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霈宥

作者: 貓大夫

評價: 4++‧大推

註解: 原耽現言‧部分校園‧性侵‧舅甥年上‧約45萬字

工口: ☆☆☆ (頂多0.2吧)

主角: 夏敬行‧夏琚

總結: 很精彩的故事,值得深思的好劇情。

簡介:

一個普通的清晨,與情人們沉浸在美夢中的夏敬行忽然得知,自己有一個素未平生的外甥,並有撫養他的義務。而這名叫做夏琚的少年,有著最最陰暗的過去。

霈宥: 指對罪犯施恩赦免。

 

分享:

夏琚的母親 ─ 夏喜娣與夏敬行是雙胞胎,出生於貧窮封閉的鄉村,在那樣的一個重男輕女的環境裡,夏喜娣與夏競行過著天壤之別的日子,當夏喜娣有機會離開村子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走了,這一別兩人沒有再見過面,後來夏競行與男老師的不倫師生戀爆發,所有的責任與教訓全部都落在夏競行的身上,在快被父親打死的時候他逃跑了,他又餓又傷,所幸遇到好人將他救起並領養了他,他奮發向上,他想他要走出自己的人生,他成功了,出國留學後再回到國內,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窮酸又土氣的鄉下小子,他英俊又得體,他想他是自由的,所以他有"情人"卻從不牽扯責任,他享受性愛上亂七八糟的關係,彷彿這也是一種自由的象徵,可是他真的自由了嗎?

 

人生的盡頭是什麼模樣?夏敬行想起那個炎熱的夏日午後,那枚高高掛在天上的白色的太陽,它燦爛得讓整片天空透明了。

空氣裡,沒有一絲的風,泥土路上仿佛升起嫋嫋的輕煙,道路兩旁的禾苗鬱鬱蔥蔥,散發著陣陣稻香。他沒穿鞋的那只腳上滿是泥土,大腳趾的指甲外翻,血珠凝結成樹皮的顏色,沾滿泥沙。

站在人生盡頭的夏敬行對著那條通往外面的道路,呼哧呼哧地喘氣,他的背脊熱辣辣地疼,發根有汗,往肩頸淌。

他伸手抹汗,卻忘了頸子上的傷,痛得齜牙咧嘴。這樣的疼痛減輕他的恍惚,他渾身發抖。

忽然,夏敬行聽見母親哭喊的聲音,打了一個激靈,回頭看見父親操著鐵鍬從村裡追出來,而母親抱住他的腰,不斷地求饒。

“阿行……阿行!快走!別回來了,快走!”母親跪在地上,用整個身子拖住揮舞著鐵鍬的父親。

父親瞪圓了雙眼,眼中迸出的光芒比太陽的光還要強烈,喊道:“臭小子,你別走!看我不打死你,混帳東西!不孝子,孽畜、畜生!我怎麼養了你這麼個不男不女、不三不四的東西?!——臭娘們,放開!”

“啊!”母親被父親一把推倒在地,狠狠地揣走。

夏敬行眼看著父親朝自己追來,再顧不上疲憊和疼痛,不知哪裡來的力氣,赤著一隻腳在佈滿泥沙石的鄉間小道上狂奔。

他以為這是狂奔,實際上,他究竟跑得多快,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要一直跑,不能回頭。

夏敬行沒有回頭,再之後,他發現原來那個村口並不是自己人生的盡頭

 

