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不死者

作者: 淮上

評價: 4++‧大推

註解: 耽美‧末世喪屍‧ABO

工口: ★☆☆

主角: 周戎‧司南

總結: 就像看了一場精彩刺激的好萊塢大片。

簡介:

當主耶穌第二次降臨時,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從墳墓中復活。

——《帖撒羅尼迦前書 4:16》

2019年,喪屍病毒爆發,數月內迅速席捲全球。

通訊中斷,水電停止,化工廠洩露,核電站爆炸,城市淪為地獄焦土;

沒有上帝、傳說與救世主的年代,生存之火由無數凡人之手重新點燃。

 

分享:

2017年非常火紅的作品,但因為對末世與ABO設定總是興趣缺缺,所以雖然書是在待閱名單上卻始終被我默默的忽略,好在太太終於想起我該來看看到底甚麼是ABO了,畢竟我們總要了解一下耽美文的各個種類啊,而《不死者》自然是我的首選啦 (不過我得說,ABO的設定在《不死者》中我覺得它就只是個背景設定,並沒有太多關於ABO的說明,所以若是想透過這篇文要了解ABO倒底是怎麼運作的,可能會跟太太一樣考試不及格吧XD)~ 花了兩天,太太要很認真的說,真的很好看,感覺就像是看了一部末世題材的好萊塢大片,劇情緊湊刺激,人物角色從主角到配角表現突出,有笑有淚,是看完後走出影院時還會忍不住想討論劇情的那種,非常推薦給喜歡耽美文的同學們,希望台灣之後會有出版社推這本(拜託@@)。

 

末世喪屍文的基調我覺得風格都有一點點類似,灰暗中仍有希望,悲苦中也能歡笑,所以當作者筆力好,將故事寫的有滋有味時,縱使劇情本身並沒有太大的驚喜,但讀者的情緒收獲仍會非常的豐富,而這類的故事我個人最怕的就是劇情循環加疲乏,譬如說就是在打喪屍,只是現在是場景A,等下是場景B,又或者是現在是壞人A,等下是壞人B,都是換湯不換藥的戲碼,這樣看多了實在很疲乏,但《不死者》沒有這樣的問題,所以閱讀的流暢感與感受度都挺好的。劇情部分大致上交代得還滿清楚,雖然有些地方我是有疑問的 (譬如說寧瑜的部分),但這些不影響劇情的理解力與精彩度。

 

“2019年10月26日,北京時間零點零八分,這裏是118部隊第六中隊長周戎少校。”

“我和我僅存的五名隊員,以及一位自願加入敢死隊的民間志願者,經過六個小時艱難跋涉,深入到完全淪陷的B軍區,看到了已確認犧牲的錢國強少將的臨終訊息。”

“接下來我與兩名隊員及志願者,將按錢少將臨終前的指示前往E區生化實驗室,嘗試取得珍貴的病毒研究資料及原始抗體。”

“我們四個人分別是周戎少校、陽春草中尉、張英傑中尉及志願者司南。不論我們成功完成任務、或是死在中途,都請按照原定計劃向B軍區啟動核彈清洗。如果活著走出基地,我們將立刻攜帶抗體趕往南海總部。”

“上天並未眷顧人類……我們將竭盡全力,獨自走完這段征途。”

**

“2019年10月26日,北京時間零點零八分,你就是帶著最後五名特種隊員和一位民間志願者進入B軍區研究所的周戎少校?”

周戎說:“是。”

“‘上天並未眷顧人類,我們將自己走完征途’——軍區徹底陷落前,向南海總部發送最後一段衛星通訊的,也是你?”

“是。”

鄭中將點頭不語,目光逐一掃過春草、顏豪、丁實和郭偉祥滿是塵土的面孔,半晌低沈地道:“你少了一名隊員,周隊長。”

周戎拍拍右肩上的戰術包,平靜回答:“張英傑中尉在這裏,並沒有少。”(張英傑的部分真的是讓我超級想哭的)

颶風卷著海濤狂嘯而過,鄭中將緩緩擡手,與周戎互相敬了個軍禮。

 

角色的設定與表現絕對是《不死者》最加分的部分,兩位主角真的太棒了,太太個人很喜歡,118小隊的成員與幾個配角適時的插科打渾總能讓人捧腹大笑,但該悲情的時候又很騙人眼淚,我特別喜歡118小隊裡唯一的女生 ─ 陽春草,十八歲的小姑娘,只要有她的劇情都很歡樂,她痛毆壞人女bitch的畫面太酷! 如果用陽春草擴寫BG,太太一定買單的XD。

 

周戎 ─ 人狠話還多但是帥不過三秒攻,據說他還是淮上作品小攻中最窮的一個XD,但他真的很棒! 練就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軍痞性格,但是該正經的時候整個氣場爆棚,領導統御能力極強,一拳打爆你更是簡簡單單,是個非常值得信賴的夥伴。談起戀愛來讓我有種很想笑的純情感,特別是他十八歲時的經歷,真心覺得被他愛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司南 ─ 雖有戰力爆表奈何一生點背受,因為體質的關係,非常喜歡吃糖,這個設定衍生出來的幾個小劇情都很迷人,司南的過往成長經歷還滿可憐的,從小就被當成一個實驗品,父親過世後精神越來越異常的母親與心思怪異又變態的繼兄,這些背景造就出司南有點複雜的性格,而他的性格就是需要遇到周戎這種臉皮厚又敢說的傢伙才能開花結果,這兩個人在一起真的太搭啦 好想看番外><。雖然整篇文只有一場半的啪啪啪,但第一場好吃,好吃,好好吃!

 

“……我還沒問你叫什麽名字呢。”半夢半醒間,少年呢喃著問。

特種兵一手持槍,警惕環視黑夜危機四伏的叢林:“嗯?參賽者和人質互通姓名是違反規則的。”

“告訴我嘛……”

特種兵把少年按回懷裏,無奈道:“行行行……不準告訴別人。”

“唔。”

“……我姓周。”

“周什麽?”

“……”

“周一,周二,周三,周日……”

“周戎!”特種兵簡直頭大,順手一拍少年的腦袋當做懲罰,盡管那動作輕柔得堪稱小心:“兵戈戎馬的戎。”

少年終於略微表示滿意,“嗯”了一聲。

“下次有危險就叫戎哥。”特種兵頓了頓,火光中他俊美的臉似乎有點紅,小聲說:“只要叫戎哥……不管在哪都去救你。”

不論多遠,都能接到你。

十一年後,喪屍淪陷的T市中心。司南淩空接住鉤索,被周戎攔腰一抱,機車在身後打著旋砸進喪屍潮。

兩人在驚天動地的大爆炸中彼此相擁,一同摔進了裝甲車。

“免貴姓周,兵戈戎馬的戎。你呢?

**

春草側耳細聽片刻,霍然起身:“是搜救隊!戎哥他們來了!”

說不激動是假的,眾人都立刻爬起來,大聲呼喊著往回走,很快就聽到遠處放信號彈的地方傳來搜救隊員的高聲應和。

“司小南呢?”叢林藤蔓中傳來周戎的咆哮:“別跟我說他又跑了!這次我他媽真受不住了!可憐可憐已婚男人這顆脆弱的心吧!”

司南笑起來,剛隨隊友走了兩步,突然又停住腳,仔細用手壓了壓淩亂的短發,掀起衣角來擦臉上的汗和灰塵,彎腰把迷彩褲腳塞進軍靴裏。

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在見一個人之前特意停下來整理自己的形象。(嗷嗷嗷)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