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活受罪

作者: tangstory

評價: 4++‧大推

註解: 古言架空‧BE‧約7.7萬字

工口: ★★★

主角: 沈涼生‧秦敬

總結: 很有名的虐文,值得一看。

簡介:

秦敬生來便知自己註定要為了天下而死,但他尚可選擇要為正道死還是為了魔道而死。那個夏雨的夜晚他便知沈涼生會是最後送他走上死路的那個人,但他還是不停的對沈涼生告白,為了這段感情他使盡所有力氣來投入,但他對自身生死的看開卻有些不尋常,他到底是用什麼心態愛著沈涼生呢?在那一句句「我喜歡你」的背後,有著更多複雜的情感,而最終,情以外的情感終究壓垮了兩人……

 

分享:

秦敬的命運在他出生那一刻似乎就已成定數,他的心器結構異常,而這樣的人是復生魔教教主的重要"血引",秦敬從有記憶以來就知道他非死不可,而且還是為了江湖安定這樣的大義而死,小時候還會哭鬧爭吵,長大了也就接受了自己的命運,與魔教護法沈涼生的相遇是冥冥之中的安排,與沈涼生的種種糾葛是故意也是情難自己,兩人各有立場無路可退。

 

非常有名的虐文,可能有點是受名氣所累,太太的期望太高,卻在文筆上找不到感觸而導致棄文數次,這次我終於撐過去了,給自己拍拍手XD。我想了想,前幾次之所以會看不下去有一個挺重要的原因應該是秦敬初登場的人設,好賭又好色,這樣的男人太太完全不行,而且開篇沒多久就有秦敬用沈涼生給予的信物自瀆劇情,我品不出情慾的美感,只覺得秦敬在太太心中的形象幾乎是等於"猥瑣"@@,再加上對文筆的不適應,這樣還不棄文也奇怪XD,可是隨著劇情的前進,秦敬的人物性格與背景越來越明朗,開始能感受到這個角色的無可奈何與悲傷,活受罪這三個字對秦敬來說真的是非常貼切的形容詞,劇情過半後後虐感不停的持續累積,最後爆發的時候威力真的挺強大的,而且活受罪這三個字再一次的成為了完美的形容詞,只是這一次的對象是向來冷靜自持的沈涼生,血引那段是真的虐,神奇的是痛中又帶有一種詭異的美感,不是一般的狗血虐文可以比擬的,謂之虐文經典當之無愧。

 

「沈涼生,你也看到了,普天之下,多的是人想取我的性命。」心中愈覺得荒唐,口中愈要溫柔回道,「我卻只想到我師父,又想到你。」

「師父雖沒能護得了我,但到底是這世上唯一一個真心不想讓我死的人。」

「至於你,卻是所有要我去死的人中,唯一一個說過會好好待我的人。」

 


 

書名: 長相守

作者: tangstory

評價: 4++‧大推

註解: 民國背景‧前世今生‧有反攻戲碼‧約16.7萬字

工口: ★★★

主角: 沈涼生‧秦敬

總結: 雖說是兩人現世的HE版本,但有種糖裡混了玻璃渣的感覺。

簡介:

就期待三十年後交彙十指可越來越緊

願七十年後綺夢浮生比青春還狠

──《任白》 林夕

 

分享:

沈涼生是沈家二少,母親是沈父在外的情人,但母親後來因為染上菸癮而不被沈父待見,沈涼生也因此被送出國求學,剛開始還有所照應但後來是靠著沈涼生自己半工半讀才完成學業,沈父再次想起這個兒子還是因為大兒子的不爭氣,沈涼生對於沈家甚至是祖國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感情的,他只想著能撈多少撈多少,以後他就想拍拍屁股到國外生活。剛開始對秦敬也只是想弄上床的心思,可是越與這個人相處就越喜歡他,但是沈涼生不認為這樣的喜歡足以改變他原本的人生規劃,之後在國難上兩人的立場又不相同而分手收場,兜兜轉轉,沈涼生發現自己終究是捨不下秦敬,既然捨不了那他就改變自己吧。

