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悍青日話

作者: 刀刺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直掰彎‧部份搖滾樂‧約22萬字

工口: ★☆☆

主角: 程悍‧關青

總結: 挺驚艷的好故事。

簡介:

於麗江一個雨夜裡,程悍忽然收到髮小關青的告白。

程悍因為關青剛死了爹,又及二人相識了小半輩子,於是半是心疼半是縱容地跟他滾了半個床單。

結果滾完床單之後,關青跑了。

身為一個筆直的直男,秉承著不能被一小伙兒白佔便宜的人生準則,他又把關青給找回來了,勢必要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可是來龍去脈太長了,關青心道我就算不從頭講,光揀重點跟你說,也得講個小半生吧?小半生講完,我總也感天動地感動你了吧?

於是他日復一日地講,講到朝陽起,夕陽落,講到殺生和死亡,講到平靜與浪潮。

講的人愈發感慨,聽的人愈發無奈。

可一千零一夜翻到盡頭也有空白篇章,談完過往未來也依舊茫茫。

未來啊?程悍心道,未來到底什麼樣,過過再說唄!

於是這故事......就講不完了。

 

分享:

關青與程悍在同一個山溝溝裡長大,那山溝溝裡也就四戶人家,程悍從小就霸道,還特能打架,更沒少欺負過關青,但即使這樣,兩人的關係說是髮小也不為過,畢竟小地方也就這麼幾個小孩子;然而之後到鎮上讀初中的時候,孩子們開始會集結成群了,瘦弱又貧窮的關青成了混小孩們欺負的目標,程悍自己也是混小子,但他自己欺負可以,別人要是欺負關青那他可不答應,所以程悍沒少為了關青打架,但從來也沒得到關青的一個謝字。程悍一直以為關青是討厭甚至是恨他的,的確有好長一陣子是如此,畢竟只會憑著蠻力欺負人的傢伙怎麼可能獲得關青的認同,可是後來關青與關父被後媽與後哥欺負的慘兮兮時,是程悍的兇猛與義氣幫父子倆狠狠的出口氣,關青還是恨,他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恨程悍的力量與無懼,可是這恨中也開始帶了其它不一樣的情感,一段漫長的暗戀歲月就此展開;再之後程悍的父親出事,程悍為了幫父親報仇而殺了人,這一判就是七年......

 

關青 ─ 他家很窮,父親是個老實人,軟弱沒出息,可父親是真心實意的愛他,只是父親花錢娶進來的母親,帶有兩個同母異父的哥哥,這一母二哥就是王八蛋三人組,自私自利尖酸刻薄,討厭至極。關青這個角色乍看是軟弱不懂得抗爭,可事實上他瘦弱的只是他的外表,內心卻是個很堅毅也有點小變態的人,他喜歡程悍喜歡到變成一個抖M,大概是因為程悍在他眼裡從小就是個充滿血性狂野的角色,潛意識裡程悍就該是如此,所以誰能想像的到看來單純無害的關青,腦海裡想的都是狂暴粗野的這樣那樣的場面?! 這個角色真的非常有意思,你以為他是溫柔賢慧人妻受屬性,但這只是一部份的他,另一部份的他在受到刺激忍無可忍的時候,反擊的每一句話都戳在你心窩上,渾身帶刺讓人又氣又想笑,作者在關青的一些小表情與情緒上處理得真好。

 

「我喜歡你,很多年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真要深究,可能從我討厭你的時候就開始了。」他頓了頓,「我本來沒打算說,但感覺一切都沒勁透了,太多年了,你知道吧?特煎熬,感覺自己要死了,再不說,真的就跟死了沒兩樣。」

 

程悍 ─  他的父親是黑道背景,為了避風頭而到山溝溝裡開了養豬場,家境算不錯,可是父親大概就不是個養豬的料,養豬場最後倒閉收場,但這樣的程父依然是程悍心目中的偶像,擔當的起"男人"二字,後來程父因為江湖事而去世,程悍為了幫父親報仇殺死了陷害他父親的人,自己重傷外加七年的牢獄刑罰,關在牢裡的時候只有關青與另一髮小辛福友始終心心念念著他,出獄後在他最茫然的時候,也是這兩位髮小守護著他,因緣際會下程悍接觸了音樂,他的天份讓他成為了搖滾樂團的主唱,而搖滾樂這部份算是程悍這角色的主線之一,這部份太太不是那麼感興趣,畢竟我對搖滾樂實在沒什麼概念。

 

