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東風惡 (簡體書版)東風惡.jpg

作者: 一度君華

評價: 4+‧小推

註解: 古言

主角: 慕容厲‧郭香香

總結: 喜歡與否完全取決於作者的文風。

簡介:

他是在軍中磨練大的燕國巽王,個性霸道無常,

手上血債無數,堪稱活閻王。

她是小城裡豆腐店的女兒,擁有一手好廚藝,

溫柔孝順又賢慧,軟得像隻兔子一樣。

那時香香被土匪所擄,幸好官兵前來剿匪,免她受失身之辱,

可下一刻,他們卻宣布搶到的女人將被充作戰利品!

我們……都是大燕子民啊?

香香正驚恐欲絕,巽王卻命人將她帶到自己帳中,

她還以為終於得救,卻直接被慕容厲壓倒……

王爺說要留下她,她豈敢不從?為了家人安康,香香被迫成為侍妾。

外人看她似一步登天,她卻希望只知索取並不交心的丈夫不要回房。

粗魯的慕容厲不夠細心不懂溫柔,覺得只要不餓著她便是對她好,

可香香在王府後院活得戰戰兢兢,每天催眠自己只是個物品。

要這樣過一生嗎?

但她一個小女子,如何能反抗手握至高軍權的皇子巽王爺?

東風惡,歡情薄。這一路,是否都是錯,錯,錯……

當最狠戾的戰神王爺慕容厲,遇見最溫婉的豆腐西施香香,

亂世之中的糾纏,被改變的命運,不只是他們其中一個人的……

 

分享:

說真的我到現在也沒搞懂,為什麼我收了這位作者三套書@@,剛收到書的時候我應該是先看了《情人淚,歲月盡頭》,但好像在1/10的時候就棄文了,之後這些書就默默的隱藏在書櫃的邊角裡,直到看了米媽《東風惡》的推文後才又翻出來,翻出來後看了一段後我又悄悄的放到一邊去......直到這兩天又再次挑戰 (其實是因為急著去某個神秘的地方就隨手拿了書XD),看完後的結論有兩個,第一、好不好看完完全全取決於你喜不喜歡作者的文風,第二、簡體書版的印刷真的爛翻天!

 

故事的內容大致上就如簡介所說,但要再補充上慕容厲心中有個白月光及香香與韓續的曖昧之情。針對劇情本身來說,我沒有太大的意見,雖然一個潔身自好長達九年的王爺就這麼強了香香讓我覺得有點莫名,但整體來說算是滿完整的架構,不過我個人不太喜歡看香香與韓續的部分,也覺得慕容厲失蹤的戲碼來個兩次有點多,更想吐槽的是番外中香香自己一個人剛生完孩子沒多久自己跑到下雪的山上去找尋慕容厲,然後她喊一喊慕容厲就出現了......

 

人設部分因為和作者的文風習習相關,所以我就放一起說囉~ 很多人說慕容厲很渣,我倒是覺得還好,因為作者的定義他就是個性格很粗糙的人,而且他其實還滿專情的,他初期對香香的確有點糟,但那是個性所致,我對渣的定義比較傾向於到處當根爛黃瓜那種XD,但慕容厲顯然不是,只能說他少根筋又愛面子,懶的解釋外加霸道,帶兵打仗十多年的他的確不太懂溫柔是甚麼,這樣的人設我還能接受,但問題就出在我對於作者的文風有點無能,作者很喜歡在對白後加上人物心中的小九九與大量的形容詞,而這些讓太太感到無能的機率有點高......我能理解作者是為了突顯人物的性格又或者是調節氣氛,但就如同我說的,這真的是看你對這樣的風格買不買單,喜歡的人會覺得哇喔這人物真的是傲嬌的真可愛、哇喔這對話真的是太有趣了、哇喔這形容真的是太有感了等等~

 

香香怔住,慕容厲向她伸出手,強壓著火氣:自己過來,我已經很生氣了,不要再惹我。你這混帳女人

**

(古言中一直出現老子、他媽的、還很喜歡罵人家混帳等等的用詞實在讓我很出戲)

藍釉大罵:“找你干嘛?讓你娶老子當王妃?王八蛋!老子稀罕你那破王妃啊!老子去陪那四個禽獸,是為了你這個鬼玩意兒?!老子只是為了墨陽城一城百姓!老子義薄雲天你懂不懂?!還敢罵老子!你出去!”(我能理解作者對藍釉這個角色的設計,但我對她這串話還是覺得有點無能)

慕容厲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個該死的東西!

 他沖上去,想要揍她一頓,卻突然將她死死地擁在懷裡。

九年了,不管願不願意,你就不能告訴我一聲你在哪裡?

慕容厲問:“為什麼不再回來了?”

藍釉說:“你再不松手,就要把老子捂死了。到時候你去問閻王老子吧!”

慕容厲忙松開她,她方才說:“我有了個孩子,你看見了。不是你的,但是我喜歡他,我要養他。”

良久,艱難地開口:“是……那次……懷上的?”

慕容厲說:“跟我回去。”

藍釉將孩子拉過來,問:“帶著他?”

藍釉說:“你猶豫了。”慕容厲還沒開口,她撲過來,一口咬在他肩膀上。

她罵:“王八蛋你他媽居然敢猶豫!讓你養老子的孩子,你他媽的敢猶豫!你知不知道多少人願意養他老子還不樂意……”

他說:“我養他。”

此話出口,從今以後,視人己出。至於長大後他是感恩還是報仇,他媽的,都隨他吧。

他伸手去牽孩子,雖然之前心有芥蒂,但是既然承諾了會撫育,以後這就是他的兒子了。

**

媽的,為什麼我的孩子來之前都不帶說一聲的!

