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牙香街

作者: 控而已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直掰彎‧醫生vs算命仙‧約七萬字

工口: ★☆☆

主角: 陳則‧吳廷光

總結: 很有意思的故事,推薦!

簡介: 

牙香街的開篇是2014年底,後來我懷了妹妹,這篇文基調是悲傷的,於是當時就擱置不寫。我始終覺得這篇文章寫的東西太讓人不愉快,一直不願意寫。這一次能把它寫完,可以算作“神使鬼差”,因為微博上很多朋友留言要看,我就寫了。這篇文章不是傳統意義的耽/美小說,BG的戲份極多,女角算女主角,而且和男主角是有真正感情的,這篇文一開始就打算這樣寫,沒有所謂的炮灰,只能說“命運弄人”?或者說“老天在開玩笑”?

而吳醫生在最後一章在真正的BL了,不知大家能不能接受這樣的文章。如果不能接受,請勿點開這篇文章。其實這是一篇為我見過的女孩子們寫的文章,吳廷方並非她們的過客,吳廷方參與到她們的生命裡,不管是惠敏、阿蓮、廷華還是逢生,我希望能夠接受這篇文章的讀者可以感受到誠意。因為,我自己也是女孩子

 

分享:

吳廷光 ─ 東鄉村博愛醫院的產科副主任,工作繁忙幾乎從來沒有完整的假期過,他在醫院看盡多少女人因為孩子這件事情飽受折磨,但偏偏他的妻子惠敏也因為吳廷光的精子存活率過低而只能依靠人工受孕的方式孕育孩子,最無奈的是幾次懷孕孩子都無法存活,他其實覺得有沒有孩子都無所謂,可是妻子認為孩子是自己活過一世的證明,他對妻子感到愧疚卻又無力改變妻子的想法。吳廷光就像個陀螺不停的旋轉在父母、妻子與工作中,沒有私人愛好、沒有可以傾訴的朋友,人生對他來說的意義到底是甚麼呢?

 

惠敏在產房做一線時,有位懷孕36周的13歲女性的家屬要求引產,要求一定不能讓孩子活著出來。那天的上級醫生沒有動手,而是在一旁讓惠敏操作。惠敏在那次引產後回家哭了一晚上。

她不住地對廷方說:"我連雞都沒殺過,今天殺人了。"

那之後她不停地做噩夢,在人流室時情況更加嚴重。而就是那個時候,她的第一次懷孕在七周左右胎心停育。

惠敏並不是很會傾訴心事的人。她的第三次稽留流產是廷方親自給她清的宮,她從麻醉中醒來後,面色灰敗,問了一句廷方:"是不是報應?" 

廷方已經忘記自己怎麼安慰惠敏的。而在查出習慣性流產的原因是廷方的精子問題後,他幾乎是悄悄松了口氣。

不是惠敏的錯,是他的。

**

愛是什麼?廷方開始不明白了。誰離開了誰,都可以繼續生存,可以和別人繁殖。愛是什麼?如果愛等同於欲,他和惠敏已經接近一年沒有同房了。如果愛是陪伴,他和惠敏誰都沒有想時時刻刻和對方一起。如果愛是想念,時間終歸要沖淡一切。

如果愛只會帶來疼痛,那麼那一定是已經逝去的愛了吧。

愛怎麼能這麼收放自如呢?

