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看小說的人,一定對"人生若只如初見"這句話倍感熟悉吧~

如果你看過"寂寞空庭春欲晚",那你一定記得"納蘭容若"吧~

 

更有趣的是,在《一代詩僧 倉央嘉措》這本書中提及 - "喜歡清初詩詞的人,總會拿倉央嘉措與納蘭性德作比較。作為同一時期的兩個少數民族詩人,倉央嘉措和納蘭性德有許多相同之處。如果說愛情是文學的主題,在文字的長廊裡,這兩位詩人不失為愛情最好的詮釋者。世人都說納蘭深情,他筆下的愛情,別有一種幽咽哀斷、淒婉絕倫的美,卻不知作為滿洲八旗貴族的後代,除了文藝,納蘭最擅長的一個是騎術、一個是箭術。這兩個重要的工夫,倉央嘉措也絕不遜於納蘭。" 我真的有一種奇妙的感覺,這兩位的詩詞都常常出現於許多的文學作品中,他們同處於康熙的時代 (納蘭容若1655-1685 / 倉央嘉措1683-1706),都在壯年時在離世 (但關於倉央嘉措我在看資料的時候其實有一些不同的說法,如軟禁、逃脫之類的),真的很難形容心中的感覺,只能衝動的去買了與兩位人物相關的書籍,彷彿這樣就也是締結我們所謂的緣份。

 

納蘭性德(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清順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納喇氏,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諱改名為性德,字容若,號飲水、楞伽山人,室名通志堂、淥水亭、珊瑚閣、鴛鴦館、繡佛齋。正黃旗人,清朝政治人物、詞人、學者。

納蘭性德十九歲時(約1674年)娶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為妻,夫妻十分恩愛。可惜好景不長,才過了三年多的時間,盧氏就因難產而去世。納蘭性德為她寫下了許多感人至深的悼亡詞。又過了三年多,他續娶官氏為繼室。兩人感情也不錯。納蘭性德在扈駕至遼東、五台山、江南一帶巡視及赴梭龍偵察的行役途中所寫的一些思家的作品,顯然是為官氏所作的。納蘭性德的子女人數、名字,由於記載年代和史料來源有別,虛實難辯,甚至自相矛盾,很久以來無法弄清。據現有材料,研究者大致認同納蘭共有三子,長子富格,次子富爾敦,三子富森,女數人,其孫名瞻岱。其中一個女兒嫁給了年羹堯。納蘭性德一生,一共兩位紅粉知己,一個是原配夫人盧氏,另一個是南方漢家才女沈婉。(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何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霸敲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畫堂春〉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槳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容若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畫堂春我看到兩種不同的解釋,第一種解釋是寫給納蘭容若的初戀~他的表妹謝氏(惠妃),因入宮而無法有所結果,第二種解釋是悼念亡妻盧氏。

 

 

 

 

全站熱搜

carriebu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