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真香

作者: 煙貓與酒

評價: 4+‧小推

註解: 現言‧直掰彎‧偽父子年上‧約18萬字

工口: ★☆☆ (-0.5)

主角: 陳庭森‧陳獵雪

總結: 感覺挺複雜的,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

簡介:

“你活著,用的是我兒子的心臟。”

陳獵雪第一次見到陳庭森,在棄嬰救助站;第二次見到陳庭森,在接受心臟移植手術的手術臺上。

 

分享:

陳獵雪是個棄嬰,還是個有先天性心臟疾病的棄嬰,五歲時是他第一次見到陳庭森夫妻,那時陳庭森的妻子懷有身孕,夫妻倆人想資助孤兒好幫肚裡的孩子積點福報,這一選就選上了當時笑嘻嘻的陳獵雪。第二次再見面時,陳獵雪已經十二歲了,但從前那對感情和睦的夫妻已經消失了,只因他們的獨子因為意外身亡,陳庭森選擇將兒子的心臟移植給陳獵雪並且正式領養陳獵雪,他的妻子無法承受喪子之痛,更無法接受陳庭森的決定,所以在那一年,陳庭森失去了獨子,失去了妻子,得到了一個裝著他兒子心臟的養子。

 

這文給我的感覺有點複雜,從劇情、人設到作者的文筆,每一個要素都挺有水準,特別是偏現實向又帶有壓抑氛圍的口吻一直是太太喜歡的,可是整體看完又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故事大概可以分成兩個部份,一個是陳獵雪與養父陳庭森之間的關係,另一個是陳獵雪與好友縱康和宋琪之間的狗血戲碼,先說說前者吧 ~ 從多數人的觀點來看,陳獵雪是幸運的,一個有心臟疾病的孤兒接受了心臟移植還有了個家,優渥的生活條件與得以延續的生命,這是救助站裡多少小孩子所渴望的,可是只有陳獵雪明白,對養父來說,他只是一個盛裝著對方兒子心臟的器具,陳獵雪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顆心臟,這部份還滿虐的,以情緒面來說是好看的,但是太太不太能理解為什麼陳獵雪會愛上陳庭森,特別是陳庭森在很多時候對陳獵雪是非常冷淡的,沒有外人的時候只能叫叔叔,三不五時還要關了燈貼在陳獵雪的胸口聽心跳,觀念不接受體罰可是生氣時還是打了對方的屁股等等,反觀陳庭森的矛盾與掙扎似乎就比較容易理解,不過"直掰彎"的過程(心理視角)一樣也是少了點什麼的感覺。

 

至於陳獵雪與縱康和宋琪的部份,大概是全篇最狗血但也最具衝擊力的劇情了,詳細劇情太太不劇透,只能說命運弄人、身不由己、一念之間、悔不當初等等的情緒都在這個段落發揮的淋漓盡致啊......另外,這個劇情還衍生出另一篇姐妹文《大小姐》,以時間軸來說,建議先看《真香》再看《大小姐》。

 

他有些悲憫地看著江怡抽搐的肩頭,心想,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的親生母親見了我,會不會哭成這樣。

她知道自己兒子的胸腔裡,已經換了別人的心臟麼?

她會流淚麼?為她兒子被剜掉的心臟,為她的兒子最需要而她不見蹤影的時候,受得每一刀罪。

關崇動容地看著這一幕,他輕撫妻子瘦削的肩骨,突然問陳獵雪:“手術的時候,疼麼?”

陳獵雪愣愣地看他,他想說疼啊,怎麼不疼,那可是我的心。

然而他只是嫺熟地笑笑,輕快道:“不疼。打麻藥了。”

 


 

書名: 大小姐

作者: 煙貓與酒

評價: 4+‧小推

註解: 現言‧直掰彎‧年上‧少部份校園背景‧約31萬字

工口: ☆☆☆ (只有一點渣)

主角: 宋琪‧江堯

總結: 感覺挺複雜的,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

簡介:

八年前的宋琪活得稀巴爛,翹課打架無法無天,一次意外,失手害死了好友縱康。

八年後,一個名叫江堯的暴脾氣青年冷不丁出現在他眼前,帶著張與縱康三分像的臉,和一條碰瓷的傻狗。

 

分享:

江堯是美院大二的學生,家境優渥但卻家庭不睦,從他有印象開始父母關係就不好,在外人面前裝成模範夫妻,回到家後是母親的漫罵與父親的拳腳相向,後來母親死於腦中血塊,江堯的脾氣也炸了,他無法原諒父親這個殺人兇手,也恨父親對婚姻的不忠,連帶的他也恨哥哥對於這一切的無動於衷。某天他為了發洩情緒在路上飆車,因為要閃一隻二哈而把車給撞壞了,撞壞就只好修,找到了最近的修車廠後發現老闆是個好身材的大帥哥,倆人你來我往間江堯心動了,但心動的同時他也發現這老闆身上的故事還真複雜。

 

這篇是《真香》的姐妹文,時間軸大概是《真香》的七年後左右,宋琪在當年出事後選擇退學去學修車,之後開了修車廠只為實現故人的願望,同時他也將在救助站已到獨立生活年紀的少年們接來修車廠學個一技之長並有個遮風擋雨的家,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贖罪"。

 

故事採雙視角進行,節奏有點慢,前半段還滿多日常類的劇情,有些挺好笑,但有些也挺無聊,老實說我一直處在一種要棄不棄的感覺裡,感覺對不上作者的步調,這狀況一直到江堯與宋琪的關係開始明顯往前進展後才開始改善。私心覺得江堯的部份有些劇情可以適當刪減,特別是學校部分,感覺沒什麼重點,脾氣與家庭關係似乎也只有頭而沒有尾,這角色我真說不上喜不喜歡,他的脾氣太容易炸了,有趣的是作者一直強調江堯的笑點很低,當然這兩種脾氣並存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江堯與家人的部份始終是我哽在喉嚨裡的刺,這根刺也是江堯壞脾氣的原因,刺沒解決就老卡在那,不痛快;相較之下宋琪的部分因為是從《真香》開始一直延續到《大小姐》,所以角色的完整度比較好,也比較清楚,而且修車廠的小工們都挺有戲 (比江堯校園部份好看多了 = =),只是最後宋琪的心理轉折算不算勉強就看個人的理解了。

 

 

陳獵雪擴了擴胸,語調很輕鬆地繼續說:“江堯,站在一定高度上去評判某件事兒很容易, 可針紮不到自己身上真的猜不到有多疼。這話挺俗的,但俗話就有俗話的道理。”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