 

再來就是當初的那個支教老師,居然成為了鄭斯琦同事的先生,大家不期然的相遇,同事還努力造人懷孕了,這部分我又猜想作者想表達的是喬奉天對於過往的釋懷,有不願意讓鄭斯琦難以面對同事的體諒,有鄭斯琦處事上的圓融與對喬奉天的尊重,總之就是想讓聖光滿滿? 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這樣的劇情有沒有存在的必要,因為就作者面來說這完全就如同他所期望的,把自己對人生的態度加諸到角色身上然後再傳遞給讀者,不能否認這的確讓作品充滿了正面的味道,然而對太太來說這樣的道理傳達充斥在故事中似乎又有點太多了,這點大概只能說是見仁見智了吧。

 

除了主角兩人的感情線之外,太太特別想提的是喬奉天與母親的部分。喬母這角色在前期真的很不討喜,她對喬奉天身為同性戀這件事情反感至極,我想這除了本身在認知上覺得同性戀就是變態之外,還有的就是母親對孩子從原本的期望變成失望後的怨憤,她用著粗鄙的語言怒罵喬奉天,打孩子也是她出氣的方式 (從劇情來看也是在說明喬母信奉不打不成器吧),還不允許除夕夜喬奉天上桌吃飯,也不太願意喬奉天出現在親朋好友的視線中,這樣的喬母令人無奈但卻又是那麼真實的存在。

 

同樣的狀況也出現在鄭斯琦姐姐的身上,她不能理解原本是直男的弟弟怎麼就變成同性戀了? 因為你選擇你想要愛的人然後我們這些親人就必須接受別人異樣的眼光??? 多麼矛盾的情感衝突啊,於親情面來說都是有愛的,可是現實面帶來的考量及輿論上的壓力也無法忽視,這話題扯大了就太復雜,只能單純就故事來說我覺得作者在這部分的表現挺好的,特別是喬母最後的態度,我想唯有喬母真正的釋懷才能補上喬奉天心裡的缺塊,我非常能理解他在無奈中又無法抑制地甚至是不自覺地討好以求換來母親對他的接納,這兩人的情感衝突真的很有味道,文中有一段是喬母住在喬奉天家時,趁奉天不在的時候把他房間與同性戀有關的東西甚至是粉底刷具甚麼的通通打包丟掉,喬奉天回家後與母親的那場衝突讓我很鼻酸,非常心疼喬奉天,但氣喬母的同時又無法否認誰能說喬母強硬的外表下沒有一顆受傷的老母親心呢? 另外喬奉天與哥哥及侄子小五子的部分也很好看,哥哥與侄子也是令人非常心疼又喜歡的角色,老實說我覺得作者在親情的表達上比愛情來的要自然許多。

 

說起來這麼些年,林雙玉一直叨叨喬奉天,管他叫她命里的劫數。

鹿耳鎮邊郎溪村的老一代,安於故俗,溺於舊聞,玄之又玄的命理劫難牛鬼蛇神,烏糟糟一通喬奉天聽不懂也不願聽。

說白了,意思就是他喬奉天,是他們老喬家門風敗壞,遺臭萬年的孽種。

輕浮佻撻,無視人常,勾三搭四,娘們兮兮,心理變態,活不明白。

年紀輕輕給人當了二椅子玩兒。

就願給人捅屁股。

就一變態。

就一渣。

什麼難聽話都有,說什麼的都有。(雖然理解大家對於性向的接受度不同,但真心為曾經遭遇過這些粗暴對待的同志們感到不捨)

**

喬奉天知道自己最像她,最把她一輩子的刁鑽偏執都遺傳到了身上。

於是相同的兩極,總亙古不變地互斥。

林雙玉和喬奉天其實彼此心照不宣。

我看見你不自在,你看到我也未必快活。

莫不如海闊天空咱們各退一步,就這麼藕斷絲連地牽著一根母子的關係,不多提,不多見。

這麼平衡而默契,默不作聲地等到林雙玉入土,哭一方木盒,哭一抔白骨。

這關係就這麼了了,結束了。

所以林雙玉再怎麼厭自己,惡自己,覺得自己是個變態人妖下九流,喬奉天都不恨她,不怨她。

至多變成了一根吞不下的鯽魚刺兒,你總以為軟了,沒了,哪知道冷不丁地順口一咽,還是疼。

時時刻刻戳弄著自己,提醒著自己:別回頭,大步走。

**

林雙玉其實是個不錯的母親,如果拋開很多東西去看。

她知心換命地把能交付的東西都交付給了喬家,於是把生活變苟活,從盛放到凋零,從精明有趣走向了了無趣。

可她總需要把自己的牢騷苦悶積攢起來,再硬去找一個人背負。

她喋喋不休的抱怨和負能量在她自己看屁都不是,可落在喬奉天和喬梁身上的是一層又一層,一掛疊一掛。

(我深深覺得這是很多老一輩母親的寫照,她們為家庭付出,但罵先生孩子的時候就跟罵仇人一樣@@)

