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 (繁體版四冊)驅魔師.jpg

簡體版書名: 明王幻世錄

作者: 非天夜翔

評價: 4++ (私心加分)‧大推

註解: 耽美‧神怪靈異‧約91萬字

工口: ☆☆  

主角: 項誠‧遲小多

總結: 不算完全都看懂的作品,可是太太看得很高興!

簡介:

遲小多,一個什麼都怕的人,卻傾盡所有去愛,不管這個人的工作,薪水,職業,甚至種族,然後這份愛也得到了回報。

 

項誠,一個由內而外發散矛盾並且承擔了推動故事情節的角色,一個全身上下充滿悲劇氣氛的小人物兼被吊銷執照的驅魔師。

他的人生總是在很多意外中被搞得一團亂,卻不失一次次想當救人英雄的心。

 

正如小多對他所說的那樣:真正的光明決不是永沒有黑暗的時間,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罷了。真正的英雄決不是永沒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罷了。真正的勇氣絕不是用沒有怯懦的時候,只是永不被怯懦所支配;而真正的信念,也絕不是永不被動搖,只是它永不熄滅。

生者為過客,死者為歸人,天地一逆旅,同悲萬古塵。

 

分享:

我得先承認,我對於故事的理解應該不是很完整,故事的主軸圍繞在"驅魔委員會"上,包含了驅魔事件、項誠的恩怨、委員會的鬥爭與隱藏在背後的神秘人物等等,故事非常豐富,但是真的不太容易完全貫徹理解,而且有些對話會讓太太覺得牛頭不對馬嘴,可是!! 不影響太太看的津津有味啊!! 我之前看網路心得文的時候,這本作品的喜好度屬於滿兩極的,棄文的讀者也不少 (偷偷說我覺得第一集比較不討喜,主要是項誠與小多的關係很奇怪,而且基於故事設定,小多反覆被消去記憶,這很容易讓人失去耐心,但是之後會越來越好看!),意外的這本作品大概是非天夜翔目前我所讀過的作品中最喜歡的一本吧 (猛然發現其實我也只看過《么兒》與《金牌助理》,有點冏)!

 

故事主題 ── 這類主題的故事太太接觸的很少,印象比較深刻的大概是《怨氣撞鈴》,不過兩本風格差異甚大,這本腦洞大開,有笑有淚,而且讓太太好生羨慕那種不同於平凡人生的體驗,最近我老是對這類特殊職業,譬如考古,有一種莫名的崇拜與嚮往,想必我是在家悶慌了吧@@。由於故事說的是人、鬼、精、妖與魔,所以看的時候請不要過於較真而破壞了閱讀的樂趣,請放鬆心情跟著作者的文字一起體會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

 

我們永遠不用力量去遏制任何陰影與魔,而消弭仇恨與痛苦的唯一方式,是用人性的力度去照耀它。

 

人物設定 ── 非常棒! 從主角到配角再到串場的妖魔鬼怪等等,形象立體,個性分明,真的滿難得的是一本作品中有這麼多讓人喜歡的角色,主角寫得好不稀奇,但是能讓配角群們 (注意! 是"群",因為角色眾多啊) 吸引住太太的眼光,這真的要拍拍手。人蔘精與靈芝精短暫的出場就讓太太喜愛到不行,郎犬這個角色更是一絕,還有那群熊貓們,真的很好笑!

 

畫面呈現 ── 這部分應該是我在之前看過的非天夜翔作品中比較少感受到的,許多場景描繪非常棒,不論是驅魔畫面的豐富度與立體感,又或者是花前月下的唯美氣氛等等,都具有很棒的水準。

 

遲小多抬頭看天頂,項誠卻示意他看前方,那片伸手不見五指的北京城。

「等第三聲鐘響。」項誠說。

話音落,當的一聲,天鐘敲響。

兩人在奉天殿的屋簷停了下來,隨著最後的鐘聲響起,鬼市升天而去,整個北京城內,成千上萬的光芒從地面飛起,跟隨鬼市升天,猶如一場盛大的焰火,五顏六色,射向天際。

「好看嗎?」項誠說,「北京居然有這麼多。」

「這是什麼?」遲小多與項誠並肩站在奉天殿的頂端,只有他們成為了鬼魂,能看見這浩瀚的一幕。

項誠答道:「這是中元節最後一天晚上,眷戀人間不去的鬼魂,他們帶著對家人和愛人的思念,守護著故人的夢境,在夢裡和他們見面,直到最後一刻,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天亮以後,所有的人都會忘記今天晚上。」

