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骨裡香

作者: dubedu

評價: 4+‧小推 (有點猶豫是不是給大推)

註解: 耽美‧小攻是盲人‧正文是小攻第一人稱視角‧29萬字

工口:  ★☆☆

主角: 費勁‧詹遠帆

總結: 餘韻頗強的作品,不過作者的口氣需要適應一下。

簡介:

現代年上,竹馬竹馬,暗戀成真;沉穩霸道攻Ⅹ天才毒舌耿直受

知人知面不知心,知心不需知面

 

分享:

費勁出生就是個盲人,父親因為不願意負擔這樣的責任而逃離,沒有學歷與背景的母親為了養活兒子做了很多工作,可是賺來的錢還是很微薄,為了有更好的經濟來源,也或者是需要一個依靠,母親有了情人,但這也導致奶奶家將母親與費勁趕出家門。十來歲的費勁是個很叛逆的孩子,當他意識到他從來就沒有看過這個世界的時候,他無可抑制的憤怒,他怨恨父母為什麼把他生成了個瞎子,他對父親毫無印象,而母親則成為了他怨恨的出口,他傷害母親也傷害自己,他並不想活著,然而新民哥的出現像是彌補了費勁的某種缺憾,新民哥的溫柔與陪伴緩和了費勁的憤世嫉俗,引導費勁成為一個有所長的盲人,但同時費勁對新民哥的依賴開始變質,可是新民哥是個有女朋友的直男,費勁不願意冒著失去新民哥的風險所以選擇埋葬這份"初戀",即使費勁認為自己並不是純gay,但在新民哥之後他愛上的依然是個男人,遺憾的是這個男人不可能給費勁一個未來,費勁眼盲心不盲,但感情不由己,所以費勁在這段關係裡有點患得患失,迷戀與理性互相拉扯,當兩人真的畫下句點的時候他難過但也不那麼難過,早就知道的結局,不是嗎? 在這段關係裡原本只是個配角的詹遠帆卻開始頻繁的出現在他的生活裡,這個在大家眼裡尖嘴猴腮又小氣的男人並不討喜,他總是挑戰著費勁的耐心與極限,可確也是這樣一個不討喜的男人讓費勁接觸到了他一直以來所逃避但又極其嚮往的世界,詹遠帆的溫柔與付出掩藏在大家看不到的細節裡,可是盲人費勁看到了,同時也看到了詹遠帆的委屈不平與渴望被家人認同與愛的渴望。

 

如果對第一人稱接受度不高的讀者棄文率應該會偏高,太太剛開始看的時候也不怎麼進入狀況,開篇主要是在費勁的成長過程與以及與男配的糾葛中度過,步調緩慢但卻也是必要的鋪陳,故事一直到費勁開始與詹遠帆有比較多的互動時才真正的吸引到太太的目光,這段過程也是這個故事裡最精采的部分,兩個人各自有各自的問題,費勁的問題在於他為了想讓母親與新民哥安心,所以他的生活非常規律,家裡與按摩院兩點一線,畢竟在熟悉的環境裡能避免掉可能的危險,也避免掉身為盲人在外面世界可能遭遇到的"眼光",他在同事與客戶的眼裡是一個溫和好脾氣的人,但這只是因為他不想惹麻煩而讓親人擔心,所以溫和有禮成為了他的面具,可實際上他算是個有"心機"的人吧,他知道該怎麼說該怎麼做能達到目的,即使必須說謊也是可接受的,我想殘疾讓他保有某種純真但也教會了他心眼,看似矛盾但其實完全能理解。

 

