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所謂非親非故 (繁體版)所謂非親非故.jpg

作者: 靜水邊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結巴受‧部分娛樂圈‧約6萬字

工口: ☆☆☆

主角: 陳路‧林茂

總結: 靜水邊風格小萌文,五萬多字,好食。

簡介:

林茂是個漂亮孩子,專注的時候就像隻貓一般地黏糊,

當他開口唱歌時天使都要為之沉醉。

但林茂有個嚴重的致命傷,結巴+無表情。

於是寫字板成了他「說話」工具,顏文字成了他最豐富的表情。

直到那晚林茂救了那個渾身血的男人陳路,生命似乎就開始交上了莫名的好運道。

陳路讓他的好朋友可以當明星演戲,陳路常會來跟他學畫表情符號,

陳路最會……欺負他……

──咪咪來。給叔叔笑一個。

──<(  ̄︿ ̄)︵θ︵θ︵θ︵θ︵◑ (>口<-)!

(佛山無影腳)

 

分享:

本想等拿到實體書後再來寫分享文,可是在聊天區中看到狼叔打的顏文字就讓我立馬想到這本幾天前看過的文! 既然想起那還有甚麼好耽擱的呢XD。

 

林茂的父母因為車禍事故過世,林茂在父母的血肉之軀保護下雖然受了重傷但仍活了下來,但這場意外也造成了他心理上的問題,他開始說話結巴,臉上也無法做出任何的表情,之後林茂便跟著爺爺生活。林茂雖然說話結巴,但他唱歌卻沒有問題,而且還唱得很棒! 爺爺為了鼓勵他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便幫他報名了小星星藝術團,不過因為他沒有"表情"外加"結巴",所以他沒法站在舞台上演話劇,只能在台後當主演的替唱,也因為加入了這個藝術團,讓他在無意間救了受傷的陳路,而後開啟了他的好運人生。

 

故事很簡單,總共不到六萬字,說的有聲有色,這就是作者的很棒的地方,靜水邊的作品都不長,可是卻能很好的表達出故事的想法與人物的情感,所以他的作品我通常都會收書,算是我滿支持的作者之一。這篇文最有趣的地方便是林茂的顏文字,老實說我百分之九十都看不懂@@,但是不影響閱讀的趣味,彷彿透過文字體會到了陳路在與林茂交流時的樂趣,挺好玩的。

 

林世東抓鳥食的時候從陽臺上看見林茂背著畫板進了院子,籠子裡的灰鸚鵡拍著翅膀大聲道:“小結巴回來了!小結巴回來了!”

林茂大老遠就能聽到,他臉上沒什麼表情,眼神卻很生氣。

“我、我才……不、不不是……結結、結巴!”他說完才驚覺自己這句一點說服力也沒,拿下寫字板用力的寫道:“我才不是結巴!臭鳥!╭∩╮()︿︶)╭∩╮”(這小孩也太可愛了!)

林世東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你寫有什麼用呀,他們才看不懂呢。”

 

林茂以前從來沒釣過魚,之前陳路問他會不會玩的時候小孩兒很老實的舉著寫字板:“我會逗鳥~\(≧▽≦)/~”

“逗鳥?”陳路來了興趣:“什麼鳥?”

林茂畫了個抽象圖:“非洲鸚鵡,超級會說話的Σ(っ °Д °;)っ”

陳路看了後,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是嘛,那是你逗他們,還是他們逗你啊?”

林茂:“(# ̄□ ̄)o―∈‥oo━━━━━━━☆”

陳路:“這又是什麼?”

