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唇槍

作者: 金陵十四釵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年上‧新聞業‧約33萬字

工口: ★★★

主角: 虞仲夜‧刑鳴

總結: 很精彩的故事,但要挑狀態好的時候看。

簡介:

一年一度的明珠台新聞中心年會上,刑鳴把新聞中心主任給打了。

正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頭栽進陰溝裡。

 

分享:

刑鳴並不是新聞專業出生,他本科學的是醫,但一次因緣際會下他參與了明珠台節目的錄製,外貌出挑反應機智的刑鳴就這樣被網羅進了這個產業,也許一切只是因為緣份,但或許更多的是刑鳴從來沒有忘記他含冤而死的父親,從來沒有忘記自己過往十年的成長歲月是如何背負著強姦犯兒子的名諱走到現在。刑鳴的成長背景對他的性格有很大的影響,他不擅也不喜與周圍的人深交,他看起來冷淡又高傲,渾身帶著戾氣,做事直來直往不懂圓融更不願意花時間與心力去了解所謂的人情世故,個性衝到是一點就燃,偏偏還長的膚白貌美,學生時代人家叫他 Ice Prince,這樣的角色的確不討喜,可是這樣的刑鳴是能理解的。

 

刑鳴的父親是個正直熱寫的記者,本是正義的角色卻在刑鳴十四歲的那年因為收賄與強姦罪而被判處十年徒刑,刑期第三年的時候死於監獄中,曾經高大英挺的父親死時傷痕累累,瘦弱佝僂得像個母體裡的胎兒,警方給出的死因是心臟猝死,誰都知道這不是事實,可也沒有人能夠或是願意去爭這口氣,連刑鳴的母親唐婉在父親尚未判刑確認的時候就已經放棄希望,甚至是選擇跟父親離了婚並嫁給一個其貌不揚但是有錢的舊識向勇,這向勇之前還有老婆呢! 不管向勇如何對外解釋想要堵住悠悠之口,唐婉這小三的名號是背定了,所以刑鳴的代號除了是強姦犯的兒子,又多了個小三的兒子...... 說起來向勇這個繼父對他很好,但這份很好不是父親對兒子的好 (這部分作者寫的很好!),而繼兄更是把家庭失和的原罪歸咎到唐婉和刑鳴身上,唐婉當初決定捨棄丈夫,捨棄追究上訴的希望,或許是因為她累了,也或許是因為她想要給兒子正常的生活,但這個決定卻將她與刑鳴的關係降至冰點,刑鳴的人生並沒有因為這個重組的家庭而感受到溫暖,相反的,他在這個所謂的家裡感受到的是他始終是一個外人。

 

當刑鳴開始進入到明珠台後,想為父親申冤的慾望一天比一天強烈,但他的個性是助力也是阻力,一次衝動下的事故讓他面臨到可能被掃地出門的危險,他不甘也不願,所以他爬上了明珠台長虞仲夜的床上,虞仲夜是個很複雜又很迷人的角色,虞仲夜之於刑鳴是上司、是老師、是床伴、是情人,但更像是一個父親的角色,他知道刑鳴的目的是甚麼,而這個目的與虞仲夜所處的利益關係鏈息息相關,但為什麼虞仲夜沒有阻止刑鳴? 這邊我特別想說的是,虞仲夜這個角色,你可能會說他很渣,可能也會說這個角色不如刑鳴來的飽滿,但我覺得虞仲夜這個角色其實寫的很棒,許多蛛絲馬跡是寫在細節裡的,是需要用心去品味,要用腦去思考的,他並不是那麼單純的就是個權大勢大的性虐癖,他的幾個看似有病又奇怪的行為與動機都可以從細節裡聞出端倪。虞仲夜與刑鳴,他們不是童話故事,不是小可憐遇上大總裁後就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他們在不同的背景與立場中,不斷的拉扯、衝撞,在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中刑鳴開始成長,他還是那個有點刺頭的傢伙,可是他學會了有時候妥協不是一種失敗,更重要的是他學會了對過去的歲月和解,人唯有從心中放下某些執念才能大步往前走。

 

我猜想,這篇文讀者的喜好可能是兩極,不喜歡的人可能開篇沒有多久就會棄文,原因可能是刑鳴的個性不討喜 (太作?),非常大量的人物心理旁白與說明,虞仲夜黃瓜不潔還有施虐的性癖,相似的模式套用在不同的新聞事件裡等等,諸多角色三觀有問題? 我不否認大量的新聞題材的確帶來閱讀上的疲倦感,可是更無法否認的是作者的口氣與文筆真的是讓人非常喜愛,有太多的劇情細節處理與人物心理極其細膩的描寫都讓人看的大喊過癮! 真的很推薦大家挑個狀態好的時候細細品味這部作品,太太對這部作品的喜愛並不是從開篇就有,我的喜愛度在最後開始寫分享文的時候才開始噗噗噗的不停冒泡,於我個人而言真的是一部餘韻非常強大的作品,好想收實體書啊!!!

