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繁體版三冊)人渣反派自救系統.jpg

作者: 墨香銅臭

評價: 4++‧大推

註解: 耽美‧古言‧修真‧書穿

工口: ☆☆ (正文清水)

主角: 洛冰河‧沈清秋

總結: 很有趣的作品,太太挺喜歡的。

簡介:

身為《狂傲仙魔途》的資深讀者,沈垣對這篇文是大大的不滿。

「傻逼作者傻逼文!」臨終前他罵了這麼一句,於是──

【啟動碼:傻逼作者傻逼文。自動觸發系統。】

他重生到一本自己剛讀完還嫌棄過的暗黑系種馬小說了!

而且天殺的,他的角色還是男主角那位人渣反派師尊沈清秋!

 

說到沈清秋,雖然有外表、有修為,但為人還真是格外沒品。

欺負打壓男主角不說,還殘害同門,道貌岸然,內心淫邪……

這樣一個壞到天怒人怨的角色,在原著裡的下場當然是淒慘的,

男主角洛冰河最後會把他削成人棍啊我的媽,他不想死得這麼慘啊!

 

於是乎,新生的沈清秋開始了避免慘死結局的艱苦之路,

因為他要保命,但卻不能違反各種系統設定!

雖然艱辛,但他要趁徒弟還是可愛小綿羊的時候就開始刷好感度,

以免後期黑化的洛冰河稱霸後,會回來報復自己。

只是,沈清秋這好感度可能刷過頭了,

他沒發現洛冰河看他的目光,好像,有那麼點不一樣了……

 

分享:

這篇文是墨香銅臭在晉江的第一部作品,第二部才是《魔道祖師》,而太太是先看了《魔道祖師》後,才開始追《人渣反派自救系統》,這兩部作品太太都是直接收實體書的,算是很對味的作者XD,特別喜歡作者的“口氣”與“獨樹一格的幽默文筆”。整體來說太太比較喜歡《魔道祖師》,以人物的立體度與故事的豐滿度來說表現比較好,不過兩本我都挺推薦的。

 

太太之前幾乎沒有碰過書穿類的作品,修真文也不是我的首選,不過《人渣反派自救系統》讓太太看的還挺歡樂的! 作者在古言上的表現走直白風格,他的幽默非常合我的味口,不同於Priest那種成年人的幽默感,是以簡單歡脫卻不小白的方式表達,我覺得分寸上拿捏的挺好;而情感面的表達不靠華麗的文字而是透過故事的鋪陳帶出作者想要傳遞的感受,另外我個人還很喜歡的一點是配角人物的吸睛度,好的配角群對作品的表現來說絕對是大大的加分,而通常這也讓故事的情感面變得更豐富! (配角的部分有滿多是在番外中補充的呦)

 

沈垣因為一句“傻逼作者傻逼文”就穿到了種馬文《狂傲仙魔途》裡,而且還是那個心裡有點變態外加老是虐待男主洛冰河並造成洛冰河嚴重黑化的大反派─師尊沈清秋! 沈垣看原著所以知道沈清秋最後的結局有多慘,他當然想要避免走向那個結局,但這前提是必須在不違背原創的設定下,同時還要努力的達成系統所給予的目標,總之就是一整個很忙啊XD,說真的我看到“傻逼作者傻逼文”的時候真的是笑到有點不能自理,基本上整個開篇都讓太太覺得非常愉快,當然啦,主要角色的背後也有一些心酸酸的過往,但整體基調還是偏向歡脫走向。

 

至於洛冰河這個小攻,我之前看過網路評論有人說他實在太愛哭所以不喜歡他,這點我倒是覺得還好,因為這大概就是他性格上的反差吧,在眾人面前他是冷血殘暴的魔族頭頭,但是在師尊沈清秋面前他永遠是那個缺乏安全感又渴望愛的孩子,而恰恰也就是他的哭唧唧擊中了沈清秋吃軟不吃硬的性格,所以我覺得這愛哭的設定我OK,雖然我能理解洛冰河的性格但總覺得有一點點卡卡的感覺。

 

PS. 我沒有細細比對,但繁體版應該是有修文過的喔~

 

(這段說的是已經書穿的沈清秋在回憶裡看到沈九要收洛冰河為徒的那段,為區別角色使用沈九來稱呼沈清秋的原身)

小洛冰河的臉湧上一層驚喜的暈紅,規規矩矩跪下行禮,清脆的聲音,朗朗地道:“弟子洛冰河,見過師尊!”