吭個氣會死啊!

**

慕容厲直接牽了馬,抱著小萱萱出去遛了一圈。小萱萱到底小,這下子開心了,在馬上好奇地看來看去。

還伸了小手去抓駿馬脖子上的鬃毛。待馬一跑進來,更是開心地直拍小手。

慕容厲瞧著那小樣兒,也是暗罵,媽的這什麼小破孩啊!騎個破馬連娘也不要了

**

香香輕輕伸手,去摸他的臉。慕容厲沉聲道:“再伸手剁你爪子!”

 香香一驚,被燙了一樣縮回手。

慕容厲摟著她的手臂微一用力,將她壓回自己懷裡。你要玩別的也就罷了,老子的臉也是你這混帳東西能亂摸的

**

慕容厲瞪了她一眼,這下子火氣全上來了:“混帳東西,老子讓你在外宅住幾天,什麼沒安排好?少你穿了還是少你吃了?還委屈你了!你居然敢跑!”

    聲音之大,罵得香香腦袋一縮!

    慕容厲一指頭差點戳在香香鼻梁上:“自己女兒你自己不養,指著薜錦屏那混帳東西給你養啊?我看你這耳朵是沒什麼用了,老子說話你當放屁!”

    香香也想起上次的事,眼眶都紅了。

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裡又慢慢蓄起水光,慕容厲一看,想著算了,別真罵哭了。於是說:“再敢亂跑,打斷你的狗腿!”

    慕容厲哼了一聲,又想起來一事,更加火冒三丈:“你他媽還敢自稱寡婦!”媽的真的好想把這混帳東西打死……

 

雖然太太不喜歡這樣的文風,但不能否認的是文筆是挺好的,特別是在一些情緒上的感嘆與人物情感上的文字都還滿有感的,也是這些文字讓太太在感到無能的同時還偶有淡淡的鼻酸~ 對文風能接受的同學應該會覺得滿好看的。

 

慕容厲命人直接將門卸了,進到屋裡,看見抱著孩子渾身發抖的香香。

他一怔,突然發覺這個女人在她身邊,從來沒有過安全感。

 為什麼突然這樣恐懼,她以為自己要做什麼?

 滔天的怒火中,突然有一點淡淡的悲哀。

她從不覺得自己是她可以放心依賴的人,她帶著女兒,如同驚弓之鳥一樣在他身邊生活。

眼看著是溫順了,屈服了,不敢反抗了,但其實從未信任過。

慕容厲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很可憐。晉陽城的每一個地方,每一個人,這房子的一門一窗,從來沒有讓她覺得安全過。

 他可以保家衛國,但是他的女人,像只驚弓之鳥一樣。一星半點聲響,都會讓她覺得恐慌。

 他的安撫沒有用,因為從不曾守諾。這豪庭華宇、錦衣玉食,都不是她所向往的生活。

**

香香說:“請王爺放妾,奴婢願意永留市井,過平凡的生活。”

慕容厲覺得自己應該憤怒,可是他沒有,一種深重的悲哀,就這樣彌漫開來,死死握住他的心髒。

他說:“若本王不答應呢?”

香香說:“王爺是人上之人,若真是不答應,奴婢除了跟您走,又哪裡還有其他選擇呢?”從一開始到現在,我幾時又有過其他選擇呢?

慕容厲覺得奇怪,原來胸膛左邊的位置,一直跳動的地方,真的會痛。

他說:“你怨我?”怨我沒有看到你的家書?怨我棄你不顧?怨我讓你們母子分離?怨我讓你出府?怨我讓你流落深山,獨自面對鐵木吉……

他媽的,這女人居然有那麼多的理由,可以怨我!!

 “不。”香香輕聲說,“王爺乃大勇大義之人,男兒生當如是,香香從未責怪。只是,王爺身邊的日子,從來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慕容厲真想暴跳如雷,真想高聲怒吼。

可是他發現自己做不到,握緊手,想要用力拍到桌上,最後只是慢慢握住桌角。

生平第一次,只覺得無力的悲涼。

呵,她是不怨不恨,她只是想要離開我。

**

舒太後也發現,這個女孩身著王妃的禮服,已經變得這樣落落大方。

也許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沒有哪一種生活會主動適應人心。

 她逃不離這個圈子,於是主動地融入。舒太後突然有些喜歡她,最強韌的蒲草啊,永遠知道怎樣是對自己最好的

 人這一生,愁苦也是一輩子,喜悅也是一輩子。幾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若非要糾結事事如意,它也能讓你糾結一輩子

 慕容厲陪著兩個女人一直坐到午後,香香起身告辭,他才一並離開。

舒太後將兩個人送到門口,見慕容厲牽著香香的手,兩個人輕聲說著什麼,慕容厲微微矮身去聽。

 在深宮裡耗盡了一生的女人輕撫自己鬢邊花白的頭發,突然模糊了雙眼

**

燕子回時,願別來無恙。

可惜歲月易傷,豈能無恙?那一年的韓續和香香,早已流散。

當然會有遺撼,當然會有人懷念錯過的歧路風光。

可人的一生,並不是每段感情都必須怎樣。

秋日累累的果與春日零凋的花,都不枉活過一場。

智者會略過遺撼的篇章,留下那些單純而細微的美好,供人一生銘記、念想。

感謝曾逢你,於最絢爛的韶光。

 

最後我要抱怨一下這本簡體書版的品質! 缺字與缺句的狀況有點多......

pt2018_02_11_22_37_52.jpg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