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在宇宙的中心

作者: 吃素

評價: 4+‧大推 

註解: 耽美 ‧ 異裝癖 ‧ 跨性別 ‧ 精神病 ‧ 約16萬字

工口: ☆☆ (-0.5 - 大概因為嚴打吧><)

主角: 關藏 ‧ 美美 (嚴恪己)

總結: 好看,請先放下成見,用心看。

簡介:

宇宙的中心不是銀河系,

銀河系的中心不是太陽系,

太陽系的中心不是地球。

世界這麼廣闊,你我都是邊緣人。

 

分享:

美美,一個喜歡穿著短褲短裙搭配褲襪化著大濃妝的漂亮男孩,張揚愛錢不受拘束,誰欺負他他就討回來,用字粗俗,沒有固定的工作,在國色天香反串劇團中打醬油的參與演出又或是搭配著酒促小姐賣賣酒抽抽傭金,賺夠了眼前的生活費就好,誰還想的到下個月去? 這樣的一個角色,卻還有另一個身份,一個像是被美美給埋葬起來的角色 ─ 嚴恪己。嚴恪己有父有母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姊姊,因為家裡重男輕女的關係,所有的好東西與資源都給了家裡這個唯一的兒子,從小就寵,也幾乎是所有的事情都順著兒子,再加上嚴恪己聰明又有才華,這樣的人眼高於頂,對於其它的庸才不屑一顧,獨來獨往,而他不男不女的裝扮也總是引起同學間的議論紛紛,這些議論對嚴恪己來說算甚麼? 他就是自己世界裡的主宰。可就是偏偏這樣一個自視甚高的人,遇到了一個衣冠禽獸教師,滿口的甜言蜜語蠱惑了看起來很行但其實還很天真的嚴恪己,這段感情徹底的毀了嚴恪己,付出的代價就是美美的誕生與嚴恪己的消失。

 

關藏,一個大眾眼裡金字塔頂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也是社會底端人眼裡的文化人,看起來令人稱羨,可是大眾不知道的是,他從小就遭遇父親的家暴,他吃熱食會嘔吐,喜歡低溫的環境卻迷戀人體的溫度,他的外婆與母親皆因為遺傳性精神疾病只能活在被限制的環境裡,因為事業有成的外公不能允許"精神疾病"這樣的標籤出現在他成功的人生中,即使他知道關藏也有問題,但他選擇的方式不是陪伴疏導,而是用"控制"與"盲目"來對待這個自己僅存的唯一血脈。不過關藏這個角色也是我覺得在故事裡比較薄弱的一個,故事性非常強,背景交待的也算清楚,但是成人視角的部分總覺得可以再細膩一點,雖然作者用"類似於心理諮詢的對話方式"來解釋關藏的想法,但我總覺得還是少了點甚麼,不知道後續還會不會有相關的番外。

 

故事從國色天香反串劇團開始,講述的是一群在性向或是性別認知上與社會基本認定有所不同的人群故事。而主角美美曾經出現在吃素的另一本作品《白日夢之家》中,一個不太討喜的角色,建議這兩篇文都可以看,先看《白日夢之家》再看《在宇宙的中心》,對人物的性格及異裝癖主題的串聯與完整度都會有更深層的體悟。

 

故事融合了幾個不同的主題,同性戀、異裝癖、跨性別者與精神疾病,吃素的功力很成功的帶給讀者一個充滿戲劇張力的故事,而戲劇張力的背後又帶出了這個族群在生活上的喜怒哀樂,說是喜怒哀樂,但更多的是無奈、茫然與不公。開篇我覺得對我來說就還滿具挑戰性的,人設、行為與言語用字都非主流,特別是前段的部分,前段的重點在於人設的成立與背景的鋪陳,大量偏粗俗的用字與行為需要一點時間適應,又或者說那是一個對我來說極其陌生的世界,我不理解但我願意試著理解,總之這個階段如果你覺得適應有點困難,我只能說 ~ 親愛的別放棄,這故事想呈現的絕對比你開篇看到的要來的更深更重。

