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思緒萬千

作者: 高台樹色

評價: 4+‧小推

註解: 現言‧年上

工口: ☆☆  (-0.5)

主角: 唐緒‧唐錯 (唐思行)

總結: 故事設定與一些梗很好。

簡介:

唐緒七年前遇到了一個男孩,衣衫襤褸,滿身傷痕。

他不是滿腹慈悲的好好先生,卻在離開時,牽住了那個男孩的手。

我愛你,是一場再純粹不過的偏執。

 

分享:

唐緒在二十歲那年到了一個非常偏僻窮困的村莊支教,班上的十幾個學生都很貧窮,其中瘦小又沉默的唐錯引起了他的注意,進一步的互動後驚訝的發現這孩子滿身是傷,而更驚人的是唐錯的父親竟然將兒子當成洩慾的對象,這讓唐緒忍無可忍並動用了關係將唐錯帶離了幾乎沒有任何未來的地方。唐緒的出現帶給唐錯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是信任也是依賴,還有說不出口的佔有慾,在一次唐錯惡意的傷害了唐緒的好友之後,唐緒認為自己無法給予唐錯更好的成長環境,因此找了一對從事研究的夫妻領養了唐錯,唐錯認為唐緒是因為無法原諒他所犯的錯而放棄了他,對自己產生了嚴重的否定感,他強迫自己按照範本當個好孩子、好學生,他看起來很優秀,可實際上他對自我的厭惡與對唐緒的情感讓他不得不求助於心理醫生。兩人再次重逢已是七年之後。

 

裡面坐著的孩子不少,大大小小的有十幾個。每個人坐著的都像是自己家裡打的板凳,誰跟誰的都不一樣,但又是同樣的簡陋。孩子們的身上都不算整潔,看起來都是同樣髒兮兮的感覺。但是很奇怪,唐緒一眼就看到了在角落裡蜷縮著的唐錯。哪怕是簡陋至極的板凳,所有的孩子也都是坐在了板凳上,只有唐錯,坐在了一塊大石頭上。(看到這段我就覺得完全正中太太的媽媽心啊!)

比起別的孩子,他的身子要更瘦小一些,臉上更髒兮兮一些,可是小小地露出的一點點還勉強可以稱得上乾淨的皮膚,卻要比別的孩子白上三分。除此之外,還有那雙抓人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唐緒,充滿了好奇。

 

故事的開端滿吸引太太的,特別是童年時期的唐錯,雖然戲份不多,但卻是最能觸及我情感的部分。基本上故事風格有點類似作者的另一本作品 ─《穿堂驚掠琵琶聲》,很溫柔,攻都有著一股成熟男人特有的溫潤與包容,然後兩篇文都提到了將所學報效於國家 = =",相較之下太太還是比較喜歡《穿堂驚掠琵琶聲》,從劇情上來說雖然是《思緒萬千》的設定比較吸引我,但很可惜的是我覺得他的故事連貫性與完整度不是這麼的好。

 

首先是唐錯的部分,因為在前段的劇情鋪陳看來唐錯的心理問題應該滿嚴重的,看了三年的心理醫生,但是在唐緒出現後或者應該說是兩個人交往後,心理的部分似乎就痊癒了?! 我其實可以用唐緒就是他的解藥的來理解這個部分,但就覺得很可惜的是這個設定有點虎頭蛇尾,沒有很好的發揮。另外唐緒對唐錯的感情,文中提過其實在分開了幾年之後,唐緒是很少想起唐錯的,當初他照顧唐錯一年多,將唐錯交給領養人的時候唐錯十三歲,七年後重逢他發現了這個孩子的轉變與異樣,在一次特殊的狀況下他得知唐錯喜歡他,然後陸陸續續的知道了唐錯的狀況,他覺得自己當初送走唐錯的決定是個錯誤,因為這個錯誤而造成了唐錯性格上的轉變,他感到愧疚,但這份愧疚總不會是他接受唐錯的原因吧?! 雖然接近結尾的部分有大概解釋了他對唐錯的想法,但對我來說還是缺乏了說服力,大概就是因為上述這兩個部分連帶的影響了我不太能融入他們後續的互動。簡單的說大概就是很好的開頭但是過程與結尾有點可惜了,不過不要誤會喔,故事還是滿不錯的,尤其有幾段的文字寫得真好,還有些梗也非常有感,譬如說“小紅花”(見下方內文分享),只是因為先看過《穿堂驚掠琵琶聲》,對於作者的表現有相當的期待度,所以才會有點小失望。

 

唐緒好笑地揚了一下下巴,“你這紋的什麼?”