**

有時候為人父母,與兒女南轅北轍的態度板的過正過久,時常會忘記了那個最初始的目的了。

彷彿是一場漫長的博弈,單純只是不想輸。

可真要折桂了之後,贏家的獎勵是什麼,輸家的懲戒是什麼,不清楚且也並不重要。

從呱呱墜地只希望他能平安長大,到滿月時希望能獨立成材,再到往後希望後失望,失望後絕望,手裡的籌碼越落越多,孤注一擲似的賭注卻越下越大。

越是倔強著不肯回頭,越是要繮繩套牢,指甲嵌進肉里也緊抓不放。

自己滿手斑駁,他頸上也是一道抹不去的烏青的勒痕。

較勁兒不服軟成了牽絆,一刀斬斷了繩子,就像什麼都了無蹤影了一般。

當往往人生就是個最不具像的概念,它既不是給別人看,也不是給自己看。

所謂「平安長大」,又究竟丟失在了往前數多遠的路上(很喜歡這段,是無奈、是提醒、是對孩子未來的惶恐、是在生活面前的卑躬屈膝)

**

我就是喜歡你,我就是想要你,我喜歡你超過汪曾祺加沈從文加郁達夫,(先生沒有文學素養,他只看財經和電腦書籍,他喜歡看無腦港,所以想必我在他心理的那個總和大概不會跟浪漫扯上邊)

我喜歡你超過所學生加起來的總和,我喜歡你超過了我的親朋舊友,

我喜歡你等同棗兒在某方面又多過於棗兒(棗兒是鄭斯琦的女兒)。

我想帶你去超市買菜,看你為我選一款洗髮水猶豫再三;

我想帶你去花鳥市場,看你搬一盆盆你稀罕的東西把我倆的居處不留餘力地擅自填滿;

我想把你偷偷帶進教室里去,讓你在底下聽我上課,寫我佈置的留堂作業,私心再給你批個最高分;

或是教你寫不擅長的硬筆,橫折撇捺,攥著你的手,教你落筆的走勢,力度。

你笑的時候我高興的不行。我覺得五月花開正好,都是因為有你。

**

鄭斯琦的舌尖如同翻山越海,遠道跋涉而來,此刻正在昔日情人的房門前搖擺徘徊。踟躕著扣下門環,門啓,他禮貌頷首,舌尖便溫柔抵達進喬奉天溫熱的嘴裡;試探性地輕點觸舔舐著上顎,如同脫帽致禮。房主佇立原地,悄然向前邁了一步,喬奉天的舌尖跟著往前探。無意和鄭斯琦的舌尖交疊在一起的一剎,玄奧奇妙的感應瞬間澎湃地湧上天靈,像一句別後經年,抑制不住顫意的,「是你」。(這段是講述兩人接吻的劇情,我有點翻白眼,我覺得很妙的是這篇文很慢熱,前半段的唯一的一場正式情慾戲碼是喬奉天自慰的部分,說實話這場寫的很有感,更勝於兩人之後真正發生關係部分,但也就是因為前面自慰寫得很好反而顯得後面的啪啪啪沒有味道)

**

以下兩個場景讓我有一種莫名的尷尬,好老氣 = =。

鄭斯琦打著響指,神色溫柔,面對著昏暗的觀眾席,竟也能始終對著喬奉天在的角落方向。與其說唱給眾人,莫不如說這歌本身就是只能哼唱給一個人聽的,綿言細語,意態美好的情歌 (怎不安排自彈自唱呢,比打響指好多了吧,作者應該很想說那妳自己來寫好了@@)

鄭斯琦幾乎是心有靈犀般的捕捉到了喬奉天的鏡頭,衝著台下一處大致的反向,比V,閉左眼,伸舌頭。就那麼短短一瞬,分外的立體生動 (我很認真的思考伸舌頭這個動作,如果舌頭是歪一邊可能好點,但如果是吐舌的動作,那搭配上閉眼真的是有種怪異的感覺)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