沈九扯了一下嘴角,總算把茶盞從下巴邊挪開了。

他慢條斯理道:“說說看,你為什麼要來蒼穹山派?”

洛冰河背書一般,緊張又認真地道:“弟子從小便仰慕仙山上諸位仙師風采,如能拜入門下,學有所成,弟子母親在天之靈亦能欣慰。”

沈清秋知道,這是他來時路上翻來覆去琢磨了無數次的答案。

沈九“哦”了一聲,道:“家中有母親?”

他看似漫不經心地問:“母親怎麼樣?”

洛冰河揚起笑臉,雙眼明亮:“母親是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 (這母親不是洛冰河的親身母親,是養母)

沈九的臉抽了抽,抬手讓他打住。

他上下打量洛冰河一番,道:“的確是最適合修行的年紀。”

沈清秋能從原裝貨臉上看出三個詞。

嫉妒,嫉妒,還是嫉妒。

嫉妒洛冰河有“世界上對他最好的母親”,嫉妒洛冰河的天資,嫉妒洛冰河在最合適的年紀拜入了蒼穹山派。

對一個小孩子滿心嫉妒不平,他確實就是這樣的人。

沈九站起身來,朝洛冰河一步一步走去。

沈清秋下意識擋在他面前,可哪裡擋得住?

洛冰河仰起臉,看著向他走過來的清靜峰峰主,仿佛仰望天神。

誰知,天神目不斜視地側身走過了他,順手將手中那盞茶水,連杯帶蓋澆在了他身上。

茶不是剛泡的,只有七分燙,可洛冰河還是整個人都呆住了。

洛冰河剛剛拜師入門,正滿心歡喜、滿心感激,突然莫名其妙被澆了一頭的茶,

彷彿迎面潑來一桶冷水,摻著冰塊,整顆心都冷了熄了。

他呆呆地跪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

無聲之中,兩顆淚珠滾下眼眶。

這是洛冰河從自己親手安葬了養母後第一次哭,也是他在蒼穹山最後一次哭。(這可不包括他和師尊膩歪的時候XD)

自此以後,他無論受了多大委屈,無論「沈清秋」為了發洩扭曲的情緒如何待他,洛冰河都再也沒像今天這樣肆無忌憚掉過眼淚。

沈清秋蹲在他面前,可袖子舉起便穿透過去,碰都碰不到,抱也抱不了,連想給他擦擦眼淚都辦不到,難受得想死,心疼得要命。

明知洛冰河聽不到,他還是說:“不哭了哈。” (我好喜歡尾巴的"哈")

洛冰河盯著自己的膝蓋,拳頭在腿上慢慢握緊,眼淚越流越凶,滴滴墜在衣襟上。

沈清秋徒勞地擦著他的臉頰,哄道:“師尊再也不打你了。別哭了。”

洛冰河抬起手掌,揉了揉眼睛,將地上的茶杯收拾好,放到一旁,握一握心口那枚玉佩,端正了跪姿。

沈清秋知道他此刻的心理活動。

肯定是自己不懂規矩,哪裡做的不對,惹惱了峰主,這才要給他個教訓。

身為弟子,跪一跪師尊也是應該的。

再見到他這些細微的動作,沈清秋忍不住也面對著他,跪了下去。

伸出手,把洛冰河小小的身體整個緊緊攬在虛無的懷抱裡。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