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神祈與夜願

作者: 反派二姐

評價: 4+‧小推up(up是給我喜歡的安息)

註解: 末世架空‧蒸氣朋克‧竹馬養成‧約36萬字

工口: ★☆☆

主角: 晝司‧夜願

總結: 故事設定是好看的,但看著看著總會走神。

簡介:

全面輻射的百年之後。

虛摩提譯為伊甸園,是地表文明全線崩塌時崛起的諾亞方舟,是廢土大地掙扎嚮往的海上新世界。在這個金字塔尖所站立的十大家族,被稱為新世界的創世神。

夜願本只是一名僕從的小孩,但因為得以從小伴在神子腳邊長大,由神子親手教導,最後長大成為最瞭解神子的左右手,成為了最衷心而得力的走狗。

夜願本來不叫夜願,但他是主人的許願池,能洞察他所有的喜好厭惡,能為他達成一切秘而不宣的願望,直到自己都拋棄了原本的姓名。

而夜願本人只有一個願望,卻此生都難以實現。

他想要擁有他的主人,可他只是一隻狗。

 

分享:

夜願從小就跟著父親在李奧尼斯家族中當僕役,小小的他並不知道李奧尼斯家的大少爺 ─ 晝司常常偷偷的關注著他,夜願的父親在他八歲那年過世,照規矩他是要被驅逐的,但是晝司開了口並將他收為貼身侍從,晝司手把手的教導夜願一切知識,對夜願來說,主人是他的一切,而在外人眼裡,夜願不過就是一條神之走狗,不管外界怎麼說怎麼看,夜願始終一心一意的守候在主人身邊,完成主人交代的每一個任務,甚至是當主人在青春期對性愛產生興趣時,夜願也心甘情願的貢獻出自己的身體,然而隨著兩人年紀的成長,晝司成為了李奧尼斯的當家人,夜願相對的在身分與權力上也提升到了不同的等級,也是從這時候開始,晝司停止了兩人之間在性事上的親密關係,夜願明白晝司身為全虛摩提最有權勢家族的繼承人,在利益的天平上,晝司早晚會進行聯姻以獲得更多的支持,身邊也不會再有夜願的位置,夜願就一直處在我想永遠陪著你可是我又感到痛苦的循環裡,在兩人的關係還理不清的時候,更嚴重的事情發生了,本該高高在上的神之子晝司在被人設計的狀況下與夜願流落到底層世界,晝司在前往奪回家產與權力的路上見識到了一個全然陌生的世界,人們吃不飽也穿不暖,各種惡習與賤踏人命的情況不停的上演,晝司深受衝擊且完全顛覆了他原本的信念,他想他要做些什麼去改善這個世界。

 

《廢土與安息》是一部,《神祈與夜願》是二部,基本上一部可以當作獨力的故事,但二部我則建議先看過一部再看會比較好,因為一部中的主CP與配角群們會在二部出現,而且占的比例還不小,兩者連著看會比較清楚。網路上還滿多評論說二部沒有一部好看,這點......太太也這麼覺得@@...... 那就來聊聊太太對這篇文的想法吧~

 

人設是這篇文滿重要的一個點,貴族主人晝司 vs 忠犬僕人夜願,兩人年齡差是三歲,算是竹馬養成系吧,這樣的人設挺帶感的,但是太太總覺得夜願的角色處理的有點奇怪。夜願是晝司非常重要的左右手,只要晝司許願,夜願就一定會完成任務,這樣的角色照理說應該很厲害,可是一路看下來只覺得這個角色很容易陷入自己對主人的情感糾結中,像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小可憐,他厲害的地方我是真的沒有感覺到,然後偏偏一部的主角安息在二部也有相當比例的戲分,相較之下安息幾乎是完勝,會製藥、會修理設備、可愛賣萌第一名,反觀夜願,感覺作者想要塑造一個對外很厲害對主人就很嚶嚶嚶的角色,嚶嚶嚶我是看出來了,但就是很違和@@,當然我也理解故事中想要表達的是讓原本依靠名聲、權力,利益至上的人在失去這些條件後的自我反省與成長,這部分我認同,特別是晝司的部分處理的很不錯,但夜願的部分就有點ooxx了。

 

劇情本身是OK的,爭權奪利加復仇歸位的戲碼,同時還有一部就出現過的醫生與高級變異人的部分,但是,劇情中放入了很多我不知道該稱為"理論性"還是碎碎唸的東西,譬如勾心鬥角的劇本、建築構造與能源概念,還有醫生研究變異人病毒解藥的過程等等,這讓我在閱讀中少了一種痛快感,我猶記得當初看一部的時候節奏明快,看完後覺得真是精采,但二部給我的感覺是好像很精彩了但突然又開始有點乏味,大概只能說是我本身不喜歡這些科技感的東西吧。

 

本篇太太比較喜歡的部分除了安息這個老朋友之外,再來一樣是來自一部的老朋友 ─ 高級變異人,小夥伴們一起冒險的劇情比勾心鬥角好看多了,可惜這部分的占比不夠多,最後醫生的番外有加到分。

 

“安息,”夜願走過來幾步——他蹲得太久,腿又痛又麻,卻不敢離得太近,臉仍置於黑暗之中,輕聲問:“你願意和我說幾句話嗎?”

安息一咕嚕爬起來,隨即意識到自己表現得太過急切了,又徒勞地假意猶豫了兩秒,才點頭道:“嗯。”

晝司沒有抬頭去看,專心對付著手裡的罐頭。

兩人稍微走遠了一點,晝司忽然小聲問:“他們說什麼?”

米奧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不想知道嗎?”

“我什麼時候說了,快點。”晝司由嘴角不動聲色地說。

米奧一臉嫌麻煩的表情,聲音平板道:“他在道歉,blahblahblah……”

晝司猛地抬頭,小聲道:“blahblah是什麼?你好好翻譯。”

“你在命令我嗎?”米奧翻了個白眼,但還是說:“說什麼不該用物質衡量一切,也不該不信任他,還有什麼傲慢和自以為是……說的什麼我聽不懂,你自己過去聽好不好。”

晝司偷偷多看了一眼——夜願明明應該比那少年大上幾歲,如今卻也是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跟小時候的德行一模一樣。

有時候他覺得夜願已經長大到了他陌生的地步,在這些時候,那個從書櫃上摔下來的小金毛又重疊在他的身上。

“哦,現在他說,雖然考慮不周,但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想要置我們於危險之中。”米奧比劃了一下自己的安息,“我們。”

“然後蠢羊說‘我相信你’。”米奧做出一個有點無奈又有些寵溺的表情,碎念道:“什麼呀,這樣就相信了,難怪總是被騙,真不讓人省心……”

晝司幾不可聞地笑了一下,米奧還在做傳譯機:“然後狡詐的金毛說,我可以抱抱你嗎……等下,不可以!”

最後三個字是他大聲喊出來的,夜願和安息都被他嚇了一跳,夜願收回手來,老實地“哦”了一聲,還真的就不抱了。

晝司不悅道:“你凶什麼?”

安息“嗚嗚”地抽著肩膀,張開雙臂把夜願連胳膊一起環在懷裡。

“好了好了,”米奧見狀坐不住了,“哭夠了就過來說。”

四人重新坐到火堆邊,晝司從頭到尾也沒有多說什麼,但夜願感覺得到——火光的溫暖照亮了他的皮膚,徹骨的寒冷似乎終於要褪去了。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