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銅錢龕世 (5/11繁體書入手)銅錢龕世.jpg

作者: 木蘇里

評價: 4++‧大推

註解: 耽美‧古言‧玄幻

工口: ☆☆☆ (有一點渣)

主角: 玄憫‧薛閑

總結: 幽默的文筆搭配精彩的故事與人設,值得一看。

簡介:

天禧二十三年,坊間傳言手眼通天的國師突遭大劫,

不得不閉關潛修,百姓暗地裡卻拍手叫好。

同年冬月,徽州府甯陽縣多了一位年輕僧人。

僧人法號玄憫,記憶全失,卻略通風水堪輿之術,

來甯陽的頭一天,便毫不客氣地抄了一座凶宅,

順便把凶宅裡窩著的薛閑一同抄了回去。

從此,前半生“上可捅天、下能震地”的薛閑便多了一項人生追求——

如何才能讓這個空有皮相的禿驢早日蹬腿閉眼、“含笑九泉”。

薛閑:你不高興,我就高興了;你圓寂,我就笑死了。

玄憫:……

 

分享:

最近滿紅的玄幻作品,整體來說相當不錯呦! 故事有笑有虐,各類情感豐富,主角與配角人設到位,外加作者的寫作方式還滿有趣的,喜歡強調人物內心的"小九九",這些小九九真的挺搞笑。

 

故事的主軸大致是以"國師"這個主題為延伸,因為"國師"的計謀,而牽起了玄憫與薛閑的緣分。薛閑為真龍,在遭受天劫之時被有心人士活抽筋骨,因過於痛苦而導致元靈脫離了身體,故事就在薛閑開始尋找自己身體的部分中展開。而玄憫在某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失去了記憶,僅能靠著身邊的幾張記錄提醒著自己要做些甚麼,在牽引之中他遇到了薛閑,一個和尚加一個真龍就這麼展開了旅程。

 

薛閑初登場的時候,最常出現的造型是"紙人",最常待的地方是玄憫腰間的暗袋,被玄憫稱為"孽障",當然"孽障"這名詞是玄憫專用,其它小夥伴只敢說"祖宗"。之後從紙人進化成"細小的黑龍",最常待的地方是玄憫的手指頭! 幻化成人型的薛閑又因為身體的殘缺而導致半身不遂,走到哪都是玄憫公主抱!! 這些設定真的太有愛,而這樣的喬段也讓這兩位主角的互動特別有愛! 明明文字上沒有甚麼特別煽情的遣詞用字,就一整個滿滿的很有感!! 我看了幾篇分享文,多數讀者都是在這個部分被迷的不要不要 :) 兩人強強聯手破陣,尋找蛛絲馬跡,發現真相後的生離死別,到最後的百年相守,還滿感人的呦,尤其是玄憫用佛骨替代了龍骨那段,畫面感很棒,也特別揪心。

 

另外,要特別誇讚的是每段小故事中的配角與那些和主角一同冒險的小夥伴,角色也許戲份不多,但刻劃立體,不論是故事還是角色本身,都很有味道,或許人生最痛苦的就是生離死別,但一個"情"字又讓悲傷的故事有著溫暖的感覺,這部分在之後細細回想的時候特別有味道。

 

陸十九與陸廿七兄弟 ─ 人世間最深重的懷念和不舍,大約就是你不在了,沒關係,我會變成你,帶著你。

**

徐善人與戲班子 ─ 同樣的一齣戲,從許多年前,一直唱到了許多年後,卻無人厭煩,滿院的人依然就愛聽這詞,看這把式。舊人、舊宅、舊戲臺,好像這十多年歲月從不曾流過,也沒有什麼陰陽兩隔。 徐大善人坐在桌邊,抿著茶,看著戲臺上的那些離合聚散,手指在桌上輕輕點著,應和著那些輕彈慢唱。品了許久之後,他突然溫聲道,“德良,辛苦了……”疤臉男靜了一會兒,端起桌面上自己那杯未曾動過的茶,沖徐大善人舉了舉,抿了一口,道:“明年,我們興許……也來不了了。” 一杯茶喝完,兩人相視一笑,像是趕赴了一場生死無涯的約之後,做了一場心照不宣的告別。 你該走了,我也一樣……

 

另外,作品中出現的《夜雨》,很喜歡!

《夜雨 》 白居易

我有所念人,隔在遠遠鄉。

我有所感事,結在深深腸。

鄉遠去不得,無日不瞻望。

腸深解不得,無夕不思量。

況此殘燈夜,獨宿在空堂。

秋天殊未曉,風雨正蒼蒼。

不學頭陀法,前心安可忘。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