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第三枝玫瑰

作者: Twentine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原型‧部分校園‧約14萬字

工口: ☆☆ -0.5

主角: 陳星澤‧陸昊‧米盛

總結: 明明是很寫實又帶點虐的文,可又有著滿滿的溫暖,很棒的故事。

 

分享:

陳星澤喜歡過三個人,尤小林、陸昊與米盛。

 

尤小林是他的初戀,應該說單戀,也是因為尤小林,陳星澤啟發了自己的性向。 尤小林是個直男,當他不能理解同性戀這件事情的時候,他用了噁心來形容,但我覺得他很棒的是當他的見識增長之後,他理解了同性戀的存在,更因此向陳星澤道歉,我非常喜歡以下這一段的文字:

 

陳星澤靜靜聽完整段發言,他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是很在意尤小林不斷強調的“對不起”,他在意的是另外的東西。

從小學四年級時起,他為他付出過的心意,絕不是一言一語可以傳達的。但至少……

“你現在知道,曾經我對你的感情是‘愛’了嗎?”

尤小林顫顫點頭。

對陳星澤而言,這個點頭要比那些“對不起”,更重要無數倍。

少年們告別,在羽毛一樣輕盈的夜。

喜歡過的人都如此正直善良,不得不說是老天厚愛。陳星澤目送尤小林遠去,他的背影頎長挺拔,不再是小時那樣豆芽菜了。可陳星澤每每念及他,想到的卻總是十歲那年,自己隔著鐵柵欄看到的瘦弱的男孩。他記得那日雲層的厚度,記得空氣的味道,記得校園裡枯樹的顏色,也記得雪花飄落的速度。

他會永遠銘記那個啟蒙了自己的日子,也會永遠銘記這段綿延許久的,已經圓滿了的,他的初戀。

 

陸昊是陳星澤真正交往的第一個對象,但陸昊並不是同性戀,他只是喜歡陳星澤而已,他是個單純樂天的男孩,更有個很棒的母親,然而遺憾的是母親的離世讓他們選擇了回歸到各自該走的路途。

 

陸昊發的是一張滿是空酒瓶的桌子,配了一句話——

“我可能再也不能像那樣對一個人好了。”

他發完這條消息,五分鐘後又刪掉了。

陳星澤久久坐在桌前,最後扣上電腦,進洗手間痛痛快快哭了一場。

 

陸昊想起什麼,輕輕笑了,呢喃道:“可我一想到自己曾經那樣不計後果地愛你,我就知道自己最起碼不是個天生的混蛋。”

 

For a while. And then it changed. It changes. Nobody's fault.

 

米盛之於陳星澤來說,在初始時有點像是信仰,讓他有理由相信同性戀也能獲得幸福,當時的他卻不知道米盛其實比任何人都更渴望幸福能真的存在。所有的角色裡,最悲慘的就是米盛了吧,年少時被同性戀人的背叛而引發了一連串的家庭事件,父親重病,母親精神異常,妹妹對此的不諒解與怨懟,米盛某部分的墮落除了是為錢所逼,大概也有些是一種自我的放逐吧。他太寂寞了,也可能很茫然,而陳星澤這麼一個乾乾淨淨的小鬼對他來說真的是那唯一純真與救贖的所在吧。我真心希望米盛能好好的,感覺他的情緒始終在一種很緊繃的臨界點,骨子裡害怕失去的那種脆弱總讓人擔心他會不會崩潰。

 

陳星澤斷斷續續地背誦:“……孤獨一人也沒關係,只要……只要能發自內心愛著一個人,人生就會有救。”他睜開眼,目光沒有焦距,他再次念了一遍這句話,像是要求證什麼。“這是村上春樹說的,這種大師,應該不會騙人吧。”

米盛怔然。陳星澤抱著自己的身體,“我不後悔,結果不好也沒事,我不後悔……我希望陸昊也別後悔,我不想他後悔……”聲音愈淺,似近沉眠。

為了讓陳星澤快些入睡,米盛早早就關了燈,現在只有月光照在他身上,米盛看著雛鳥般蜷縮的少年,靜默半晌,露出一個複雜的表情。

“你能接受他喜歡女人,卻接受不了他難過,你要天真到什麼程度才算完?”

米盛在內心一遍遍細數陳星澤的傻處,然後問自己。

你罵他傻,那你想讓他改變嗎?

你真的想讓他改變嗎?

 

作著表示這個故事雖說用了小說的筆法加工過,但九成事件是真實發生過的,這樣的故事的確更容易引起共鳴,情感也更顯得難能可貴。故事灰灰的可是卻又充滿了許多的溫暖,作者於文中所引用的詞句也很棒,我個人很喜歡,希望妳們也會喜歡。希望能出繁體版實體書啊!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