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巴甫洛夫的狗

作者: 極川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雙CP‧有點虐‧約28萬字

工口: ☆☆

主角: 周銳昀‧方唯‧謝衡‧譚西原

總結: 好看的狗血劇。

簡介:

你搖響手中的鈴,我便是你忠誠的狗。

 

分享:

周銳昀 ─ 父母在夜市經營燒烤生意,家境在當時充滿了富家子弟的十七中來說是入不了眼的,儘管成績優異表現出色卻擺脫不了那些瞧不起的目光,後來的意外與刻意的誣陷更是毀了周銳昀的前程,連同毀掉的還有他的心。這個角色是四位主角中我個人覺得故事性最精采的一位,他可恨也可憐,他無辜也不無辜,角色非常棒! 但可惜的是從周銳昀視角出發的部份太少了。

 

高中被冤枉退學時他解釋過,父母鬧過。手腕留下永久性傷害時他憤懣過,討過公道。大學時報復一個心術不正的女孩,被取消獎學金資格,他也不平過。父母身體不好,他不得不放棄考研聽從家裡安排找份穩定的工作時,他也糾結過。在單位裡,被領導別有企圖時,他也反抗過。可是有什麼用呢?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其實什麼都改變不了。

 

他期盼、等待、懇求了許多年的道歉,如今竟從一個興許最不需要與他道歉的人口中說了出來。這真是莫大的諷刺和好笑,可周銳昀笑不出來,也不覺輕鬆。他緊緊攥著手,連身體的顫抖都控制不了。積攢的怨恨與不甘使他虛度光陰渾渾噩噩度日,習慣於熬過生活而非努力生活。他的人生就算這樣,被一樁樁無妄之災打壓,沉在穀底,滿是憤恨和陰暗。他靠著這些活到現在,而此時,這一切都在這一句對不起裡忽然融化成了一灘水,爭先恐後地在四處流竄,似乎在找出口,想往外流。

 

方唯 ─ 家中的么子,優渥的環境、家人的寵愛與保護讓他保有了一份難得的純粹,當周圍的同學們都以捉弄周銳昀為樂的時候,他卻暗暗的喜歡上了那個看起來冷淡但會因為天冷而買手套給他的男孩,那場意外讓方唯失去了周銳昀的消息更注定了兩人重逢後的狗血發展。相較於周銳昀所遭受過的不平(苦難),方唯就是明面上被虐的很慘的那個,他喜歡周銳昀,一種很純粹的感情,向來是乖乖牌的他為了這份心動奮不顧身的投入,獲得周銳昀的回應更是讓他毅然決然的脫離了原本的舒適圈,可笑又可悲的是過程中有那麼多的蛛絲馬跡都在暗示著這份感情的詭異,但寧可選擇自欺欺人也不想失去,當真相一件一件曝光的時候,他到底是無辜還是不無辜?

 

他最後那點兒幻想也被對方殘忍地掐滅了。在一起的這些日子,方唯其實有些明白,周銳昀未必有多喜歡自己。可他不在乎,因為只要周銳昀有那麼一點兒喜歡他就夠了,他只圖那一丁點兒的喜歡而已,可如今,那點兒原來喜歡都沒有。

 

故事從方唯學成歸國開始,在與周銳昀重逢後開始穿插了兩人高中時候的劇情,過去的部份占比不多,主要還是以現在進行式為主,從方唯開始接近周銳昀開始,故事又一直處在一種"快要爆發"的氛圍,好可怕! 整個情緒就吊在那等著被狠狠的虐一把! 這兩個人的部分真的很好看,狗血的很酸爽! 但如同我前面所提的,我更想看的是周銳昀視角的故事,畢竟他當之無愧是最富有故事性的角色了! 他是持著鈴鐺的人,但最後他也不是唯一持有鈴鐺的人!

 

另外一對CP的故事占比還滿高的,我個人不是很喜歡看雙CP故事,有一種情緒上分身乏術的感覺,所以謝衡與譚西原的部份我看的比較倉促,當然有一個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怎麼喜歡謝衡這個角色,標準的紈絝子弟,配不上譚西原這樣溫潤有度的人!也許這對的故事單獨成立會比較好一點? 故事除了言情的部份之外,我覺得有滿重要的比例是在抨擊那些濫用權勢與地位去達成自己目的或是傷害他人的權貴人士,周銳昀與譚西原所遭遇到的不幸皆因這些人而起,無法也無力與之抗衡,既現實又無奈><。

 

他曾對這個世界束手投降、不願再針鋒相對。正如他想要放過方唯,無數次。可這人一點兒不曉得他心裡所想,總是自顧自地湊上來,搖尾乞憐。真賤,真他媽賤。賤到周銳昀一次次的忍不住想看到他的痛苦、他的難過、他希望破滅的樣子。

方唯像在被淩遲,自己一片赤誠真心在這一字字裡被肆意侮辱、踐踏,全化成了難堪,而他毫無辦法。

從一開始這就是個由謊言構築的騙局,愛是假像,剝開雲霧,真相早藏在了周銳昀過往的每一次不耐、惡語相向、冷暴力、和搖響的鈴鐺裡,方唯確實像條下賤的狗。可笑的是他並非毫無察覺,只是甘於做戀愛裡的瞎子。

可惜,愛是假的,一切都是虛妄

***

周母歎口氣:“我出去買菜,你不在家這些天,你爸也不在,我一個人捨不得做菜,隨便炒個飯就打發了。你回來了我就多買點……”

從小便這樣,總愛自我感動式的生活。周銳昀感到厭倦、疲累,啪的關上門,把母親的聲音擋在了門外。周母立時不高興了,在門外喊:“你爸爸天天跟我撒脾氣就算了,你也沖我這樣。你們姓周的可真是……”(總愛自我感動式的生活! 這句話我要時刻拿出來提醒自己不要這樣把自己的犧牲當作一種枷鎖加諸在別人身上!!!)

***

周銳昀望著他,忽然像跌進了一場夢。

當時是滿天煙火,準備新年倒計時人們的擠滿了廣場。拿著糖的方唯被擠散了,在擁擠的人群裡焦急地回頭張望,周銳昀站在他後面不動聲色地望著他,方唯找到了人,焦急的臉色霎時變了。

那一刻,零點的煙火和人們哄鬧的沸騰聲響一齊從四面八方湧上來,可方唯卻是唯一的一抹寂靜,他回過頭來,緩緩地沖周銳昀綻出了一個安心的笑容。

漫天煙花和萬家燈火都鋪在那雙含著無盡溫柔和笑意的眼睛裡。

那是他晦暗少年時代裡唯一的一抹亮色啊。只是如今,他親自抹滅了它。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