詹遠帆這個角色還挺妙的,完全不屬於小受界的主流,登場時就被定義為"尖嘴猴腮"的外貌,雖然我們不該以貌取人但尖嘴猴腮實在是很沒有小受的吸引力啊! 如果費勁不是盲人,詹遠帆大概是不會有機會上位的吧@@...... 詹遠帆是所謂的"超生子",上有兩個姊姊,家裡環境並不好還要養三個孩子,照理說唯一的兒子應該被當成寶,可是詹遠帆卻被當成草,彷彿他出生的真正目的只是為了"傳宗接代";為了照顧家裡他失去了上大學的資格,從小就是跟著父母撿垃圾回收,穿的是姐姐不要的衣服或是別人丟棄的舊衣,回收場的氣味像是一個甩不掉的標記,他靠著回收發跡,即使算是事業有成但多數人對這樣的工作認同度也不高,覺得上不了檯面,他認真的擴展自己的生意、應付著想靠他討口飯吃的親戚,巴結討好事業上的"貴人",他不喜歡這樣的生活、他覺得自己不停的付出卻沒有人懂得感激,每個人都在算計他,他渴望有人愛他,他自卑又自怨,種種不滿的情緒讓他變成一個不討喜的人。我總覺得詹遠帆這個角色是社會上很多人的縮影,我們認為自己付出許多,可是別人卻不懂的感激,可是別人就真的都沒有給予回饋嗎? 還是我們陷入了一種自怨自艾的情緒所以出現了盲點? 當然詹遠帆的確是委屈的,他做出了很多犧牲才換來一家人安定的生活,可是沒有人是能自己一個從無到有的長大的,只是在過程中人性的自私讓我們在面臨選擇的時候往往會偏向自己有利的部分,所以會有矛盾、會有不平、會有一種被利用、被犧牲的感受,我覺得這有點難解,溝通很重要但卻不是真的能落實在人際關係中,請、謝謝、對不起,三個很頻繁出現在社交場合的用語卻可能不會頻繁的出現在家庭關係中?!  我想詹遠帆的角色是很值得去深思的吧,我們都想被愛,也需要被愛。

 

好像有點離題XD,兩個人的互動很好看,故事中有句話很貼切的形容了兩個人的關係: “跟我在一起,他是快樂的。而跟他在一起,我快樂無比”,當然在達成這個結果之前兩人也是經歷了一段謀合的時間,詹遠帆看似小氣又彆拗,但誰能說他面對費勁的時候不細心不溫柔? 他帶著費勁走出兩點一線的生活,吃小吃、逛街散步,費勁沒有看過這世界,他不知道顏色是甚麼、不知道小貓小狗的模樣,詹遠帆口拙但還是試著說出天空的顏色,他讓費勁用雙手摸著這個世界,從湖裡的魚、農場裡的家禽家畜、母雞剛生出來的蛋、不同城市的空氣與溫度,對正常人來說再平凡不過的事情卻是費勁從不曾接觸過的,他"看"到了這個世界也看到了詹遠帆彆拗的性格下令人動心的溫柔,在詹遠帆面前,費勁不再是那個戴著面具小心翼翼避免麻煩的盲人費勁,他體會到久違的、安全的自由,這過程寫的非常棒,若是單就這段太太給大推等級!!!  親情的部分占比不低,雙方親人都有些不討喜的地方但是卻很真實,這部分發揮的不錯。

 

我對童年的印像所剩無幾。青少年時,滿腔的怨恨、絕望。那個時候的折騰,我記憶猶新。從那種狀況走出來後,我仿佛變了一個人。懂事了。人家都這麼說我。確實,我懂事了,知道了生活的無奈,也知道,如果妥協,或者隨波逐流,我的日子會比較好過,我老娘的日子會比較舒心。

我好靜,並非因為我本性好靜,而是因為好靜是安全的,妥當的。

跟遠帆在一起不一樣。他總是挑戰我的耐心,而我的內省,在他的跟前趨於崩潰。他一步一步帶著我走出我的世界,進入普通人的生活和領域,而關閉我內心的野獸的牢籠,一根根的被拆除。

我自由了。跟遠帆在一起給我最大的感覺是,我自由了。不是絕對的自由,卻是久違的自由,安全的自由。不會給別人造成傷害,也不會傷害到自己的自由。

 

整體除了第一人稱的寫法需要適應之外,太太覺得劇情可以再精簡一點,正文結束的地方很倉促,但是作者用了一篇非常長的番外來補足,這部分其實有點怪,因為番外是順著正文結束的那個"點"接著寫下去的,我不太懂這個邏輯,通常番外我的認知是兩人之後的生活、重要事件或是補充某角色的視角,總之這個番外加上去後我覺得因為太過"冗長"反而造成一種拖沓感,番外是用第三人視角寫的,我說不出來有沒有必要,就看各位讀者自己的想法啦,我自己的喜好是劇情可以再精簡一點就更好啦~~~。(PS. 書名取得真好!)