 

另外我想說這部作品的啪啪啪非常香,我看過網上有人評論說想看肉可以挑這本,總覺得這樣的說法對這部作品來說實在是太"可惜",肉香是一回事,但能妥當的、必要的融合在劇情裡發揮其功能,這才是功力所在 (PS. 虞叔真的太迷人了!)。

 

唐婉再婚後沒兩個月,刑宏就死在了監獄裡。正在考場中的刑鳴被叫了出去,隨母親去認領父親屍體,親眼所見曾經高大英俊的父親赤身裸體躺在停屍間裡,瘦弱佝僂得像個母體裡的胎兒,他面頰浮腫,口鼻流血,全身上下多處青紫傷痕。

警方給出的死因調查結果為心臟猝死。

唐婉新婚燕爾,坦然揮別過往,不爭不鬧,認了。

說不原諒都是輕的,刑鳴年少時確信自己是恨著這個女人的,但恨這種感情太沉,太重,一直擱在心裡,心裡就總有一種“咚咚”錘擊似的聲音。響得嚇人

唐婉自向勇手裡接過電話,問了兩聲兒子的近況,關切之意很明顯,但刑鳴一律敷衍地回答,我沒事,我很好。

網上已經有些風言風語了,繼《緣來是你》之後刑鳴又火了一把。刑鳴這兩天都沒上網,不是慫,而是不看也知道先前的讚美有多少,而今的罵聲一定如數奉還。

但唐婉看了,網上那些罵聲讓她心驚肉跳,她還想再追問什麼,但支支吾吾了一會兒,終究是沒問出口。自己的兒子自己瞭解,單看而今刑鳴這副天理不容的拽樣,大多也能猜想到他年少那會兒是個戾氣多麼重的人。他的戾氣一直被大大小小的各種榮譽遮掩得很好,但刑宏剛過世那會兒刑鳴常常一言不合就跟人拼命,身上也常年帶傷,因為兩個高中生提了一句他爸的事情,他就跟人幹了一架,大腿被碎玻璃拉開一道十釐米長的口子,當時是六月份,刑鳴回家後對此隻字不提,後來傷口被捂得化了膿,差點連命都丟了。

唐婉已經習慣了與兒子這樣不親不近、不冷不熱地相處,也大約知道即使這樣,也是兒子竭盡所能地做到最好了。

這麼些年,她也能聽見那種“咚咚”錘擊似的聲音。(這個心理"咚咚"錘擊似的聲音,文中後續有些地方會相呼應,寫的真好!!!)

**

唐婉年輕的時候是形體老師,現在她在街道裡義務勞動,教中老年婦女們跳舞。她跟兩個同齡的女人說說笑笑,並排走來,可看上去卻與她們完全不是一個年紀,她臉蛋滋潤,身材婀娜,仿佛真是仙女兒,不屙不食,不老不朽。但當她的目光落在自己兒子臉上,她的快樂瞬間就消失了,嬌媚的臉蛋拉長了,鮮妍的嘴角耷拉了,她不再是那個身輕如燕的仙女兒,而變成了一個苦大仇深的母親。(寫的真好!!!)

 

**

他是溫水裡那只青蛙,被一點溫情消磨了意志,被一派蜜意湮滅了血性,慢慢沉默又慢慢死去。

刑鳴一個人懵然地走,不知不覺就來到台長辦公室門口,他知道虞仲夜不在裡頭,但仍在門外徘徊不去。事到如今,他已經完全可以預見虞仲夜的反應,無非是以暴力征服,以溫存誘哄,無非是勸他,懂事一些。

刑鳴幾次把手抬起,想狠狠擂一把門,鬧出驚天動地的響聲。但再大的動靜也於事無補,他的眼淚慢慢滑下來,只想問問,這人活著,到底怎麼才算懂事兒呢?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