林茂憤憤的寫道:“超遠程BB槍!o( ̄ヘ ̄o#)”(哈哈哈)

 

這裡我想分享"楔子"這段給大家,這就是我一直想表達的"文字情感",透過文字,你能感受到到人物的喜怒哀樂與人們之間的情感互動,文字有生命,文字會唱歌也會跳舞、當然文字也會悲傷也會痛苦,這些情緒是我閱讀時最渴望能感受到的"波動",當然,這是太太所喜歡的,每人對"感受"的反應與體悟本來就不太相同,所以這裡只是想分享我喜歡的給大家囉~

 

林茂在院子裡撅著土,他想給自己種一棵冬青樹,樹苗是前幾天爺爺從市場上給他淘的,林茂一大早就帶著帽子拿了鏟子開始挖坑,大中午的日頭毒,他埋頭幹了一會兒臉上便全是汗,不注意的拿手去抹了抹,泥巴便全沾在了臉上。

林世東進院子之前大老遠的就喊了聲:“茂茂!快來看!爺爺給你買了啥!”

林茂抬起小臉,第一眼看到的是林世東托在手上的鳥籠,他扔了鏟子跑過去,林世東笑著把鳥籠舉給他看。

鳥籠子很大,裡面有兩隻非洲灰鸚鵡,正互相啄著羽毛,看林茂好奇的瞅著他們倒也不驚慌,偶爾瞥過來一眼還帶著點榮辱不驚的味道。

林世東刮了刮林茂的鼻子,滿臉笑容的拉著小孩的手進了屋裡,他將鳥籠掛在陽臺上,抱著林茂一起坐在搖椅上晃蕩。

“這兩鳥呀。”林世東指了指對面掛著的鳥籠:“聰明,一教他們說話就會,你來教教?”

林茂鼓著腮幫子,沒點頭也沒搖頭。

林世東笑了笑,他揉了揉小孩兒的頭,留了句爺爺去做飯,便單獨讓林茂和兩隻鳥呆著。

鸚鵡們仍是互相啄著羽毛,尖嘴兒塞進翅膀裡面埋著,林茂看了一會兒,鼓起勇氣靠近了一點籠子。

其中一隻終於捨得探出了頭,歪著腦袋盯著他。

林茂咽了咽口水,他張了張嘴,吃力道:“你、你……你好!”

兩隻鸚鵡默默的對望了一眼。

林茂再接再厲:“恭、恭喜、喜……喜發、發發……財!”

鸚鵡張了張翅膀,其中一隻邁開爪子在籠子裡踱了幾個方步,嘩的張開鳥嘴,非常嘹亮的來了一句:“你好!恭喜發財!”

林茂被唬了一跳,他探頭往廚房的方向看了看,剛松了口氣的縮回來,就聽見籠子裡另外一隻鸚鵡似乎也受到了鼓舞,拍著翅膀的念了一聲:“吉祥如意!”

林茂立馬下意識的跟著念:“吉吉、吉……祥、如、如……如意!”

鸚鵡繼續唱:“多少錢?!”

林茂乖乖的跟:“多、多多……少、少錢!”

鸚鵡:“便宜點!”

林茂:“便、便宜、宜……一點!”

鸚鵡們安靜了,兩隻縮到一邊互相滿足的啄著羽毛,林茂呆了半晌才發現剛剛似乎哪裡出了問題,他癟了癟嘴,轉過身的時候就看見爺爺林世東笑的直不起腰來的看著自己。

那一天八歲的林茂哭的很傷心,就算林世東事後做了西米露哄他也沒能讓小孩兒緩過勁來。

爺爺無奈的抱著自己哭紅了眼睛的小孫子,鸚鵡們安靜的在籠子裡依偎著,他坐在籐椅上,一下又一下的拍著林茂的背。

“咱們的茂茂呀,就算結巴也沒有關係的。”爺爺笑著說:“爸爸媽媽會在天上保佑你的。”

林茂腫著眼睛打了個嗝,他有些委屈的抽噎道:“我、我沒……鳥、鳥會、會會……說、說話。”

“很多鳥啊,都不會說話。”爺爺笑著用鬍子紮了紮林茂的臉頰:“但他們唱的歌都很好聽。”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