夏競行以為他再也不會跟"從前"有所交集,卻沒想到有一天會有人告訴他,夏喜娣死了,她有個15歲的兒子叫夏琚,而你是最適合照顧夏琚的人,這些資訊對夏競行來說就已經很意外了,但更驚恐的是夏琚居然還是個殺人犯,只因犯罪時僅有13歲所以不需承擔刑事上的責任,夏競行實在是太驚訝了,他不能想像他現有的生活裡要多一個15歲的外甥會是什麼樣子,而且還是個曾經殺過人的小惡魔,可是在他看見夏琚的時候他還是猶豫了,不管是對夏喜娣的複雜情感還是血緣上的難以切割,又或者是想到曾經絕望的自己,夏競行收養了夏琚。兩個人剛開始的關係很糟糕,一個是浪蕩慣了又偏冷淡的3X歲舅舅,一個是經歷複雜像個小刺蝟的15歲外甥,磨合的這段寫得很精彩,我想部分讀者或許很難接受夏競行的私生活,他有兩個固定的情人,會花錢買春,他們辦party是指多人性愛,但我想就如文中人物說的: “我們不是好人,只是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而已。” 成年人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所以的確沒有什麼好批評的,而且我覺得作者在這部分"人際關係"上處理的很"流暢",這就是故事人物的背景,是他們的生活,與劇情融和的恰到好處,看似浮誇但又很真實,在搭配上夏琚的視角與心理活動,味道真的很豐富。

 

夏敬行問:到學校了嗎?

明明知道夏敬行這是才和別人做愛後的清醒,明明知道他們之間真正的、不能逾越也無法改變的關係,讀完這條簡單的資訊,夏琚的心裡依然感到溫暖又委屈。

到了。——夏琚這麼回答,想到夏敬行,他總有千言萬語,又總不能言一句 (太太好喜歡這句話啊)

 

故事的重點除了夏競行與夏琚的情感轉換,最重要的就是夏琚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夏琚的成長背景造就了他冷漠又帶刺的性格,夏喜娣以賣淫為生,冠冕堂皇的說著是為了讓夏琚能學習花式滑冰,但事實上只是為了追求夏喜娣自己那段愚蠢虛幻的愛情,如果她真的愛自己的孩子,她不會讓孩子目睹她的賣春交易,也不會在孩子提到自己遭到猥褻的時候還一副這有什麼的樣子。夏琚的人生幾乎是沒有接受過公正的對待,他曾經反應過卻被打壓,事情爆發後他被說成是因為嫉妒而動手殺人的偏激分子,沒有人真正的關心他,也沒有人真正的在意到底發生了什麼,即使是開篇的夏競行也未能真正的理解夏琚到底經歷過什麼又害怕著什麼,當夏琚回到學校後又必須承擔什麼樣的心理壓力,好不容易交心有了朋友後又發現一切都是設計好的,只為了讓夏琚再次曝光在大眾面前,再一次因為過去的事情被眾人鞭撻,這段劇情真的讓人非常心疼夏琚,但也是這段讓夏琚這個角色更加的立體與充滿了血肉,真得慶幸還好有人願意相信夏琚,雖然很少,但夏琚很容易滿足,只要有一點點希望他就能夠撐下去,同時也提醒我們去思考自己在面對流言蜚語時是不是該審視自己的態度。

 

故事中有許多配角人物,從夏競行的情人、夏琚13歲以前在滑冰俱樂部的隊友到夏琚重返校園後的同學們,這些配角們不論好或壞都在自己的位置上有著很不錯的表現,寫到這裡,我想,這篇文表現最好的地方就在於人物與劇情的融和感吧,這讓讀者在閱讀的時候不會因為支線劇情而感到不耐,情緒能很好的融入在作者的整體架構之中,45萬字不算短,可是真的讓人想一口氣看完! 非常期待作者後續的番外! 太太開始是評4+,但是寫到這裡的時候選擇改了評價到4++,餘韻頗強啊。

 

“如果我們申請再審,主動把案子再翻出來,恐怕又是一番驚天動地。到時候就算夏琚平反了,你們也沒法過太平日子吧?”梁成軒提醒道。

“一直想知道真相的不是你嗎?”夏敬行莫名其妙。

梁成軒一愣,訕笑道:“我只想知道真相,案子要不要再審,這是另一回事。”

夏敬行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夏琚在冰場上和朋友們玩得開心,始終沒有發現他早就來了。夏敬行望了他好一會兒,說:“可是,這孩子不甘心。他連不甘心都不敢和我說。”

梁成軒皺眉,良久,他意味深長地說:“要我說,如果不是遇見你,他早就‘甘心’了。”

夏敬行聞之錯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riebubu 的頭像
carriebubu

CarrieBuBu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