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你是長夜,也是燈火

作者: 歲惟

評價: 4 ‧ 普普

註解: BG現言‧豪門‧大學生vs有錢渣男‧約19萬字

工口: ☆☆☆ (有一點點點渣)

主角: 楊謙南 ‧ 溫凜

總結: 不上不下,寫不出這類故事該有的味道。

簡介:

「普濟寺有一天突然號稱要修繕,閉寺一日。那是因為那天他媽媽要去敬香。」

「他身份證上姓葉,護照上姓梁,每個證件名字都不一樣。」

「她去他朋友的場子找他,拿著地址,硬說那條路就是沒有1599號。楊謙南把煙頭磕滅,披外套去找她。

朋友問是誰面子這麼大,還要你親自接。他勾勾嘴角,說:一瞎子。」

 

後來有一天她生日,他問她要什麼禮物。她說你陪我去普濟寺拜佛吧。

她喜歡他身陷茫茫人海,人頭攢動,煙熏火燎,菩薩低眉頌,紅塵萬戶侯。他下意識地回眸,頻頻找她。

她忽然鼻子一酸。

 

分享:

    家境中下的溫凜是R大新傳系的學生,二十歲那年在校園偶遇來唸MBA的豪門渣男楊謙南,一眼誤終生。她主動 + 或許是緣份使然,總之一個感情經歷單純的大學生就和一個在萬花叢中打滾過的渣男在一起了。

 

    故事背景對我是有吸引力的,否則我也不會找來看啦,不過這類的故事主題還真的是挺考驗作者的功力,那......我覺得作者可以繼續努力@@。來聊聊太太對這篇文的幾個看法吧,首先故事的大背景是OK的,想想二十歲的女大生vs二十八歲的豪門痞子男,我個人是挺喜歡這樣的設定,故事從溫凜二十歲開始一直進行到大約二十七歲左右,講述的是這兩個人七年間的糾纏與溫凜個人事業上的發展,這種故事的曖昧期通常特別有味道,可是太太覺得整體表現實在是有點無味,而這無味我想某部分應該跟人設不夠立體有關係。溫凜這個角色看起來應該是勤儉的大學生,但是打工這件事情好像只是開場的設定,而關於溫凜的家境其實也沒有說的很清楚,需要靠打工跟獎學金生活,但在首次跟楊謙南進入社交圈的時候也不顯寒酸,幾段她和家裡的對話我其實也沒看懂想表達什麼,後續作者的寫法讓溫凜變成是: 我雖然對你一見鍾情,但我的確也是想攀著這個高枝從中獲得一些好處,所以溫凜透過楊謙南進了富二代的圈子,她一邊覺得只要楊謙南的艷史不要讓她看到,她就可以容忍,另一方面她又很排斥在那個圈子裡自己彷彿是被包養的形象 (特別是當楊謙南讓她做一些事情的時候),然後這段兩年的感情好像讓溫凜歷經滄桑,老實說我覺得挺矛盾的,她一邊想得到什麼 (這些得到包括因為有人脈還沒畢業就開了公司,楊謙南會送她高價的禮物,買的起三室的房子,開得起餐廳等等),又一邊覺得對方不可以這樣污辱她,因為她是愛他的,愛到我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然後又因為無意間得知對方並不想娶她而決定放棄這段感情,這樣的劇情不是不能成立,但溫凜的心情轉換處理的非常薄弱,很難透過文字去理解這樣的愛從何而生? 就算一開始可能因為對方的種種條件而著迷,但相處的過程中除了老是看到楊謙南在撩妹之外,我不太能懂到底愛從哪裡來? 而且有一點我還覺得很奇怪的是,為什麼要讓溫凜的設定是挺會打麻將的,然後因為打麻將而融入富二代的圈子,然後楊謙南還說這可以讓她賺點錢,之後兩人在一起後,溫凜還會玩賭博的app,我不太懂這樣的設定是為什麼,反而在本來就很薄弱的人設上更添顯出一種矛盾感,背景單純的大學生會打牌然後透過打牌賺零用錢特別是有時候楊謙南不在場溫凜也會參與牌局???

 

    而楊謙南這個角色就更奇怪了,他的身分證上生日日期和實際生日不一樣,而且身份證上的姓還不是楊,作者也沒解釋為什麼,楊謙南與母親之間的拉扯也說的不清不楚,楊謙南開場的時候還會跑去電影院睡覺,喜歡公共場合但又不喜歡說話,給了這樣的設定但卻沒說為什麼,這個角色除了被說的是個渣 + 動不動就在妳耳邊低身撩妹之外,真的非常非常空虛,最讓我感到尷尬的是兩人分開後重逢的部分,什麼也沒說清楚就滾床單,一滾再滾,這點我真的很無能,然後又硬要在本來就很空虛的劇情裡塞上一些楊謙南的確是愛溫凜的證據。 (PS. 太太覺得楊謙南的渣不在於他流連於花叢,他的渣在於他把冰塊塞進溫凜的下體,還是初夜的時候,還有一次是讓她跪在石頭地上做愛,膝蓋都磨破了...... 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很渣 = =")。

 

    還有一點我覺得處理的不是很好的部分就是整體的口氣融合感,既想突顯主題的"現實感"又想突顯愛情的"文藝感",結果兩者都不討好。說到這,這故事有一點像是回憶錄的寫法,開篇就是2009秋 + 很多年後她這樣向人形容他們的相遇,之後的故事也是依照20XX年的時間軸進行,同樣反覆的出現類似"後來"與"若干年後"這樣的文字,如果角色的"滄桑感"足夠強烈,那麼回憶錄是很好看的,但當角色過於空泛的時候,又或者文字的魅力不夠到位時,大概就有點像是在看女大學生日記的感覺了吧@@。總結: 在主角人設與心理層面過於空泛的寫法下,實在很難讓人對主角與兩人的感情產生共鳴。

 

溫凜一側頭,與他四目相對,眼眶不住地泛紅。

楊謙南漫不經心地笑:「怎麼啦?」

她有很多話想對他說。

可是那些話,都沒有什麼意義。

她其實只有一句話想問。她想問問為什麼,楊謙南,你為什麼就不能像我愛你一樣,也全心全意地、心無旁騖地愛著我呢?

明明愛一個人的眼神,你比任何人都真。(這段文字單看很有味道,可是放入整篇文裡就失了顏色)

**

你必須得承認,這個世界上,有些人就是命好到,連愛都不太需要。

可是溫凜卻覺得,這怪不了楊謙南。(why?)

在愛她這件事上,他或許已經盡了最大努力。

只是他的方式看起來,總是不太尋常。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