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和春與景明

作者: 豆莢張

評價: 4+‧小推

註解: 現言‧竹馬‧先校園後社會‧破鏡重圓‧約31萬字

工口: ★☆☆

主角: 和春‧曲景明

總結: 老實說這篇文的喜好度真的是起起伏伏。

簡介:

二百五腦殘攻X微病嬌深沉受,倒楣蛋竹馬組戀愛故事。

現實向,劇情流,市井生活,並不炫酷,戀愛部分傻白甜。

 

分享:

曲景明六歲以前的生活不太安定,他有爸爸,可這個爸爸只是極少數會出現在電話筒那端的聲音,景明知道他是不被父親期待的孩子,更或者,他也不是媽媽所期望的孩子,因為這個孩子沒能讓媽媽成功嫁進曲家,反而變成了個拖油瓶,媽媽常常將景明寄養在別人家,而六歲的這年,景明知道,這次不再只是寄養,他的媽媽要嫁去國外開啟第二春,而景明不在這個計畫裡,就這樣,景明被媽媽交給了她讀書時的閨蜜 ─ 和容,在和家生活的這幾年大概是景明最接近幸福的時刻吧,他的原生環境養成他敏感冷淡的性格,他總是靜靜的察言觀色以避免成為大人眼中不乖的孩子,這樣的他是孤獨的,可是他名義上的"小舅舅",其實也才大他兩歲的和春,豐富了景明的生活,兩人的感情在打打鬧鬧中不停的升溫,然而這樣的感情發展到一個程度後是不被和家所接受的,註定的分離與破碎的承諾,當時十六歲的他再出現時已是十二年後。

 

這故事的時間線還滿長的,從景明六歲,小學、初中到高中,高中時期因為一些變故出國讀書,再回來時已經是二十七八歲左右,前面30%非常好看,文字的渲染力很棒,一個從小就生活在不穩定環境中的孩子,時時刻刻都覺得自己的媽媽不要他了的孩子,一個睜著眼即使心中揣測不安也只能默默觀察周圍的孩子,六歲的景明真的讓人非常心疼,而和春呢就是個在父母寵愛中成長的霸氣小子,他的成長背景不算完美,因為他的媽媽是後來成功上位的小三,但至少他的成長環境中是有愛的,然而他的家庭卻在一夕之間破碎了,父母的意外身亡讓他只能跟著同父異母且大他二十多歲的姐姐及父親的前妻一起生活,兩個個性迥異的孩子卻完美的成為了彼此心中最信賴的支柱,這階段是真的很不錯,可是因為時間線拖的太長,看著看著就失了些味道,特別是3X%到6X%這個階段真的有點拖沓,直到劇情進行到和春與景明的事情東窗事發才開始激起了高潮的火花,但這個高潮有點短啊,分離之後的劇情進展的比較快,交待了兩個人在這12年分離時光的各自發展,我不知道是我看太快忽略了還是真的沒解釋到底當年為什麼曲景明選擇出國並且斷了與和春的聯繫,只知道應該是和容與景明的父親一起安排的,但是為什麼景明不聯繫和春呢? 這段兩人分離的戲碼是有感情的但說真的在細節上的處理總覺少了點什麼,再之後景明回國求復合的發展我個人也是偏無感,而且這時候還要回去扯二十年前的陳年舊案,我自己是覺得這個伏筆沒有帶來什麼特別的效果。

 

配角的部分,和容在前半段的戲分占比很高,而且和容與景明的媽媽以前應該是同志,只是景明的媽媽後來背棄了和容,和容這個角色在前段的表現還不錯,可是有點摸不清作者在這個角色上到底想要說些什麼,本來是同志,後來對人生妥協嫁給男配懷孕生子,再後來角色越來越模糊,不太懂這個角色,而景明的媽媽則更像是個路人甲,算是滿令人厭惡的 = =,配角群中最成功的應該是大媽吧,這個出生書香世家的女人為了愛而與家裡斷絕關係,跟著丈夫一路打拼活成了個大媽,最後還被年輕小三上位成功,大媽看起來刻薄嘴壞,可是卻接受了丈夫與小三的孩子,這角色還滿有意思的。

 

網路上有些網友覺得這文的雷點在於曲景明在國外唸書時交過女友,而且為了女友還選擇從醫,之後回國也沒做什麼努力就成功與和春復合,我自己覺得有女友這部份是還好,孤單寂寞這些理由都是可以成立的,至於景明回國求合的劇情的確是有點不痛不癢,或者說景明視角的情緒活動有點太少了,畢竟這可是十二年啊~~~。

 

總結,作者的文筆是好的,口氣太太也喜歡,但是節奏掌控上應該可以再好一點,推薦給喜歡日常流水竹馬設定的同學們。

 

指路長佩: https://www.gongzicp.com/novel-150.html

 

她把水倒在保溫水壺的蓋子裡,又細緻地吹了吹,嘗過水溫之後才給曲景明,表情堪稱溫柔了。曲景明只用餘光掃了她一眼,見她這副樣子,心裡便“咯噔”一下,接著就是一波鈍鈍的、沉重的憂愁。

以前薛冰冰每次把他丟給不知名的陌生人家寄養前,是這樣溫柔的;他生病的時候,薛冰冰騙他去打針前,也是這樣溫柔的;昨天早上從家裡出來,她還是這樣溫柔的……然後路上就聽她打了越洋電話,說“過幾天就處理好了,到時候就跟你走”。

處理什麼呢?

當然是處理他了。

曲景明雖然年紀小,但不是傻瓜,他覺得自己什麼都懂。

他媽早就想不要他了,丟了他很多次,但這次不一樣,這次是來真的了。

昨晚搭長途汽車,他和薛冰冰躺在一張小臥鋪上,半夜裡睡不著。

薛冰冰卻睡得很熟,把他當軟枕頭似的摟在懷裡,他想掙開躺得舒服些,又捨不得。

一雙眼珠子盯著外面看,車速平緩,遠處有稀稀落落的燈光,也不知道是經過了城市還是村莊,他就那麼看著,連車何時駛入了荒涼也沒注意。

“她不要我了。”他想。

嘴角一扁,鼻頭猝然酸起來,眼淚莫名其妙就來了,輕易地從眼角劃落,目之所及全是連綿的黑山頭,他後知後覺地感到害怕,撕心裂肺地意識到,明天傍晚,他就沒這個媽了。儘管他也不喜歡這個媽,可是他更害怕陌生的人。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