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挖墳挖出鬼

作者: 君子在野

評價: 4+‧大推 

註解: 現言‧前世今生‧靈異神怪‧約35萬字

工口: ★★ (含番外,場次不算多,但色氣挺滿)

主角: 蕭鬱‧林言

總結: 邊看邊覺得好像普普,可是看完後又覺得挺有意思。

簡介:

這是一隻鬼畜又溫柔的鬼纏上一個人的故事

在一次考古實習中林言同學不幸被索命鬼盯上,從此一件件詭異的事情接連發生在他的生活中……

為了回歸正軌,林言帶領發小碼農和一個半吊子道士踏上替鬼達成心願的路途,然而越接近終點,林言越發現事情遠不如想像中的簡單,而他和厲鬼的關係也慢慢發生變化……

 

分享:

林言莫名其妙的被一隻古裝男鬼盯上了,接二連三的怪事發生在他的周圍,斷電的電腦銀幕上卻出現了血紅的幾個大字: 戊申月甲子日,死期將至,這厲鬼不只要他命還性騷擾他的身體,林言感到恐慌的同時又更唾棄自己對男性產生的慾望,是的,林言是同性戀,但這是他深藏在心中的秘密,他不想承認也不會承認,偏偏這個厲鬼不知道是認錯人把他當成了老婆還是怎麼的,走到哪跟到哪,更恐怖的是除了古裝男鬼,林言還看到了另一個紅衣小女鬼,且種種的現象似乎都指著要他命這件事,林言覺得自己一生沒有做壞事,為什麼會遇到索命鬼? 林言不願坐以待斃,他要找出這一切詭異事情的前因後果。

 

基本上這是一篇鬼故事無誤,而且寫的還挺恐怖的,不論是氣氛還是鬼的模樣,真的有種陰冷冷的感覺~ 而且故事的主軸與前世今生及冤冤相報有關,非常不適合劇透,所以我們就不多討論劇情,而且說真的,以鬼為主軸的故事太太就不去分析劇情合理與否@@,畢竟這種事情還是抱持著尊敬的態度比較保險,那~ 這篇文我們要聊什麼? 還有文筆跟人設可以聊啊XD!

 

人設部分我覺得林言可能不是個人見人愛的角色,特別是前段的部分,我有時也覺得他很煩,態度上總是反反覆覆,但是細想後我覺得可以理解作者對他的設定,因為他是一個深櫃,而且是還想跟女性結婚過平凡日子的深櫃,他不願意坦然面對自己喜歡同性的事實,被鬼纏上擔憂自己的小命,還無法抗拒厲鬼對他身體上強制性的侵犯,更可恨的是自己還起了反應,他是個愛面子又有點傲氣的性格,這種種的情緒加在一起讓他時而同情厲鬼但又唾棄自己的性向,之後又發現了蕭鬱前世今生的糾葛,這讓他用自己的驕傲築起了一道保護牆,這種狀況有時候會讓讀者覺得你倆好磨磯啊,可是你想想~對於一個性命受到脅迫的人來說,就算有點神經好像也不奇怪,所以林言的情緒我覺得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份理解可能要隨著劇情的前進到某個程度後才會增加,說到這我覺得或多或少跟我對作者的文筆初讀時有些不適應有關,不過這個問題一樣會隨著劇情而有所改善。至於蕭鬱,我只能說他的"放下"真的不容易,五百年的孤寂,日日夜夜,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漸漸腐爛,從屍體變成白骨,不知道這樣的孤寂何時能結束,想想就覺得很殘忍。

 

太太看了一些網路評論說前段比較好看,後面有點小崩,我的想法卻是相反,前面因為整個事件都處在一種搞不清楚的狀態中,人物的情緒反反覆覆,而且需要一些旁支劇情來推動劇情前進,再加上我對作者的"口氣"初期不太適應,所以前段我看的速度偏慢,一直到越來越接近事情的始末時,我的好奇心讓我看書的速度大增,而且這個階段對於人物前期的那些情緒與態度也比較能理解,我覺得整體來說是一個滿完整的故事,配角發揮的也挺不錯,可能有些細節上交待的不是很清楚,但鬼故事就不要想太多了,何況道術降頭鬼啊妖啊什麼的我們本就是門外漢XD。其實這篇我在看的時候是覺得小推等級,可是一直到看完番外結束後我再重新回顧我做標記的那些段落時,發現餘韻有點強啊。

 

“你怎麼這麼狠呢,就算他們進你的墓十惡不赦,你把他們嚇走就算了,你讓一個女人殺了她丈夫又砍斷脖子自殺,你怎麼那麼狠呢!”林言拽著蕭鬱的手搖撼,喉嚨有點啞,腦子裡盤桓的竟然都是這鬼的樣子,他在廟裡命都不要的護著那小木人,在車裡乖順的枕著自己的胸膛,舞臺上在他怯場時按著他的膝蓋說信我,林言想他肯定是出了毛病,要不然怎麼會因為一隻鬼的無良感到莫名奇妙的委屈?

這鬼的力氣奇大無比,林言怎麼掙扎都掙不開,蕭鬱整個人壓了上來,寒涼的身子把他按在牆壁上,林言無助的低頭,蕭鬱卻扳過他的下巴,沿著嘴唇細細的吮。

“打擾你安眠是我欠你的。”林言疲倦的說:“認識一場,給我留個全屍。”

蕭鬱的聲音帶了幾分急切,啞聲道:“……我不想害你。”說完似乎再想不出別的句子,往後退了幾步,捉著林言的一隻手,在手心一筆一劃的寫道:“他們該死。”

林言抽回手,邊搖頭邊往後退,轉過身跌跌撞撞的沿著走廊開始奔跑,幾十米後又忍不住回頭,那鬼還站在原地,血衣的下擺在風裡飄飄擺擺,孤獨而悽惶的望著他。

林言突然走不動了,心裡什麼地方疼了一下,如他所說,這鬼從來沒傷害過他,反而是他們這幫打著研究名義的人,將這鬼魂唯一的安身之所盡數毀去,生前愛的物件,死前最後的回憶都被放進博物館,從此讓他成了遊蕩人間的一隻孤魂,在下著雨的天氣裡像西山無人收屍的野鬼一樣坐在破廟門口等一隻饅頭,或者等一個把他領走的人。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