 

惠敏 ─ 和吳廷光同為醫生,十四年的婚姻裡她始終期盼著能有一個孩子,身體與心理的疲憊與反覆的失望讓她越來越不快樂,而這裡面的情緒有一部分是因為吳廷光的家人,不滿小姑一家人的入住,不滿公婆總是以小姑的孩子為優先,算命師的一句“女有一子”更是抹去了她對這場婚姻的信心,所以在最後一次妊娠失敗後,她選擇結束與吳廷光的婚姻。

 

二十三歲的廷方和二十三歲的惠敏在進這家醫院的第一天認識,那時惠敏是個活潑極了的女孩,逢人就笑,臉上還有一點嬰兒肥,右邊的臉頰上有一個淺淺的酒窩。在她面前,生活燦爛美好,那時的她從來沒有哭過。

如今三十七歲的惠敏哭了許多次,卻在廷方快要對生活下跪時笑了。在惠敏第一次試管嬰兒失敗的時候廷方就曾經提議不如不要生孩子吧,他們兩人就這麼過,也沒什麼不好,然而惠敏說:"廷方,這世界上本來只有我爸爸媽媽是愛我的,現在多了你一個,可是假如你們都走了,誰會愛我呢?只要想著有一個人,你生下他來,他就愛著你,直到你死去了,還有人懷念你——要不然誰知道你活了這一世呀!我是一定要孩子的,哪怕再艱難我都要。"

惠敏變了嗎?惠敏也老了,她都有皺紋了。她看起來比他老,他很久沒看見她的酒窩了。

 

陳則 ─ 十五六歲的時候出現在東鄉村牙香街,二十年的算命生涯讓眾人稱他為活神仙。他算命精準確算不出與他有關係的人,譬如他收養的逢生、譬如當時將要結婚的吳廷光,他等著自己的這份緣分一等就是二十年。

 

陳則從不改命,他說過那是逆天而為,沒有意義。吳廷方問:"那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算不准我的命了嗎?"

陳則說:"和我有關係的人我都算不准,包括我自己。"

"關係密切到什麼程度?"感覺陳則說的話大有深意,吳廷方口乾舌燥起來。

陳則怎麼能看起來那麼鎮靜?

"就是我和逢生那麼密切。"

吳廷方覺得自己仍舊能夠站立已經很難得,大師大概絲毫不覺得說出的話有什麼不妥,凡人卻無法理解他的邏輯。

"你什麼時候知道你算不准我?"

"我打算算你的第一天起。"

"你什麼時候第一次打算算我?"

"你媽媽拿著你的八字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算不准。"

"大前年?"

"你結婚的時候。"

"你早就認識我?"

陳則笑了笑:"比你想像的早。"

"螻蜉山的小道士是不是你?"

"是。"

吳廷方想了想前後邏輯,他說:"我很難接受。"

陳則拿了一支筆,隨手在紅紙上寫下一行字:東鄉中水鎮牙村牙香西坊十五巷七號。

寫完之後抬頭說:"你告訴我的。"

吳廷方不敢問你為何而來,陳則已經在這裡二十年了。

 

非常有意思的一篇文,故事的背景是一個非常在意傳宗接代又篤信玄學的鄉村,然而我想這樣的組合其實在我們的身邊也不難遇見,不過基於這兩件事情本身與觀念及信仰有關,我們就不多做討論,單純來看看故事的發展就好~ 我個人還滿喜歡這篇故事的氛圍,它的確在某些部分還滿壓抑的,可是作者的點到為止讓故事在結束時帶給讀者的感覺還是溫暖大於壓抑,再加上“命”的這個主題讓一些情節上的發展都能有個順理成章的解釋,譬如說為什麼吳廷光對於接受陳則這件事情沒有很多的心理層面的掙扎,雖然陳則讓他覺得溫暖、讓他覺得生活和以往不同,但如果不是因為陳則的算命仙身份與一句你和我的關係不一般,想必應該會有更多的掙扎吧,再者兩人住在一起這件事情也是透過陳則的身分來進行掩蓋,否則在那麼傳統迷信的鄉村裡,兩個非親非故的男人帶著一個孤女住在一起總會引起些甚麼談資吧,不過整體大概更適合用“緣分”來做註解吧,因為遇到對的人,我感受到了接吻的美好、性愛的愉悅、身心的安穩與生活的喜悅,不管對吳廷方來說還是惠敏或陳則,都是如此的吧。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