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恣睢之臣

作者: 唐酒卿

評價: 4+‧大推 (收尾倉促扣分)

註解: 古言‧架空背景‧約23萬字

工口: ☆☆☆

主角: 柏九‧辛奕

總結: 瑕不掩瑜的作品,番外大加分,私心推。

簡介:

人人都怕柏九的陰晴不定。只有辛弈降得住他。

一個落魄小世子被鬼畜毒辣陰狠的大人包寵的故事。

 

分享:

燕王乃皇上的第六個兒子,統領的北陽軍戰功赫赫,與燕王妃鶼鰈情深並育有四子,大兒子辛靖驍勇善戰、二兒子辛敬聰明睿智、三兒子辛笠調皮好動、四兒子辛奕年幼身負吉祥物的責任,這樣的一家人最後卻落得僅存辛奕一人,只因功高震主引起了皇上的擔憂,在皇上的默許與算計下,手足們更是趁此機會踐踏自己兄弟以求上位,至於辛奕這個世子,像被遺忘的棄子,被七皇叔囚禁虐待無人關心,直到柏九的出現才改變了他的命運。

 

唐酒卿的作品我讀過兩本,第一本是我很喜歡的現言《軟刺》,第二本則是今天要分享的古言《恣睢之臣》,論流暢度來說我覺得《軟刺》的表現比較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恣睢之臣》想要表現出古言文字的優美又或者是駕馭能力的問題,特別是在前段的部分有點卡,節奏上也有點悶,但我想節奏這部分有可能取決於讀者的喜好,畢竟緩慢的步調有時候更能表現出古言的優美,上述這些問題在後半段改善很多,算是漸入佳境,劇情上有些交代不完整,譬如柏九這個角色是如何從文弱書生變成朝中重臣、辛奕的人格成長特別是家破人亡後的心路歷程、柏九與辛奕的感情發展也來的有點莫名、特別可惜的是結局非常倉促! 當劇情進展到辛奕成功擊破迦南山時,這部分的征戰有燃起熱血,攘外過後自然是安內啊,就在我以為要開始修理太子、唐王與皇上的時候,這幾個角色就以極短的篇幅領便當去了 = =",這部分讓太太硬生生的從4++變成4+。

 

雖然有些可惜,但整體來說瑕不掩瑜,作者的文筆很有味道,短短幾句便能成功塑造出柏九的模樣與撩死人不償命的性感,不過很遺憾的是這文偏清水,這麼禁慾又魔性的角色少了啪啪啪的戲碼實在讓我捶心肝啊! 人物從主角到配角立體鮮明,情感飽和感人,許多段落都讓太太想和大家分享! 而千萬不能錯過的則是番外! 狠狠的虐了讀者一把,每一個辛家人的死亡都讓太太覺得非常非常不捨啊!

 

以下這段太太在看完番外後再回來看時,超級有感覺!!!

三人沒有騎馬,步行出了城,又順著邊上的山巒起伏,到了一處高坡。

遠遠就能看見坡上扶了亭,亭下立了功勳碑。

往後幾步,就是辛靖和辛笠長眠的地方。

辛弈將一路沾上的灰塵拍的乾乾淨淨,才入了那亭。

他先停在了功勳碑前,看最上邊篆刻著一溜辛氏,跟著就是密密麻麻的英雄名字。

只是這些英雄都化成了灰,就算留在了石頭上,也丟在了泥土裡

他抬手在碑上撫摸,“兄弟一家,在一塊才熱鬧。”

蒙辰和許虎都退出了亭,辛弈盤腿坐在了兩位兄長碑間。

他只摸了摸三哥辛笠的碑,對他大哥辛靖是不敢如此做的。

他摸著,心道自己該說點什麼,可是這些年的痛苦和思念都在翻滾和壓抑間成了薄薄一線,他輕易不敢觸碰,也不敢放縱。

哪怕在兄長身邊眼前,也已經想要維持男人的從容模樣。

風動了他的發,像他大哥寬厚的手。

因他三哥向來是個風風火火的混蛋,斷不會這樣溫柔的撫摸。

唯獨他大哥雖常沉默寡言肅穆嚴厲,卻對弟弟們總帶些不動聲色的溫柔。

辛弈垂下頭,有些難過。

“二哥不在這裡。”半響,他開口緩慢著,像敘家常一般說:“大哥休被三哥那混子騙了。他以前用院裡不值錢的蛐蛐換了我的真金白銀,還道是人情生意。哪有這種人情生意的?他貫會捉弄人。家裡打掃外院的小李子偷藏了幾壇酒在外院上下邊,他不僅換成了白水,還寫詩作了人家一通。說好帶我一口,結果又道我年紀小,自己全部喝光了。”

又道:“父親現在不帶兵了,大哥盯著他,叫他多陪陪娘親。娘親走的時候他好沒出息,堂堂燕王哭的像個黃髮稚子。可人又不在家裡,隔著十萬八千里的路,他哭的肝腸寸斷,像已經忘記了還有幾個兒子,一心要追過去。可他到底還記得自己是個王,硬撐在了戰場上。”

辛弈停了停,想笑一笑,可是牽出來的表情比哭還難過,他道:“你們都在下邊團圓了,看著我孤苦伶仃。想從前被當做吉祥物似的疼,後來多是要換這場恩情債的。”

“三哥,我在京都見了嫣姐,說是姐,倒不如叫聲嫂子來得合適。”他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苦笑道:“這下好了,本就你能傳宗接代,如今落在了我頭上,可我也是不行的。你看我,斷袖也斷的乾淨俐落,從哪裡生個孩子續咱們這一脈呢?更何況我私心是不想續的。”

“從父親開始,我們五個人都是要扛著命守著北陽。如今只剩了我,扛完這一生已經夠了。江山代有人才出,何必盡往自己身上攬?燕王這一脈盡了兩代忠義二字,我不想再來一代也壓在這下邊,叫其動彈不得,發作不能。”

“這話父親聽見了該打我。”

“大哥。”辛弈往辛靖的碑上輕輕靠了靠,道:“我有點想回家去,又怕進了門不見人。若只我一個人,又叫什麼家呢。”

“回去我再看看二哥。”辛弈直起身子,“你要有什麼話不好當著父親面對二哥講,就告訴我,我去替你說。”

他說完,那風呼地一旋,像在拍他的胡鬧。

辛弈微顯少年人的羞澀,輕輕道。

“我都知道的。”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