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六爻

作者: Priest

評價: 4+‧大推

註解: 古言‧年上‧仙俠修真‧約53萬字

工口: ☆☆☆

主角: 嚴爭鳴‧程潛

總結: 總覺得各方面都少了那麼一點。

簡介:

修真故事,講一個沒落門派如何在臭美猴,搗蛋精,刻薄鬼,二百五和小雜毛的手裡重振的故事。

 

分享:

程潛在家排行老二,上有哥哥下有小弟,母親因為生小弟的時候壞了身體,本就苦哈哈的家庭這下少了勞動力的同時還多了張吃飯的嘴,程潛很有自知之明,他把自己當個小長工、小跑堂、小傭人,就是不當個兒子,當他得知自己被賣給一個看起來很倆光的道士後,他不驚訝,可要說沒有委屈與憤怒那是騙人的,他想或許有一天當他得道之後,他能揚眉吐氣,讓他們後悔當初自己的決定,但誰知道程潛這一走就是完全脫離了原本的人生。倆光道士成了程潛的師父,師父多數時候不靠普,可確也是這樣的一個師父第一次讓程潛感受到被關心的滋味,為此他能夠接受師父所有的毛病,當師父帶他回到了扶搖山之後,他不只有了師父,還有了師兄、師弟再外加一個很神奇的鳥師妹! 扶搖山對程潛來說就像是一個家,在這裡,他經歷過許多事情,他從那個滿懷心事又充滿計較的小小少年慢慢的改變,再之後,世道風起雲湧充滿了許多計謀與變數,他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旅程中被迫成長,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領悟中看清了他們該走的路。

 

很多網友大推的文,但是太太總覺得各方面好像都少了那麼一點點。論故事性來說是很精彩的,一環扣一環,不看劇透的前提下大概有點難猜到真的大boss是誰 (以前60%劇情來說),來說說我總覺得"少了一點"的部份吧,首先,我非常喜歡木樁師父這個角色,也很喜歡他與孩子們的互動,溫暖又充滿智慧,角色早早退場我雖然心痛但也不算是問題,只要寫的好其角色的影響力可以綿延久久,譬如說《相見歡》的李漸鴻,木樁師父的餘韻並不是沒有,可是他在"貫穿全文"的那種影響力總少了些火侯,再來是主角二人,這兩位我只喜歡他們在師兄弟情誼的表現,在愛情面我偏無感,大概是屬於在對岸要改編成影視作品時比較容易的那種,愛情線拿掉輕輕鬆鬆,而且攻受兩者都不是我的菜@@;而配角群的部分呢,這五位同門師兄弟妹湊在一起的效果真的非常棒,不論是"笑果"還是情感的流動太太都非常喜歡,可是整體比例的拿捏上對我來說有點不足,當然這可能是因為我本身不是很喜歡"修仙求道"的過程,什麼劍意、元神、佈陣等等的詞彙我看的頭疼,而這配角群中我覺得好可惜的是那隻雜毛鳥 (不知道有多少讀者喜歡他XD),他出場的時間很短暫,可是說真的效果極好,呆萌又討喜可是卻匆匆領了便當。

 

劇情部份特別是幾個孩子"變強"的過程太簡略,好像就是一眨眼大家就變的很厲害,這裡我覺得很遺憾的是韓淵這個角色,他棄正轉魔,是一個充滿戲劇張力的角色,他出場的時候我都挺喜歡,他成魔後的一些行為舉止亦正亦邪,太太是心疼這個孩子的,但是他轉魔的過程與經歷並沒有什麼戲份,以我私心來說是頗遺憾的。至於雪青的遭遇、嚴家的滅門,溫雅真人是個謎,這些似乎少了個交待,我在看《六爻》時,會不自主的想起《有匪》,前者修仙後者武俠,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有點相像的,說的都是少年的成長與領悟,但《有匪》在完整度上似乎是更略勝一籌。話說,這篇文能讓我覺得鼻酸的大概就是木樁師父與韓淵了,而能讓我笑開懷的當然是水坑小師妹,這三位也是我比較喜歡的角色,不過李筠也不錯,是個很盡責的綠葉;番外師祖童如與木樁的部份大加分。

 

整體來說是不錯的作品 (雖然我看起來抱怨有點多XD),P大的文筆本來就是最好的保證,我特別喜歡前段 (雖然多數網友似乎是覺得前面慢熱XD),喜歡看每一個因為出身與性格都大不同的孩子們在同一件事情上卻帶來不同的想法與效果,因為只有參與了他們的成長才能對長大後的他們有一種特別的情懷,上述是太太給予大推的主要原因,推薦給喜歡P大文筆與修仙文的同學們。

 

童如一直覺得自己仿佛命犯孤星,多年來不是在修煉,就是在跟道友切磋,還從沒有人待他這樣親近得肆無忌憚。

他一見那面帶討好的人,當場就原諒了敗家徒弟前幾天將他的符咒偷出去賣了換酒喝的“小事”。

相依為命,便不淒涼。

暮春將至,花將敗,童如捨不得,想使個法術將它們保下來,卻被韓木椿攔下了:“敗就敗了,明年還再開呢,春華秋實、綠蔭白雪,輪換更迭都是常事,各有各的好處,別為了一個耽誤另一個。”

大能們飛天遁地,免不了矜持暗生,自覺萬物唯我獨尊。童如聽了這番論調,又感觸又自嘲地想:“也是,尊得那麼獨幹什麼呢?時間長了不無聊嗎?沒有好處的事。”

人做所以會期待“明年”,正是因為有枯榮盛衰。

敗了的花被韓木椿收起來,加了蜜,釀了幾十壇百花酒,挨個埋在樹下,為這,韓木椿耽擱了七八天符咒功課,叫童如罰了個底朝天。

而後一季過去,樹下便成了一道人間美味,配上後山小河裡的肥螃蟹,正好比佳偶天成。

每個人都想多活幾年,可如果活著是受罪,親友全無,枕戈待旦,不得片刻安寧,那麼又有什麼趣味呢?

這道理童如以前從未想過,他有印象以來,就一直在扶搖山上,沒日沒夜地修行,沒滋沒味慣了,成日裡如喝白水,也不知道什麼是甜什麼是苦。

直到有了韓木椿。

幾百年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這一點滋味,嘗得他神魂顛倒。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