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狗生

作者: 公子優

評價: 4+‧小推或大推

註解: 耽美‧竹馬‧人販‧飛機技術‧約15萬字

工口:  ★☆☆

主角: 陳東君‧於今清

總結: 上卷非常喜歡,下卷的感覺則有點太複雜了。

簡介:

獻給所有心懷理想的人。

願你日夜飲冰,熱血不涼。

也願光從山河裂縫中照進來。

 

分享:

陳東君長於今清三歲,於今清也是從三歲開始便對陳東君這個家屬院裡的孩子王崇拜的要命,他穿著東君奶奶買的小白裙扮演著陳東君的公主,嚷嚷著要嫁給東君哥哥,於今清一直扮演著陳東君的公主直到他七歲,那年他穿著白色的小裙子被人口販子強行擄走,歷經了四年連狗都不如的人生後他終於被母親尋獲,對於那段人生的恐懼是他心中的陰影,四年後的回歸等待他的也不是原本幸福安樂的生活,父親的離開與再婚、母親癌症末期生命如風中殘燭,唯一能給予他安慰與依靠的是當初把他弄丟的東君哥哥。陳東君在於今清回來後一直扮演著守護者的角色,他是於今清的哥哥、是爸爸、是導師,也是懵懂情愛發芽的對象,但當時的陳東君並不夠成熟,他成長於優渥的環境,自身也足夠優秀,他認為只要他願意他就可以是一個完美的角色,可是這世界有太多的事情其實是他所不能掌握的,他也不如自己所期望的能夠妥善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氣,一場激烈的爭執衝突破壞了他與於今清的現狀,接連而來的是更多他沒有辦法掌握的問題,再後來換來的是兩人七年的分離。

 

上卷採倒敘法,從即將大學畢業的於今清打開一封四年前就收到的快遞信件開始回憶他與陳東君的過往,從被人口販子擄走後的生活、四年後的重見光明又被迫面臨生活中珠多的變化、他對陳東君的依賴與愛慕,人口販子再次的出現、雙方都付出了代價才終於結束的噩夢,這段太太非常喜歡,劇情的起伏與衝撞都處理的恰到好處,看起來非常過癮,不得不說"快遞信"的這個梗非常中太太啊!!!

 

於今清抓住他的手,突然說:“我沒有爸爸了。”

陳東君緊緊回握住他的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回來那天,看見他了,他帶我和媽媽去吃飯。然後接了個電話,就走了。回去之後,我問我媽,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媽媽哭了。我才發現,我們家裡沒有爸爸的東西了。除了,除了……”於今清光腳跑下床,開了燈,打開床頭櫃,他翻開上面壓著的東西,最後露出一個背面朝上的相框,“除了這個。”

那是一張三個人的照片,溫婉美麗的女人穿著連衣裙,男人穿著白襯衫,中間的小孩穿著背帶褲。

“為什麼只有我和四年前一樣,其他的都不一樣了?”

 

下卷從兩人分別七年後的重逢開始,此時的陳東君已經踏上他的理想路,成為079飛機修理中心技術主管,兩人的交集可以說是緣分,當中也有陳東君的爭取,但這一切的前提是於今清一心朝著陳東君的"人生"追尋,這一段太太的感覺有點複雜,兩個人的感情發展雖然不如上卷好看,但還是挺有味道的,只是這一段有非常大量的劇情是以"我們是愛國的,國家是我們的信仰,我們要嚴謹並認真的面對我們的工作,讓國家的航空技術突破等等,連帶的會出現很多的心靈雞湯又或是教條式的對話,以我個人來說我不是很喜歡這樣的發展,我更不能接受的為什麼要讓一個戲份不多但很搶戲的飛行員配角領便當,難道只為了突顯這條道路的艱難與犧牲? 這個部分對我來說真的很扣分。

 

雖然上卷與下卷的故事發展看來天差地別,但銜接上並不突兀,甚至可以說處理的相當不錯,只是下卷真的不是太太的菜,這也導致了我很難評論到底是小推還是大推,上卷沒話說絕對是大推,但下卷著實讓我產生了諸多猶豫,喜歡作者的文筆但真的不喜歡一直圍繞在愛國情懷的氛圍,大家還是自己決定看不看好了,我說不出個所以然啊@@。

 

於今清紅著臉,頭微微向後躲了躲,左顧右盼,操場上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樹葉婆娑,輕輕風聲,塑膠跑道在灼灼夏日下發出一點橡膠的氣味。

他悄悄握住陳東君放在雙杠上的右手。

他的左側,還有陳東君。

他甚至恍惚覺得,那一天就是永遠。

後來於今清才想明白為什麼他哥沒有唱完那首歌。

後來的後來,他也會坐在大學的操場雙杠上,哼起《晴天》。

“從前從前 有個人愛你很久

但偏偏 風漸漸

把距離吹得好遠

好不容易 又能再多愛一天

但故事的最後

你好像還是說了 拜拜”

那時候,十九歲的於今清坐在雙杠上,取下只單邊塞在左耳上的耳機,轉過頭看著空無一人的身側,輕聲說:“你好像還是說了拜拜啊,哥。”

**

我從來不問你為什麼喜歡我,就像我不問你為什麼是我哥。

於今清的人生裡從來沒有一個問題叫作“陳東君喜歡我什麼”,他從會走路起就跟著這個人,那份感情走到現在已經超過了崇拜,親情,愛情,混雜了羡慕,性欲甚至偏執。如果他沒有再見到陳東君,他可能會變成一個想著十七歲的陳東君一直自慰到七十歲的糟老頭 (直白簡單的寫法,卻如此的強而有力! )

於今清過去人生裡沒有“男朋友”或“戀人”這種認知,他只有陳東君。

**

於今清抽完了那支煙,轉過頭去看陳東君,“哥,這些,就是我想像中的,你的人生。”

從市一中的高中生,到一個學機械的大學生,再進入航空領域。我拼命去過這樣的人生。

“清清。”陳東君接過於今清手上的煙蒂,“你想過你的人生嗎。”

“陳東君。”於今清看著遠方,“你不要問我想要的生活,也不要試圖為我做任何決定。我一個人走了那麼多年,我不會搞不懂我要去哪裡。”

我總是在走你可能會走的路,去有你的地方。”

就算一切皆成泡影,我們也終將去往同一個目的地,那是任何一種人生的盡頭(就是這樣的文筆讓我即使不喜歡愛國情懷的劇情卻依然能把整篇文看完!)

**

“請問你們研發與製造的時候,有想過自己製造的是殺人武器嗎。”

艦長與政委幾個領導都皺了皺眉。

記者微笑說:“我並無惡意,我只是想瞭解技術人員的心路。”

於今清扯出一個笑,手指緊緊捏著話筒,“任何一個受過教育的人都應該知道,殺人的是人,不是武器。”

記者面色一變。

“我並無惡意,只是想知道,您可以平安在這裡提問的保障是什麼。”於今清面無表情地說。

記者說:“當然是民主,自由,與平等。” (這真的很沒有說服力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riebubu 的頭像
carriebubu

CarrieBuBu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