七年服刑,從十七歲到二十四歲,他基本是在監獄裡從少年過渡成青年,他青年的模樣對於關青來說還有些陌生,昔日少年眼中的桀驁不羈轉化成陰霾。程悍到家後的表情難以形容,他坐在那張已經有些瘦小的單人床上,像個租客般四處察看,然後嘴角彎起,自嘲道:「還是老樣子,就是人變了。」

 

這是兩個山溝溝裡孩子成長的故事,兩人的家庭各有各的問題,性格的差異也帶來不同的成長軌跡,關青在暗戀路上求而不得的苦楚到後來的爆發,程悍出獄後對未來的茫然與被迫面對髮小的感情,故事採現實與回憶的交叉寫法,這個寫法太太本來是給"小推"的,因為對我來說實在是有點混亂,現實與過去的銜接處理有影響到閱讀的流暢度,我一直到今天睡醒都還是想著給小推就好,可是當我開始寫分享文時回顧文中的摘錄片段時,我又改變心意了,因為不論是故事性還是情感的表達都有滿令人驚艷的表現,至於回憶與現實轉換混亂的問題,我想也許放慢閱讀的速度應該會有幫助。

 

這故事想說的有很多,除了主線暗戀成真之外,還有那雖然帶有瑕疵可是卻無比珍貴的親情、朋友間情義相挺的熱血、人們在追求自己理想時的沮喪與熱情,這些要素組合出一篇不那麼童話的寫實向溫情故事,這些要素看起來可能有點灰暗壓抑,可是卻又帶有笑點 (強力指路40-41章),挺喜歡這樣的處理方式,推薦給喜歡偏現實向的同學。

 

PS. 這篇文最後有程悍跳脫衣舞給關青看的畫面,但我不懂為什麼要配上《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不是應該來個動感一點的嗎XD。

 

老頭兒喝完湯人就精神了,他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有子撐在床頭對他說:「關大爺,關青回來啦!你兒子回來看你了!」

老頭兒順著他的手盯著關青看了兩眼,恍然大悟的問:「這是老張家的小子?今年幾歲了?」

有子頓時沒憋住,扭頭就哭了。

關青又湊上前喊:「爸,是我啊,青兒啊!你兒子!」

「我兒子上學吶!」老頭兒挺自豪地說:「上大學呢!大學生,了不起!」

關青似乎是徹底失望了,他呆呆傻傻地看著父親,表情一片空白,如遭重擊般難以置信。

老頭兒這時看到程悍,面上浮現出見到熟人的親切和喜悅,「悍子啊,你今天去看關青了嗎?」

程悍站起身,越過關青握住老頭兒的手,順著他的話答:「看了,他可好呢!老師同學都誇他,將來有大出息,等著讓您享福呢!」

「你不要騎摩托啦,今天要下雨的,騎摩托不好。」老頭兒答非所問,一臉堅定的朝他擺擺手,表情像個篤定的小孩子。

「我不騎摩托,我開車來的,」程悍把關青再推到他面前,「關青跟我一起來的,我們都回來看您了。」

老頭兒卻依然沒看關青,只執著地對他一個人說話,「你不要讓人欺負我兒子啊!」

「是,我不會讓人欺負關青。」程悍回答的沉穩有力,一直試圖讓老頭兒認出關青來,「不信您問他,我從來沒讓人欺負他。」

老頭兒卻突然攥住他的手,那只骨瘦如柴的手在那一刻像鐵爪般箍得程悍手背青白一片,而他的眼神卻接近於某種驚惶,像極力想得到他不可能得到的承諾和奢求出現的奇跡,到最後種種一切都化作祈求,「你不要讓人欺負我兒子,我兒子很聽話的,他很乖的,你不要讓人欺負他,我兒子很好的,我兒子很好的,你不要讓人欺負他。」

程悍雙手握住那隻手,用盡全身的力氣使勁兒攥著,狠狠點頭,目光在猩紅的眼眶裡凶狠銳利,又堅毅不拔,「我不會讓人欺負他,我絕不讓人欺負他!絕不讓他受委屈!」他鄭重地許下承諾:「我會一輩子陪著他,一輩子照顧他!您放心,我絕不食言,必將說到做到!」

老頭兒這才滿意地點點頭,他鬆開程悍的手躺回床上,片刻之後就又恍惚了,他遲緩的眨著眼皮,眼神飄忽四處望著,最後直視著棚頂的燈,在那刺眼的燈光中慢慢闔上眼,像陷入沉睡,長久的一動不動,永遠的陷入寂靜與安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