 

《活受罪》的續篇,雖說是續篇但延續性與關聯性其實有點低,而且雖然是HE,但因為背景是民初一直延續到文革與開放後,這段時期的故事就算是HE也是摻了玻璃渣的HE,這段歷程雖然很苦澀,但不得不說這個部分大概是與前世呼應最好的地方了吧,前世沈涼生因為對魔教的忠心而犧牲了秦敬,而這一世沈涼生算是耗盡了自己的所有只為換秦敬的周全,但這樣的周全又抵不過大環境的問題,秦敬仍然遭遇了批鬥,被剃了陰陽頭,而沈涼生老時又有健康上的問題,雖然種種問題看似不幸但相較之下又仍有些幸運,譬如說好友的照看、譬如仍有一個家、譬如兩個人終能相守,但這幸福讓我看了挺難受,其實前面70%左右都挺好的 (這麼說不是指後面不好,是太虐了),就是兩個人在種種的因素下面對感情與裡想的決擇,但大概是為了符合"長相守"的意義,所以故事一直寫到兩人垂垂老矣,那樣的時代那樣的背景,HE都不HE了@@,虐的我亂七八糟,所以太太比較不喜歡民國文不是沒有原因的,不過這篇文還是要看的XD,錯過太可惜。

 

題外話: 寫分享文其實是一件有點孤獨的事情,說是記錄但其實更像是自言自語,但說真的,每每遇到一篇好文,透過寫分享文的時候我們會去回想劇情與印象深刻的段落,這種時刻的感動彌足珍貴 :)。

 

沈涼生被組織叫去審問了兩回,終被帶走隔離那日,秦敬也在家——學校已經停課了,他也被人談過話,但因那時教育係統尚未被完全波及,他與沈涼生在戶籍上也沒什麼關係,倒沒被一起帶走隔離審查。可他寧肯他們把自己一塊兒帶走——他站在院門口,看他們帶他走,剪著他的手,推推搡搡地——他想說你們不能這麼對他,他不是反革命,他做過好事的……他什麼都不能說,他只看到沈涼生費力地回頭瞧了自己一眼,那一眼……

早在被叫去談話時沈涼生便有了心理準備,自己做了最壞的打算,口中卻未同秦敬說過一句告別的話,更未交待什麼後事——有些話真說出來跟要秦敬的命也沒兩樣——他本是打定主意不回頭看的,事到臨頭卻一個沒忍住,還是回頭看了一眼。

他看到秦敬孤零零地站在院門口,乾瘦傴僂的,一小條孑孑的人影,像一下老了二十歲,卻又像個小孩兒似的,眼巴巴地、像被遺棄的孤兒一樣望著自己……沈涼生把頭扭回去,突地流了淚。他不怕挨打受罪,甚至不怕就這麼被整死,只是怕秦敬受不了,惦記他往後要怎麼一個人過日子。

他是想著要跟他過一輩子,為伴侶,為兄弟,為父母,為子女,再苦再難也不後悔……就這麼一個承諾,可怎麼就守不住。

**

沈涼生腦子還不迷糊,看出老劉面色不大好,微微點了點頭,心裡卻半點不著急。

他半點都不怕,篤定他會回來——只要自己還在這兒,他就哪兒都不會去。不會真的走遠。

其實他覺得對不住他,到了最後還是要扔下他一個人,可這話卻是不能明說的,他也確實沒和秦敬說過,只趁這日秦敬不在,叫老劉取了紙筆過來,慢慢寫道:"替我好好照顧他。"

老劉忍著淚應了——秦敬都沒哭過,他可不敢跟這兒號喪,見沈涼生比了個"把紙撕了"的手勢,便趕緊一條條撕了,還覺著不放心,乾脆揣在了褲兜裡。

秦敬確實未曾走遠,只是去了趟大悲院,從早上跪到下午,先是求菩薩讓沈涼生少受點罪,後來便只長跪佛前,反反復復默念著詩經中的句子:"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如能夠代替你,我願意死一百次。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