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刺青

作者: 不問三九

評價: 4+小推

註解: 現言‧刺青專業

工口: ☆☆☆ (硬要說還是有點渣渣渣渣渣的吧)

主角: 周罪‧蕭刻

總結: 近期非常火紅的作品,但太太總覺得少了一點甚麼。

簡介:

蕭刻三十歲生日那晚拼桌喝酒,拼著個戳了他所有審美神經的酷man,看著非常合眼緣。

三十了,歲數到了,不是二十郎當歲扭扭捏捏的年紀。

喜歡了那得毫不猶豫去追,多的不必說。

“想讓你給我留個刺青,我想和你共度餘生。”

 

分享:

蕭刻出生在一個非常開明的家庭,父親是老師,母親是醫生,家庭氣氛和樂,雖然也失措於蕭刻的性向,但仍尊重並支持兒子的選擇,興許是這樣的環境養成了蕭刻樂觀正向充滿勇氣的性格,好的性格、高顏值再加上大學老師的身分,蕭刻的條件可以算是非常的優秀了,但這些條件卻不能保證他的愛情一路順遂,相愛五年的伴侶林安因為扛不住來自於家裡的壓力而興起了找個女孩結婚的念頭,林安希望蕭刻能給他一年的時間,一年後他就離婚回到蕭刻的身邊,但對於感情有潔癖的蕭刻無法接受這樣的"背叛",所以忍痛切斷了這份感情,在空窗了一年多的時間後,生日當天的買醉卻讓他找到了一眼定終身的伴侶。

 

周罪,他的名字說明了他幼年時期的生活,父親討厭他,不只討厭還恐懼,深怕這個命硬的孩子剋死了妻子不算還要刻死他,十多歲的周罪在爺爺奶奶相繼離世後,成了沒人要的孩子,所幸還有一個來自香港的刺青師願意教導他刺青的手藝,而周罪也因為刺青這份工作認識了初戀,然而這段感情帶給周罪太多太多的負累,初戀對象瘋狂又自私的行為對周罪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周罪的朋友們都害怕他自此一生將孤獨終老。對於蕭刻的出現周罪開始時是排斥的,他有著太沉重的過去無法灑脫的展開新的感情,但是蕭刻的執著與溫柔慢慢的浸潤了他,這麼好的一個人讓他無法拒絕,這麼好的一個人讓他對未來有了期望。

 

這篇文近期非常的紅啊,許多微博推文都是強推大推的等級,故事的確是不錯,而且十七萬字的長度看起來沒甚麼負擔,是一口氣能看完的作品,但是說真的太太總覺得少了些甚麼,人設、劇情、文筆沒甚麼問題,事實上應該說這些要素的設定都挺符合大眾的喜好,成年男人的感情從初始的曖昧到互通心意,成熟溫潤的體貼與包容相較於年少輕狂的炙熱別有另一種風味,看起來甚麼都很好可偏偏太太沒有甚麼太多情緒上的波動,這種感覺就像是我知道這段文字預期帶來的感受可能是感動、可能是心酸、可能是甜蜜,但這些感受卻只是很淺層的觸動,文字的魄力沒有一擊就中的必殺感,也沒有綿綿纏繞的餘韻,我也沒搞懂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單就作者的文風來說的確是我會喜歡的那種,真的是很奇怪@@,另外我覺得劇情的完整度有點缺憾,主要是周罪的過去糾纏了他很多年,那些人至今依然出現在周罪的生活裡,譬如初戀的偏執狂哥哥與因為初戀而惹上的那些人,但這些人就好像只是出來打醬油一樣,後面就不了了之,純粹就是成了周罪與蕭刻之間的催化劑,這樣安排的好處是故事不會有太多狗血與彎彎繞繞,但缺點是讓故事的完整度有了缺口,對於喜歡看順風順水的讀者來說是好的,但對於喜歡故事波動起浮大一點的讀者來說就會有種隔靴搔癢的感受,所以這個部分還真的是見仁見智,以太太來說,如果感情的豐富度能完全抓住我的吸引力時,劇情的缺憾我是可以接受的,但這篇文的情感頻率顯然和我有點無法完全接軌。

 

很多人都在猜測作者不問三九是哪位作者的馬甲,有很多人說是酸菜罎子,也有人說是孟安离,我沒有看過後者的作品所以無從判斷,至於到底是不是酸菜罎子我也搞不清楚,文筆的老練度看來的確有相似處,可是以我看過酸菜罎子的五本作品來說,每一本帶給我的感觸都是很不錯的,特別是《刺骨》讓我哭得唏哩嘩啦,但《刺青》好像就是少了那麼點甚麼。雖然我本身的感觸不深,但我還是滿推薦這篇作品的,故事是好看的,該有的都有(但沒有好吃的肉),配角的表現更是大加分,特別是小北這位小哥哥,蕭老師周老師這樣的稱謂雖然沒有擊中我,但我想應該能擊中很多腐女心XD。