 

遠帆的臉很熱,口很拙。這家伙,真是…我有些心疼他了。他想必從小到大就渴望著被人疼愛被人理解被人關懷,得不到,就只能硬挺著,強打起精神照顧一家老小,又過不得想,心裡不平衡,講話自然就越來越難聽。越是這樣,別人越發難以看到他的好,他的堅強和他的軟弱,而他自己,又更加刻意地隱瞞。真是別扭。把心藏得好好的,卻希望別人能耐心體會耐心琢磨耐心呵護;得不到,就更加隱藏。說實話,我很得意。我是個瞎子,卻能夠看到這人的心底。這個人啊,對我而言,是個寶貝。我們倆,是天生地設的一對。

 

下面這段貼文,太太非常喜歡,有點長但還是想跟大家分享!

 

我手上拿著模型飛機,很尷尬,也很興奮,跟著遠帆,就這麼著上了飛機。

在得知要雙飛游北海之後,我很認真地問遠帆飛機是什麼樣子的。事實上,在讀書時我有看過一些書,裡面有許多東西的介紹,其中也包括了飛機,是突起的圖案,我摸過,大約知道其模樣。只是我當時太激動,不知道該跟遠帆說些什麼,只好提了這麼簡單幼稚的一個問題。

遠帆解釋了半天也沒能說清楚,躁了,就跟我說到機場的時候,跟那裡的人說說讓我摸摸去。我爆笑,說以前有瞎子摸像,現在有瞎子摸飛機,不知道結果是不是會一樣?遠帆也笑了,笑得打跌。

初一下午他到我老娘那邊把我接回了家,收拾東西,然後遞給我那架模型飛機,說要坐的那飛機跟這一樣,只是很大很大,可以坐多少多少人。說老實話,我接到飛機那會兒,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從小到大,我還真沒有玩過什麼玩具,遠帆這一舉動,害我感動到沒有辦法。(太太看到這段真的很感動!)

事實上,我從來沒有旅游過。小時候老娘沒有錢帶我出去,長大了,我拼命工作,賺錢,希望能夠減輕老娘的負擔。再說了,一個瞎子,旅什麼游啊?反正看不到,有什麼意義?更何況,獨自旅游會有很多危險,就算我不怕危險,也怕老娘擔心不是?至於跟別人一起旅游?新民哥是沒有空的,楊伯伯和老娘一起出去玩,我是不會做電燈泡的,而其他的人,我不信任。其實店裡有組織出去玩過,韓叔他們都有跟著去,我沒有。不願意麻煩別人,與其惴惴不安,還不如呆在家裡孵蛋。

可是仍然想像過。不同的方言,不同的食物,這些,我是能夠體會到的。只是與獲得相比,付出的代價太大的話,我寧可不要。

但是遠帆不一樣。我信任他。就算會有磕磕絆絆,我想,他總是能把我囫圇帶回來的。

那家伙,默不作聲地安排好一切,是怕我不肯,還是想給我個驚喜?無論是哪種,我都很歡喜。做夢都能笑出來的那種歡喜。

坐飛機確實不大一樣,專門有人送東西吃,有飲料,也有小面包,不怎麼能填飽肚子,可是怎麼著,也不錯啊,比沒有好。遠帆倒是很不耐煩地說,飛機票幾百塊錢一張,送的這些食物,加起來也不過一兩塊錢的,切!

我笑,沒有理會他,興致勃勃地低聲問他一些關於坐飛機要注意的事項。他又是不耐煩,說等會兒空姐會解說的,別瞎問了。我閉嘴,等著,果然快起飛的時候,空姐說了一些注意事項,什麼安全帶啊,氧氣罩啊,弄得我有些毛骨悚然,感情坐飛機,可能會很危險的!

遠帆又開始嘲笑我沒有見識。我老實承認了,虛心接受他的教訓。結果過了一會兒,飛機開始起飛的時候,他低聲告訴我,這,也是他第一次坐飛機。

我沒有笑出聲來,只是握住他的手。他有些緊張,不過還算好吧,沒有發抖。

 

 

 

 

 

 

 

 

 

 

 

 

 

 

 

 

 

 

 

 

 

 

 

 

 

 

 

 

屋裡崽、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riebubu 的頭像
carriebubu

CarrieBuBu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