 

劇情上有許多部分值得分享,但這些想分享的內容又過於細節,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大家自己看書才是最好的方式,這裡太太就只提一段對我來說非常非常非常衝擊的劇情吧 (怕劇透的同學請跳過) ─ 配角靈靈,身體男性,靈魂女性,性格敏感內向,因為沒有錢變性所以是靠吃藥來改變性徵,這樣的他要是不說,別人也以為他就是個女孩,他的夢想是當個小白領,但是沒有學歷也沒有背景的他只能先想辦法打工存錢,希望有朝一日能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女人。靈靈後來的遭遇摧毀了他本就偏脆弱敏格的性格 (這段經歷我就不多贅述了),所以他自殺了,自殺後其父母安排了最簡單的殯葬儀式,美美去殯儀館見靈靈的最後一面,他看到躺在那裏的那個人,他幾乎不認識了,只因為父母告訴化妝師把靈靈弄的陽剛一點,所以他的長髮沒了,妝容被改成劍眉挺鼻,穿著西裝打著領帶,這一段劇情不只是衝擊還讓太太噴淚,靈靈短暫的一生就是想成為女人,可是人生的最後一遭確是被打扮成男兒身......這是個甚麼樣的悲劇啊 (泣。

    

最後,太太想說,請不要覺得故事是過度渲染了這些角色的"悲情",太太在youtube上看過一位北京同性戀者的視頻,視頻中所講述的正是這些在社會上難以獲得認同人物的故事,既真實又殘酷,或許有些事情與態度我們不能理解,但不能因為我們的無法理解而去判斷對錯。(有興趣了解的同學可以去youtube搜尋: Beijing Little Uncle北同)。

 

「除了外婆,每一個家人離去的時候,我都陪著他——包括父親。我聽著他叫我的名字,一點點衰弱,直至無聲,我想這是作為家人應該做的。」

關靜園看著他的外孫,只是看著,不言語,不掙扎,憤怒和悲傷都在他歪斜的面容上消退了。

祖孫倆看進對方的眼裡去,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他看見女兒嫁人,看見關藏剛出生,軟乎乎的小手攥著他的食指;看見小時候的關樂花,蹦蹦跳跳,穿著小花棉襖,梳著他笨手笨腳編出來的羊角辮;他看見年輕的關怡,從剛開動的火車上跳下來,撲向他懷裡。

而他看見葬禮上那有些陌生的外婆的照片,那是不久前從鐵柵欄裡伸出手,抓著他問「小孩小孩,你認識我嗎」的老太太;他看見那些工人們戴著白花參加父親的告別儀式,交頭接耳;他看見愛麗絲要自己給她講故事,閉上了眼睛,看見媽媽守著妹妹沒有呼吸的身體,不願離去;他看見媽媽的最後一句話是笑著說的:「媽媽不會離開你。」

他看見工廠倒閉,以前的高級技工在街上蹬三輪車,他的退休金和積蓄將成為關家唯一的收入來源;他看見幹部來宣講,商舖老闆們竊竊私語,拿不定主意,合不合營?求不求個進步?合營是不是什麼都沒了?不合會不會被打倒?他看見紅衛兵砸那些資本家的門,批鬥,一夜之間,老朋友老對手們死了好幾個。

而他看見外公跟母親說,「他改了,再跟他好好過日子,生個孩子吧」;他看見外公要遺棄愛麗絲,毫無動容的臉孔;他看見外公對父親的疼愛超過了自己的女兒;他看見父親沉默而兇狠的臉,說他「長得不像我,到底是誰的種」。

他們各自看見自己的人生,沒有對錯,不論對錯。

最後的悲喜,也無關對錯,如永不相交的軌跡,從不相通,各自飛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riebubu 的頭像
carriebubu

CarrieBuBu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