 

他對林安的稱呼依然沒變,還是這兩個字。因為林安比他大幾歲,感覺怎麼叫都不合適,蕭刻就一直叫“林工”,林安也愛聽。但是聽起來的感覺和原來還是很不一樣了。

林安自嘲一笑,說:“現在你這麼叫我,聽起來也沒有以前那麼放鬆了。”

曾經在一起五年的戀人,也是蕭刻費了心思去追的,在一起的時候也都花了真心。這會兒看著林安有些蒼白的臉色,蕭刻不可能心裡一點波瀾都沒有。

有遺憾,有悵然,很不痛快。

但不後悔,不想回頭。

**

蕭刻三十歲了,對有些年紀的年輕人來說已經算個老男人了。平時很灑脫,很大度,什麼都很看得開,對什麼事兒都不計較,不矯情。但不是這樣的人就不會難過,就真的一輩子沒傷過心。

林安今天說他沒跟別人真的在一起,他沒有真的做錯。

蕭刻當時什麼都沒說,但是他在心裡反駁了這句話。怎麼會沒錯呢?真沒錯就不會分開了。不是真的要你跟人結婚了或者睡了才叫錯了,而是你認真考慮過跟別人結婚的可能性的時候就已經錯了。

當初分開的時候蕭刻甚至還安慰林安,拍他的肩說“希望林工人生順遂,步步高飛。”林安那麼難過,蕭刻灑脫得甚至有些絕情。

蕭刻就不難過嗎?

怎麼可能。他當初那麼用力地追林安,他五年來用整顆心和林安在一起,是動了真心的。蕭刻從23歲一晃眼到28歲,這麼好的年歲都是在跟林安戀愛。最後被反過來問可不可以和另外一個人共用同一個戀人,可不可以接受他的戀人再建一個家庭。

蕭刻放棄了不代表他不在意,他不說也不是就真的不委屈。

但凡是真的走心了就不可能不傷心,蕭刻沒和任何人提過他和林安的分開,所有人都不知道原因,包括方奇妙這種鐵磁兄弟。這是蕭刻的行事風格,這是他能給林安最後的溫柔。

所以也沒有人知道蕭刻被愛人背叛和拋棄了的難過和委屈。

蕭刻吸了吸鼻子,然後對電話那邊說:“周老師,我是真的真的很不開心。”

**

蕭刻也笑了下,臉上還有著未退的困意,說話聲音也是低低啞啞的,“你沒跟我說新年快樂,往哪兒走。”

周罪於是又重新蹲了回來,摸了摸他的額角,說了聲“新年快樂”。

蕭刻滿足了,閉上眼睛喃喃著最後扔了一句:“去他媽的罪吧,什麼破名兒……蕭老師單方面宣佈你從明天開始叫周禮物,你是我的三十歲禮物。”

**

(以下這段很棒!)

“我是一個手藝人,我做了成千上萬個圖,也見過那麼多人,我在每個人身上刺東西心裡都是冷漠的。他們疼不疼,難不難受,我感受不到。我本來就是個涼薄的人。”

“紋身有多疼,我嘗過兩回。一回是我自己,我下每一筆都試圖從身體裡剜走腐爛的殘留,把一個新的人灌注進去,我想對他好,就像紋身留在我身體裡的時間那麼長。直到我死,直到我皮肉腐爛。”

“一回是你。我現在走的每一針畫的每一筆,我都很疼,我手心都出汗了。”

周罪又用棉片擦了擦那個部位,動作流暢又溫柔。他的眼裡帶著對自己作品的深刻情感,莊重又虔誠。

“我的出生就是帶著罪孽的,你是善,我是惡。但從今天開始,以後的每一天,你都不得不分擔我的罪孽,一起承擔我的人生和命運。過完今天我已經三十七歲了,我希望還可以和你一起過五十年六十年——總之就像你說的那樣,我的餘生都有你。”

周罪說每句話的時候都沒有停過手,他握著紋身機的手不停在動,一直都是平穩的。最後他踩了一腳開關,機器震動的嗡嗡聲戛然而止。

周罪在蕭刻腳腕上噴了泡沫,然後拿了條乾淨的毛巾緩緩擦掉。

蕭刻低頭看著那處,扯唇一笑,笑意直達眼底。

那是周罪慣有的肆意,下筆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幾個小字母也帶著濃濃的狂妄。不複雜,不華麗,不刻意。

——他僅僅在蕭刻腳腕上寫了個“Sin”。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