唐錯瞪大了眼睛,他……不記得了。

他不自覺地將右手撫到左肩,遮蓋住那依然發燙的紋身。

“花……”

唐緒笑了出來,散散漫漫的,“你紋朵小紅花在肩上幹嘛?”

他紋朵小紅花在身上幹嘛。

“好看吧。”唐錯嘟囔。

“是嗎?你給我看看有多好看。”唐緒走過去,唐錯還在躲,結果被唐緒一臉奇怪地抓住他放在肩膀上的手,拉開。

“你小紅花……有點奇怪啊,”唐緒還真在那認真欣賞開了,紋身他其實見多了,只是現在小孩的審美他確實不太懂,這小紅花歪歪扭扭的,五個花瓣也是各自自成一家的做派,難道……這是藝術?

唐緒搖搖頭,“你們這些小孩兒越來越難懂了。”

看著唐緒稀鬆平常的背影,他嘴巴無聲地動了動,眼睛裡黯下去了不少。

......

他把卷子整理了整理,抽出唐錯的那張滿分試卷,他把唐錯的卷子滑到對面的老師那裡,多少帶了點炫耀的姿態。

“喲,滿分啊,不錯啊。”

唐緒笑了,不過沒說什麼別的。

把成績登好以後他便起了身,跟對面的老師打了聲招呼,離開了辦公室。

路過旁邊比較大的辦公室的時候,聽見裡面又在熱熱鬧鬧地拉家常。

“我閨女他們幼稚園最近在發小紅花,昨天因為沒得到小紅花回家大哭了一場,”一個女老師笑道,“你說這麼多年,幼稚園還是小紅花那一套,經久不衰。”

“對小孩兒來說,這種獎勵就夠夠的了,別說幼稚園了,我兒子都小學了還成天拼小紅花呢,這叫童真。”

裡面七嘴八舌地討論著,時不時夾雜著一陣笑聲。

唐緒聽完也一邊走一邊想,還真是,他小時候也是小紅花這一套啊。

站在電梯裡按了一樓,唐緒還覺得確實挺有趣。小孩子有朵小紅花就知足了,換了他班上這幫,一百朵小紅花也激不起他們心中學習的水花。

他一個人輕笑一聲,又猛然怔住。

......

“今天劉老師提問,明明我也舉手了,但是她沒有叫我,叫了葛小輝,葛小輝答上來了,可是是在劉老師提醒他之後才答對的,明明我可以比他答得好的,可是老師把小紅花給了他。”剛上完補習班的唐錯穿著個小跨欄背心,坐在席子上,一邊吃著西瓜一邊抱怨。

“他比你小,你就當是讓著他。”

“可是那個班上的都比我小,今天我一直舉手,劉老師一次都沒有叫我。”

“明天就會叫你了。”

“可是劉老師不叫我,我就沒辦法回答問題,那我就沒有小紅花,我今天就一朵小紅花都沒有,昨天我也就才一朵。”

正在寫論文的唐緒被絮絮叨叨的小孩兒說得敲錯了好幾個字,終於無奈地從電腦前起身,在筆筒裡抽了一根紅筆,掀開筆帽走到啃著西瓜都堵不住委屈的唐錯身邊。他扶著小孩兒的肩膀,在上面畫了朵小紅花,畫工不佳,歪歪扭扭的。

“你最棒,我給你發一朵行不行?”

唐錯舉著西瓜擰著脖子看自己的肩膀,看見那朵小紅花以後立馬笑出了大白牙,“行!”然後他興奮地問蹲在面前的唐緒,“以後老師不給我小紅花的話,你都給我嗎?”

“嗯,他們不給我給你。”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