鬼市的光在京城頂上的高空發生了扭曲,猶若極光,又像蜃樓一般飄動,地面上升空的鬼魂光點越來越少。

鬼市悄無聲息地唰然飛散,化作無數碎光,沒入天頂猶如光帶的銀河。

 

情感細膩 ── 以往我一直覺得非天夜翔的"甜"是偏硬氣的那種,感情有,但是沒有搔到癢癢處,但是這次給了我很大的驚喜! 項誠與遲小多兩人的情感中那份綿綿的愛意真的好喜歡、陳真與陳朗兩兄弟理不清的情感、鴟吻與小多的有緣無份、陳朗與小多兩個小朋友般的友誼、特別行動組的友情等等,真的很好看。

 

夏夜清風,滿天繁星,聖殿前面的廣場上空空蕩蕩,銀白色的月光灑遍整個廣場。

兩人就這麼赤身裸體地站在廣場上,遲小多開始時畏畏縮縮,躲在項誠身後,項誠卻牽著他的手,讓他站好,面對面,赤裸相對。

月光照耀著他們的身體,猶如給他們的肌膚抹上了一層白色的光輝。

項誠低頭注視著遲小多的裸體,遲小多登時有種被看光的感覺,但那赤裸而坦蕩的溫情,卻令他感覺到比平時更美好的、無拘無束的、放肆的愛情。

「看我。」項誠說道,繼而握著遲小多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緩緩劃圈,示意他摸自己。

遲小多嚥下了口水,摸他身上的肌肉,項誠也低下頭,站在廣場上的雕塑前,撫摸遲小多完全赤裸的身驅,月光石折射著夜裡的清光,一閃一閃。

那是野性的,與天地、自然完全融合的性衝動,就像最原始的野獸一般,在曠野之中隨心所欲地交配。

 

文筆表現 ── 不能否認有些地方讓人看不太懂,不知道是我理解有問題還是真得有問題 = =,因為故事還滿複雜又很長 (約九十多萬字),可能是前後的關聯點我沒理解清楚,如果將來我有機會二讀的時候,可能會比較容易判斷。整體文風相當幽默,許多喬段都讓太太呵呵笑,"我想靜靜"的喬段也出現了XD,重點是不失美感!!

 

亡鯤:是天地間死去的生靈執念形成。按道理,亡鯤的形態應該是最正統的「魔」,然而並非每一個死去人的執念都是黑暗的,也有人抱著守護、愛與關懷的執著而死去。於是他們的靈魂經由土葬,海葬,最終被地下水帶入海中,形成了擺渡的孤島亡鯤,在遙遠的大海上等候自己的親人。

 

可達要去察看,奈何卻進不了谷底,其中一隻熊貓說:「你好,我是他們的長老。」

「我們有一個法術,是以前的族長傳下來的,可以讓你暫時變成熊貓,要下去看看嗎?」

可達轉念一想,說:「你們還有這種法術?」

「只有一個小時效力。」那熊貓說:「是我們族的不傳之秘,但您是來幫忙的,可以在您身上施法。」

可達心中一動,問:「能力會增強嗎?」

「不會。」

可達說:「不對吧!這叫什麼不傳之秘?單單在外形上把別的動物變成熊貓一個小時,這種法術到底有什麼用啊!而且本來還不給外人用?」

「要嗎?」那熊貓長老說:「不要就算了。」

「來來來。」可達說:「快變快變。」

可達也顧不得別的了,熊貓長老於是開始主持儀式,其餘熊貓繞著可達,圍成一個圈,熊貓長老開始念咒語。

十分鐘後:

可達:「你們這個咒語要多久?」

「一個小時四十五分鐘。」熊貓長老說。

可達:「用一個小時四十五分鐘的時間,把一個別的動物變成熊貓一個小時。」

熊貓長老點頭。

可達:「當我沒說,念吧。」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