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你的距離

作者: 公子優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年上‧德國背景‧約22萬字

工口: ☆☆ (我想扣0.3)

主角: 柏昌意‧庭霜

總結: 神仙教授只存在於童話故事裡。

簡介:

Distance這個社交軟體(和其他社交軟體一樣!)可以看到對方的距離,庭霜選了個距自己287公里的1號,覺得非常安全,畢竟二百來公里一定不會不小心在三次元遇見然後尷尬吧!

萬萬沒想到……

第二天晚上,287公里突然變成了4.8公里???

更萬萬沒想到……

第三天上午,4.8公里突然變成了3米???

3米?????

米?????

我他媽正在上課啊,3米的意思豈不是我的聊騷對象現在就在教室裡???

【特點???】

治學嚴格掛科率90%性格溫柔(?)教授 x 學習不咋樣脾氣還很差學生

教授專治學生不愛學習

學生專治教授沒有動過的一顆老心

 

分享:

庭霜父母離異後,父親將帶球的小三娶進門,父子關係從那時候開始就不太好,之後庭霜的出櫃更是讓彼此關係陷入僵化,兩人脾氣都臭一講就吵架,硬脾氣的庭霜為了一口氣開始在經濟上自立自強,更是憑著自己的能力存錢和男友一起到德國唸書,而庭霜又哪裡能想到,從高中時期交往到現在已經七年的男友卻出軌了,庭霜無法接受而選擇分手,更慘的是他還因為買醉而錯過了殺手教授的第一堂課直接被宣告重修的命運......同父異母的弟弟為了幫他走出情傷而下載了交友軟體,結果還真的讓他匹配到了一個"Perfect Match"!!!

 

基本上可以說是"庭霜成長記"吧,24歲的庭霜對自己的人生其實很茫然,他對自己的專業沒什麼興趣表現也普普,選擇的動機也只是為了之後畢業可以幫父親的忙,他自小父母離異,父親再娶還有了個小兒子,人家是一家三口,他是什麼? 母親也有了自己的生活,他看似獨立,可是親情的缺口是無法抹滅的存在。至於愛情呢? 前任說就你那脾氣誰受的了你? 這句話算是直擊他的內心吧,他知道自己的脾氣不好,特別是越親近的人越是如此,脾氣一來口不擇言,庭霜都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什麼優點,就在這時候,他認識了柏昌意。

 

柏昌意是大學教授,36歲,曾經結過婚但已離婚,因為他在婚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喜歡的是同性,即使如此他也沒有放任自己的性向,是無意間發現事實的前妻選擇了離婚,柏昌意在眾人眼裡優秀自制,教學嚴謹也嚴格,殺手級的高嶺之花,而這朵高嶺之花就恰恰好是庭霜必修專業的教授,兩人因為交友軟體 + 學校關係而有了交集,柏昌意的包容、眼界與愛情帶領著庭霜學會思考與成長,這些累積讓庭霜在面臨父親中風與公司陰謀事件時成為了能獨當一面的人,而也因為庭霜的存在,柏昌意這顆老心真正的體會到了喜歡與愛。
 

太太覺得呢這篇就是個童話故事,不然怎麼可能會有柏教授這種人的存在,他長得帥、有學識涵養、懂包容、廚藝好、幽默又體貼、 器大活好還懂情趣,我覺得他可以去競選絕世好攻了,應該能有一席之地XD。故事整體表現有一定的水準,劇情、文筆、人設與情感表現都很不錯,唯一讓我比較介懷的是兩人的感情進展有點神速,庭霜剛和七年男友分手,能立刻進入另一份感情有點點怪怪的,而柏教授對於庭霜的包容與寵溺會讓人覺得他已經愛上這個人好久了,可明明才剛相處沒多久啊,喔,我還想到一個,這篇文有一點肉 (在作者微博可以補肉),可是說實在的那個肉吃不吃都沒差,因為不好吃XD。

 

庭霜擁著柏昌意的脖子,問:「去哪兒?」

「中央公墓。」柏昌意說,「我昨天就想帶你去,但是那裡晚上八點關門,昨天來不及。」

「公墓?」庭霜問,「為什麼要去公墓?是誰的忌日嗎?」

「不是。」柏昌意說,「就是去散個步。」

庭霜:「那,為什麼要去墓地散步啊⋯⋯」

「去看看死亡。」柏昌意說,「去談論衰老,談論死亡。」

庭霜一怔。

「我早就該帶你去。」柏昌意用手指輕輕地梳理庭霜的額髮,「衰老和死亡就像玫瑰一樣隨處可見。我不希望你害怕它們,我不希望當你遇到它們的時候不知所措。」

車開到中央公墓外,庭霜才發現,原來公墓就在老城的教堂背面不遠,他其實常常經過這裡,只是從來沒有注意過。墓園的大理石圍牆只及人腰,圍牆內還有一圈人高的綠色灌木,站在牆外透過灌木可以隱約看見林立的墓碑與碑前的鮮花。

「這裡修得真漂亮,像⋯⋯花園。」進了墓園,四周靜謐,庭霜不自覺放低了聲音。

他第一次見到這麼多墓碑。

長方形的,十字架形的,橢圓形的⋯⋯一座座墓碑前都種著花,有些還擺了聖經或天使的雕塑。遠處有人在給墓碑前的鮮花澆水,還有人坐在長椅上看著墓碑出神。

整個墓園裡沒有一點恐怖的氣氛,只是讓人覺得平靜。

庭霜停下腳步去看墓碑上的字,1911-1951,一個叫Günter的人已經在此地長眠了六十八年。

年代久遠,墓誌銘又是用哥特體寫就,難以辨認。庭霜看了半天,才試著翻譯那句話:「他有四十年⋯⋯陡峭⋯⋯而不平凡的時光。」

「崢嶸。」柏昌意選了個簡明的譯法,「他擁有四十年崢嶸歲月。」

「他擁有四十年崢嶸歲月。」庭霜緩緩默念了好幾遍,突然為這句話所觸動,為這句話裡的「擁有」二字所觸動。

他不知道這個名叫Günter的人,年輕時是否也設想過五十歲後的生活,是否也設想過餘生應該如何度過。

可其實人從來沒有真正擁有過什麼未來,人也沒有所謂的餘生,餘生只是願景,只是想像,人實實在在擁有的,是已經度過的歲月,還有當下這一瞬間。

庭霜靜靜地站立在那塊墓碑前,心胸忽然開闊。

微風吹來,秋日清朗。

「繼續走嗎?」庭霜問。

「嗯。」柏昌意應一聲,兩人並肩往前走。

走了幾步,柏昌意說:「如果我明天死去,我的墓誌銘也可以這樣寫——」

「『他擁有三十六年崢嶸歲月,和一位名叫庭霜的年輕愛人。』」

他的語氣那麼自然尋常,庭霜感覺不出一絲陰影。

「不可怕吧?」柏昌意笑了笑,幽默道,「運氣好的話,我的墓誌銘也可能是:『他擁有百年崢嶸歲月,和一位名叫庭霜的老頭。』」

庭霜也笑了:「那我到時候也是個八十八歲的帥老頭兒,抽菸,開敞篷車,等紅綠燈的時候還得摟著你接吻,誰敢朝我豎中指,我就豎回去,反正到那個時候,別管什麼年輕人,那都是我孫子。」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